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修阴匠》---万物皆有魂,只等命中人  作者:申午君  分类:[鬼话]  
  旁边几个中年男子听完以后从身后拿出许多根大泡钉,这些钉子比一般的泡钉大的多,最长的居然有40多公分长,这些人把上衣脱掉,把泡钉拿在手上看着童老爷,似乎在等他的命令。
  后者闭上眼睛不去看小苗,低声道:“封尸。”
  那几个中年男子听了以后把直接把钉子之内钉入了小苗体内,一瞬间大堂之中鲜血四溅,爷爷吓的腿都软了,缓了好半天才发现童家人每一钉下去的位置都有讲究,他们用钉子封住了小苗的两只眼睛,两只耳朵,喉咙,肚脐,阴部和肛门,似乎是想把那小鬼封在小苗体内。
  这几钉下去小苗已经奄奄一息,那几个人把最后一根,也就是那根最长的递给了童老爷,老头接过钉子走到小苗身边,盯着她的肚子轻声说道:“或各各安所居地。一切灾厄。悉皆销灭。”说完拿起泡钉,对准小苗的肚子一掌按了进去。
  爷爷被这一下吓的差点晕过去,小苗一声惨叫算是彻底死了过去,隐约中似乎还有一声婴儿凄惨的嚎叫声,爷爷知道,这鬼童算是胎死腹中了。
  后来爷爷请教了童老爷才知道,封尸需要把人体所有和外界有链接的孔洞都用封尸钉封住,防止鬼童从中逃出,之后才能把鬼胎彻底扼杀在腹中,他最后说的那句话其实是《愣严经》中的镇鬼之语。
  想到这我打了个冷颤,盯着自己的肚子说了好几遍“或各各安所居地。一切灾厄。悉皆销灭”,疼痛感一点没减轻,反倒越来越剧烈起来。想到那个小苗的遭遇我有点恶心起来,如果到了那种境地我还活着,看自己身体一眼估计能给恶心吐了。
  我正急的在房间内团团转,就听见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我拿过来看了一眼,是阎书华。
  电话接通就那边嘿嘿冷笑了两声道:“怀孕的感觉怎么样?”我咬着牙想骂他两句,但是一使劲儿疼的我气都喘不上来,只能闷哼了两声。
  阎书华在那边笑着说:“三天,你还有三天时间,如果想活命,来北京找我。”

  十八:书
  我心里骂了声娘,忍着疼从嘴里挤出来两个字:“地址。”
  第二天坐在飞往北京的航班上时我仔细回忆了一下阎书华第一次出现在我家的情形,当时他是为了什么而来?似乎没有什么明确的目的,而且关于他一下就猜到那个续命瓮棺的解释,现在想想也很牵强。
  现在想来只觉得金佛和瓮棺肯定都和他有关系,自己也是太年轻,怎么就敢吃了他给的那粒定神丸。
  下了飞机在候机楼外打了车,司机听了地址一挑眉毛:“哎呦,这位爷去的可不是一般的地方啊。”
  说实话我对阎家的情况并不了解,听说北京的哥是出了名的爱聊天,忍者疼问他有什么不一般的。
  他看出我不是本地人,递给我一支烟:“听您这口音不是北京人啊,在北京有点钱的哪个不知道阎家。”
  我点上烟摆出一幅好奇脸示意他继续讲下去,司机很吃这一套:“这阎家是做古玩行当起家的,跺跺脚那潘家园都得震三震,这几年流入北京的大件儿,我敢说没一个没过他家一道手。”
  “哦,那也就是个玩古董的么,北京这地界儿有钱的玩主儿遍地都是……”
  的哥没听我说完瞥了我一眼:“当然不止古玩,阎家最拿手的是风水。”
  我想想也是,阎家修阴都快成流水线作业了,这块儿的手艺肯定没留下多少,倒是风水这方面,在京城肯定能吃得开。
  司机看我不说话继续道:“有小道消息说这京城中很多高官都和阎家有交情。”说着还神秘的看了我一眼。

  他扔给我一粒药丸:“先把这个吃了,能帮你缓缓。”
  我想都没想就直接给扔到了门外,这次打死我都不会再吃他给的东西了。
  他看我把那东西扔了也不再理会我,端给我一杯茶道:“这次来,是因为卓家有我感兴趣的东西。”
  “什么东西?”
  “一本书。”阎书华喝了口茶回答道。
  书?我皱了皱眉,印象里没听过老爷子给我说过什么书?难不成是什么《修阴速成手册》这种东西?
  我冲他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有什么书,他打了个哈气一幅懒散的样子:“你不知道也不要紧,你爹肯定知道,回去问问他就行了。”说着又递给我一个小盒子,里面全是刚才那种药丸,“这东西能缓解你的疼痛,每天子时吃一粒,够你吃23天,也就是说你有23天找到那本书送过来,否则我保证你活不到下个月的今天。”
  我有点纠结,阎书华用的到我,所以我觉得这里面的东西可能真的能缓解我的疼痛,但肯定还有别的副作用,否则他不会这么轻易给我。现在的问题是那本书,长这么大从来没听说过家里有什么书,三代文盲,家里存着书有什么用。
  刚想让他再给我说说关于那书的事情,就听到门外一个熟悉的声音道:“多年不见,不知阎兄最近如何?”
  我回头一看,看到徐豁迈着步子就走了进来,一点不客气的坐到我旁边,看了我一眼,似乎是让我别担心。
  我一看这两人好像还认识,徐豁又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难道是一直在跟踪我?那为什么不在我到北京之前就出现而是等到现在?
  没等我想明白,阎书华冲徐豁笑道:“徐兄客气了,今天要来也应该早点通知我呀。”
  徐豁摆了摆手:“我也不客气了,今天我来就是带卓夫走的,我还需要他帮我做点事情。”
  阎书华脸上略过一丝不快:“那我要是不放人呢?”
  徐豁这会儿也一脸严肃:“今天这人我是肯定要带走的。”言语中目光丝毫没有离开阎书华的眼睛。
  后者想了一会儿哈哈笑了两声:“哈哈,咱兄弟俩别为了这点小事伤了和气,徐兄要是想带走,带走即可。”
  徐豁也不客气,双手一抱拳道谢一声拉着我就往外走。我本来就疼的不行,被他这么一扯差点一口气没喘上来。看了看阎书华,他阴阳怪气的对着我做了个口型:“二十三。”
  我被徐豁一直拉到阎家大门外,被推上了一辆车,坐进去才看到驾驶座上坐着那位“狗爷”。他见我上来嘿嘿一笑:“呦呵,这么快又见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