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修阴匠》---万物皆有魂,只等命中人  作者:申午君  分类:[鬼话]  
  二十一:圣母病
  我愣了一下问他什么意思,李大光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您也知道我是把孩子上学的钱拿出来才把这扳指给换回来,不是我不放心您,保不齐有个万一这东西丢了……”
  我冲他摆摆手脸色铁青:“您这活儿我不接了,请回吧。”
  我明白他是什么意思,不就是怕我私吞了这扳指,说实话这东西送我我都不要,成色太差,况且还下过地。
  李大光看我脸色不好知道自己说错话忙笑道:“小兄弟您也别生气,我没啥文化,更没什么钱,这扳指万一真出什么问题我这些年就算是白忙活了。”
  我心里软了一下叹了口气问他:“那你说怎么办?你这活儿至少得一周时间。既然你不放心扳指放我这儿,那你给我支个招儿。”
  他往里屋瞟了瞟:“您看我这段时间能住你这儿么?”
  我不知道是该生气还是该好笑,还第一次听说有人自愿住修阴匠家里,现在家里除了我也没别人,让他住这儿倒没什么问题。
  想了想道:“你住这儿倒是没什么问题,不过有些话我得先给你说清楚。”
  李大光看我同意了鼻涕泡都要乐出来了,忙递给我一支烟:“您说,您说。”
  我没要他的烟,把自己的扔给他一支:“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么?”
  “我听那工友说是叫什么阴来着,哎呀我这脑子真是不好使……”
  “修阴。”
  “对对,就是这个词儿,修阴。”

  我把烟点上故作神秘道:“既然你知道修阴,那你也该知道,这屋子里放的可都是死人的东西。”
  李大光听完脸都白了,屁股在凳子上蹭了半天,一副不舒服的样子。
  我看了看他继续说:“这死人东西接触多了,屋子里阴气就重,屋子里阴气一重,保不齐就会出什么事儿……”
  李大光浑身一哆嗦:“小小小兄弟你可别吓唬我,我胆儿小。”
  我悠悠的吐了一口烟圈:“我可没吓唬你,如果你执意要住这儿,我得和你约法三章,你要是都能应下来,就可以住这儿。”
  其实我就是想吓吓他,好让他打消这念头,最好把那扳指也带走,我对他印象不太好,太不会说话。
  李大光额头上汗都出来了,眼睛滴溜了好几圈深吸一口气:“行,您说吧,我都照办。”
  我愣了下没想到他居然答应下来,不就是个破扳指么,有这么重要么。但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我再回绝就太不合适了,想了一会儿给他说:“第一,这屋子内的东西你不能乱碰,特别是那个屋子,”我指了指洗阴房,“绝对不能进去。”
  他点点头算是答应了下来,我继续道:“这第二,所有你在这里看到的东西,咱俩说过的话,你知道的事情,一旦出了这大门,绝对不许给外人说一个字儿。”
  “这个您放心,出去我绝不乱说。”
  “这第三,”我往前凑了凑盯着他的眼睛说:“我不能给你保证这屋里不出什么怪事儿,万一看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千万别大惊小叫惊了它们,要不我可不能保证你住儿这里绝对不出事儿。”

  这下李大光犹豫了,我在旁心里暗乐,聪明点的人都能看出来这第三点根本就是我胡扯的,如果这屋子内天天都撞鬼,估计我早被吓死了。
  没想到他只想了一会儿,眼神坚定的望着我说:“行,这几条我都答应你!”
  我苦笑了下,没想到他还真给答应了下来,现在也没得说了,只能让他在这里住几天。
  我起身把他带到客房,给他交代道:“这几天你就住这儿吧,另外,早上8点以前和晚上9点以后最好别出这客房。”
  李大光木讷的点了点头,不让他随意出来其实是为了让他别没事总来烦我。
  他也没带什么行李,我找了几件旧衣服扔给他,试了试还算合体。我看了看时间也不早了,问他晚上吃什么,他从怀里掏出来个烧饼乐道说吃这个,省钱。
  我有点于心不忍:“行了,怎么说来的都是客,今儿晚上咱们出去吃点,我请客。”
  李大光冲我直摆手,我脸一拉:“你要是不去就别住这儿了。”
  半小时后我和李大光做到了附近一家小馆子里,我把菜单上带肉的菜都点了一遍,等菜上来的时候李大光瞅着满桌子的菜不好意思的看了看我:“这一桌儿得花不少钱吧。”
  我摆摆手让他别操心,只管吃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