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修阴匠》---万物皆有魂,只等命中人  作者:申午君  分类:[鬼话]  
  侗族习俗中,在送葬时必须给亡灵开路,以免亡灵迷失方向,变成游魂野鬼。设有灵牌的人家,由长子捧着放置香烛灵牌的米升走在前面,其他亲属秉烛随后,房族和亲戚也随之送葬,妇女只哭送至村外,不去墓地。灵柩要用白布牵引,称拖棺布,大多由女儿奉献。抬棺路上,不能让灵柩接触到地面,否则灵魂就会在该地停留,变成厉鬼作祟。没过一桥,都要在桥头插三支香。在灵柩出门后,家里要留一至亲坐守火塘,称为“守家业”。入殓和安葬都要请鬼师选择良辰吉日来主持法事。
  因为今天只是试路,所以只有鬼师一群人在这,亲属还未到场。
  石聚给我们讲如果发生鬼拦路一般都是因为三个原因,第一,死者生前作孽太多。这一点被石聚否定了,他说老头一辈子虽然没什么钱,也没做过什么大善事,但也算是与人为善,所以根本不会是这个原因。
  第二就是死者生前还有未了的愿望,心愿未了不愿入村。我让石聚想了想老头生前都有什么愿望,他摸着下巴想了半天:“老头以前说的最多的就是让我们几个后辈早点结婚生子,别的也没说什么,不过现在我们也都结婚了,按理来说老头没有什么遗愿未了。”
  第三点,问题可能就出在这送葬的东西上了。
  我蹲下看了看那块儿拖棺布,既然这棺材没问题,那问题肯定出在这块儿布上。拿起来闻了闻,一股淡淡的血腥味儿钻入了我的鼻中。
  我招手让李大光过来把拖棺布凑到他鼻子前,他闻了闻就皱起了眉头:“这东西怎么有股腥气。”
  看来不是我鼻子的问题,这块儿布的确有问题,我把拖棺布扔给石聚让他闻一闻。
  他闻了闻眉头一下就皱了起来,看样子他也闻到了那股味道,凑上去问他:“这东西是谁准备的?”
  “家里二叔。”

  我看到石聚握了握拳头,上去按住他肩膀在他耳边亲声道:“先别着急,这事儿急不得,得问清楚怎么回事儿,千万不要打草惊蛇。”我知道石聚性子急,这种时候千万不能被愤怒冲昏了头脑。
  石聚点点头,招呼鬼师先把队伍收了回去,我们查清楚以后再来试路。
  回去的路上石聚给我说了说他家的情况,他爷爷生了三个儿子,他爹是老大,老二就是现在的二叔,但是三叔死的早,听说是小时候夭折了。
  二叔叫石齐,常年在外,直到最近老头身体不行,眼见大限已到,才从外面匆忙回家来准备白事儿,这块儿拖棺布就是他准备的。
  “怎么说也是他爹,这父子间还能有什么深仇大恨。”李大光在一边嘀咕道。
  我没想到他还知道深仇大恨这个词儿,但说的的确没错,父子之间,再怎么样也干不出这种事情。
  石聚叹了叹气:“老爷子和二叔的关系的确不好,以前过年的时候二叔就算回家了也不会和老头子说几句话,待不了几天就回去了。”
  我想了想办法对石聚说:“这样,咱们先不查他为什么这样做,老头子下葬的事情更重要,咱们把拖棺布先给换了重新来一趟,要是真的没问题了,也证明问题的确出在那块儿布上。”
  石聚点点头,给鬼师打了声招呼,明天一早继续来试路。
  回去以后我还是担心石聚忍不住去找他二叔对峙,特地又给他交待了一遍,他点点头说自己知道轻重。
  当晚石聚重新准备了一块儿拖棺布,第二天早上换上之后空棺果然顺利的送到了燕鹅头村。这下我们都放心了,只等第二天送葬。
  送葬那天李大光还想跟着去,我赶紧把他拉住问他是不是缺心眼,别人家死人了你跟着送什么。
  我俩坐在石聚家中等着送葬结束,约莫着时间也差不多了,还不见石聚回来。结果没等回石聚,倒是等来个小孩儿,那小孩儿一进屋拉住我和李大光就往外走:“哥哥快去看看吧,石聚哥和石齐叔叔打起来了。”

  二十五:替命
  我拉着李大光跟那小孩儿一路跑到地方,看到石聚和他二叔已经被人拉开,两个人脸上都挂了彩。
  人群中找了半天才找到那位鬼师,问他怎么回事。
  原来在老爷子下葬以后,在场的亲戚都按照规矩进行结束的仪式,谁料石聚走到石齐旁边两个人聊了几句就扭打起来。
  我暗叫一声糟糕,万万没想到事儿都快完了石聚还是没忍住,这下不止是丢了石家的人,更是把这葬礼给彻底弄砸了。
  在这一点上,侗族人的丧葬理念和主流丧葬中秉承的理念是一致的,那就是在葬礼上一定要静,切忌不能大吵大闹,惊了亡者的灵魂。在侗族的丧礼上更是规矩众多,因为在他们的理念中强调死者的灵魂一定要“安稳归阴”,万不可惊动。
  可我是外家人,这会儿上去劝解也不合时宜,只能让鬼师先把大家打发走再做打算。
  鬼师召集者其他人草草把剩下的仪式进行完,把人送走以后我让李大光先去留住石齐,自己跑到石聚旁边,递给他一支烟一起抽起闷烟来。
  “我他妈就是想不通!”石聚把抽了一半的烟狠狠摔在地上,恶狠狠看了那边他二叔一眼。
  “你呀,就不能等到事情都完了再说?我昨天晚上给你说什么来着?这下倒好,老爷子走都走了还要操心你们两个。”我把烟掐灭拉起来他:“走吧,找个方便说话的地方,好好问问你二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