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修阴匠》---万物皆有魂,只等命中人  作者:申午君  分类:[鬼话]  
  第三是洗阴用的材料,洗干货和湿货的材料是不同的,洗干货必须是糯米磨成粉,然后用烧开的雪水调制成一定黏度的糯米糊,把物件放在糯米糊中24小时即可。不过这糯米和雪水不是随随便便那种都能用,糯米必须是贵州侗族自己种植的秃壳糯,据说这种糯米受日照时间最长,加上侗族人在种植的过程中也加入了自己族人的特殊办法;而这雪水也很有讲究,必须是每年冬天的最后一场雪化成的水,所以每年冬天的每一场雪我们都要存放,因为说不准哪一场就是最后一场雪了;洗湿货用的材料据说更为特别,只是我和哥哥还没见过父亲洗湿货,所以那些材料到底是什么我们还不得而知。
  和哥哥两个人折腾了一会儿就把需要的东西准备妥当了,小心翼翼的把那镯子放入糯米糊中,在洗阴房四角点上四根蜡烛,这主要是想要这屋子在晚上也能有光亮,洗阴全程都必须有光亮,绝对不能在黑暗的环境中进行,怕震不住物件上的阴气。
  第二天把那玉镯从糯米糊中取出用雪水洗净后,整个玉镯通体透明,在光下仔细观察了玉镯上的龙雕,雕刻显得栩栩如生,那睚眦就像是要从玉镯上奔跃而出一样。这种雕刻着龙像的镯子在我们行内有特定的叫法:龙脊玉镯。
  林兵按照约定好的时间来了我家,拿到玉镯以后好像很满意的样子,支付了约定好的钱一抱拳道谢就离开了。这些钱只占全部费用的30%,另外70%按照规定要在望阴期结束后才能给我们,毕竟望阴期是最容易出问题的环节。
  我和哥哥两个人还乐呵呵的觉得修阴不过就是这么回事儿,完全没老爷子口中那么恐怖。没想到不到一个月,林兵再一次出行在我家门前,推门而进第一句话就是:“两位去广西走一趟吧,家里出事儿了。”

  第二天一大早我和哥哥就起床之奔屋外,从外面看起来林家宅子左侧比右边稍高一些,正门平坦大气,屋后则是敦实厚达,正符合风水中青龙高于白虎,朱雀平而玄武厚的吉兆。而屋子正门前则是一片空地,我看了看周围的环境判断这里之前应该和附近一样是一片树林,林家当初故意在门前砍伐了这么一片“明堂”。
  和哥哥往附近小树林里面走了走,发现附近的几棵树好像都有过修剪的痕迹,大部分的树木都是倾向林家的宅子生长,我叹了口气,看来当初建这宅子林家还真是费了不少力气。
  就算是从这大宅子周遭的环境看来林家也必然是一副大吉大利之象,看来这问题不是出在风水上。
  我俩都皱起了眉头,风水上的问题怎么说都好办,最糟糕不过是花点钱改改风水,这些对于财大气粗的林家也不算事儿,但现在问题不在风水上,那就比较玄乎了。我望了哥哥一眼叹了口气:“这下可好,第一次就碰上这种事情,咱怎么办?”
  他怂了怂肩表示无可奈何:“到时候再说吧,咱先去吃早饭,昨晚没吃饭,我都快饿死了。”
  鉴于我俩现在尴尬的身份,我们还是没去林家吃饭,附近找了个小店就坐了下来,准备随便吃点然后赶紧想办法。
  刚吃了几口就听见旁边桌子上的一个大爷说道:“你们说这林家老太这么一走,那林兵不得被赶出来?我看那小伙子人还不错,要是这么被他哥哥给欺负走了也是可惜了。”
  我扭头看了看,旁边桌子坐着3个大爷一边溜溜的吃着螺丝粉一边聊着林家的事情,哥哥狐疑的看了我一眼站起来一屁股坐到那桌子剩下的那个位置上讨巧的问道:“大爷,您刚才说这林家奶奶走了?您知不知道她是怎么没的?”

  老大爷脸上显得有点尴尬,毕竟在背后说别人家这种事情被外人听到了也不太好,哥哥嘿嘿笑道:“大爷您别误会,我和我弟弟从南方被那林家人请来给他家做白事的,这不刚到这儿还没弄清楚他家的情况,要不您给我说道说道?”
  大爷听完神情缓了下来撇嘴道:“我看你俩是外地人奉劝你们一句,白事儿办完赶紧走,千万别和他家有什瓜葛,那林家除了林老二林兵可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我一听这话里有话,赶忙把凳子搬过去递上几根烟:“我看那林家待人也算客气,大爷这话怎么说?”
  另外一个老头冷哼一声:“这林家表面看起来一团和气,但是背地里一个个都损着呢。林老二他爹前些年做生意赔了不少,一气之下直接背过气去了,之后这生意可就交到林家两兄弟手里了。”老头说着深吸了一口烟继续道:“这林家可家大业大,林家老太死了以后这遗产可怎么分,而且那林老大40多岁了也没个儿女……”说着意味深长的撇了我一眼。
  我一下就明白怎么回事儿了,几个老头看我好像明白了,起身拍拍屁股就要走,刚起身又扭头问哥哥道:“你刚才说你俩是过来给林家办白事儿的?”
  哥哥还在思考刚才老头的话,头都没抬只是嗯了一声。老头皱皱眉低声自言自语道:“那林老太早就下地了,白事儿怎么还没办完?”
  我一听差点跳起来,哥哥脸色也阴沉下来忙上前问道:“林老太都已经下葬了?”
  老头惊讶的看了看我们:“你们来办白事儿的这都不知道?早就下葬了,我们还奇怪呢,刚死了一天怎么就给埋了,不知道在急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