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修阴匠》---万物皆有魂,只等命中人  作者:申午君  分类:[鬼话]  
  蔡东藩曾这样评论张世杰:“及文,张,陆三人之奔波海陆,百折不回,尤为可歌可泣,可悲可慕。六合全覆而争之一隅,城守不能而争之海岛,明知无益事,翻作有情痴,后人或笑其迂拙,不知时局至此,已万无可存之理,文,张,陆三忠,亦不过吾尽吾心已耳。读诸葛武侯《后出师表》,结束云: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成败利钝,飞所逆睹。千古忠臣义士,大都如此,于文,张,陆何尤乎?宋亡而纲常不亡,故胡运不及百年而又归于明,是为一代计,固足悲,而为百世计,则犹足幸也。”
  镇墓尺的主人一般生前都杀人无数,在自己墓中放置这么一个尺子用来镇压墓中来寻仇的百鬼,保自己死后安宁。
  这东西世上现存的不多,价格当然昂贵无比,旁边的海大爷眼睛也都快掉出来了:“没想到有生之年我还能再见一次镇墓尺,真是美不可言。”
  一边的李大光对古玩还没什么研究,自己嘀咕:“这不就是个破尺子么,有什么可美的。”
  高亮看我们都被这东西惊住了,满脸得意:“怎么样,这东西不错吧,这人可是个有钱的主顾儿,这活儿做好了,白花花的银子肯定是大把大把来。”
  我点点头:“那人什么要求?”
  高亮面露难色:“那人说这东西得给洗干净了,另外……”
  “另外什么?”我把玩着尺子头都没抬。
  “另外还得让这东西别再叫了。”

  胆小的已经被吓的腿都在打颤,几个脑袋还算清醒的立马把在场的人全都带走,又托人去邻村找“刘大神”。
  那个“刘大神”是东北人,从东北逃荒过来的,在老家就是个操办白事儿跳大神的人。第二天刘大神带着几个小伙子到了戏台边上,仔细观察了半天才叹了口气:“这台子朝向不好,面朝西容易招魂啊。”
  刘大神让几个小伙子割破手指,收集了一碗鲜血,带着几个人就上了戏台。
  在戏台上翻了半天,才在废墟中发现了一把保存完好的琵琶。按理来说那一场大火肯定把这些东西烧的灰都不剩,不知道为什么李寡妇身上那件戏服和这把琵琶缺完好无损的保存了下来。
  刘大神把琵琶捡起来放到太阳之下,将一碗鲜血浇在那琵琶之上,据说当时在场的很多人都听见一个哀怨的女声轻叹了一口气,接着唱了一段《长生殿》,声音越飘越远,直到最后消失不见。
  海大爷听完故事也叹了口气:“阴班一说我也只是在老人口中听说过,没想到还真有这么个东西。”
  高亮听完脸都绿了,往后挪了挪离那只尺子远了点:“听你们这么一说,难不成那人说的是真的?”

  我冲他摆摆手:“这世上稀奇古怪的事儿多了,还都能让你给装上了?”
  海大爷在一边嘱咐我别粗心,这种事情还是小心为上。
  我点点头:“这个我懂,这东西晚上回去我就锁起来,它爱怎么唱就怎么唱。”
  晚上和李大光回到家中,我把那只镇墓矩锁到木盒之中,还特意用在盒中放满了糯米,就算有什么冤魂估摸着也能镇的住。
  把东西锁好心里踏实了点儿,我让李大光早些睡,时间也不早了,明天还得早早起来去潘家园开门。
  睡到大概早上四点多,我被一阵古怪的声音吵醒,竖起耳朵听了听,像是李大光的声音,不过感觉像是他夹着嗓子在说话。
  我想起来那只镇墓矩,赶忙爬起来跑到大堂,就看到李大光正站在大堂正中,竖着兰花指扭捏着身子。
  他举动十分诡异,根本就是个女戏子。
  我看的头皮有点发麻,直到肯定和那尺子有关系,壮起胆朝他喊了一嗓子:“李大哥?”
  未曾想他根本像是没听到一样,继续夹着嗓子唱着:“渐渐零零,一片凄然心暗惊。遥挺隔山隔树,战合风云,高响低鸣。一点一滴又一声,一点一滴又一声,和愁人血泪交相进。对这伤情处,转自忆荒莹,白杨萧瑟雨纵横,此际孤魂凄冷。鬼火光寒,草间湿乱莹。只悔仓皇负了卿,负了卿!我独在人间,委实的不愿生。语娉婷,相将早晚伴幽冥。一拗空山寂,铃声相应,阁道陵嶒,似我回肠恨怎平!”
  我听的直接愣在那儿腿都挪不动了,他唱的什么曲种我不清楚,但这词儿我知道,正是《长生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