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修阴匠》---万物皆有魂,只等命中人  作者:申午君  分类:[鬼话]  
  有了上次金佛的教训,我先从后院里翻出来几大瓶子消毒水把棺材给喷了个遍,谁知道瓮棺上面到底有没有乱七八糟的东西。
  折腾完以后满屋子都是消毒水的味道,我把窗户打开后准备出去溜一圈,让屋子里散散气。
  开着哥哥那辆破车一边在环城公路上绕圈,一边想着回去了以后怎么办。不知道绕了几圈,等我抬头了才发现外面天色已经暗了下来,我叹了口气准备回去,余光瞟了一眼后视镜,发现后面有台车正把车灯一闪一闪的向我打着,嘴里骂了一句神经病,抬眼看了一眼内后视镜,发现车后座上居然坐着一个小女孩儿正对我咧着嘴嘿嘿笑着。
  这下把我吓的够呛,手上一慌车头直接撞在了旁边的防护栏上。
  还好这会儿车子已经下了外环路在市内,速度不快,这下撞的不算严重。车子一停我赶紧下车出去把后门打开,那后座上哪有什么人,只有空荡荡的座椅。
  我点了一根烟让自己冷静下,刚才我明明看到一个白净的小女孩坐在后座上对我笑,这会儿怎么就没有了。还有那个小女孩儿,哪怕只看了一眼我就觉得那小孩不知道哪里有问题,怎么看怎么别扭。
  这车我是不敢再开了,给朋友打了个电话让他过来开车把我送回去。
  回去的路上我坐在副驾驶上抽着闷烟一句话都没说,朋友在旁边看我不说话问我今天是怎么了,四十码的速度都能给撞了。
  我把烟一扔:“走,找个地方喝两杯去。”
  找了个小店要了几个串儿几瓶啤酒,朋友看我一个劲儿的喝酒伸手把瓶子从我嘴边拿走问:“你今儿是怎么了?出啥事儿了?”
  我拿起一串儿几口吃掉问他:“你相信这世上有鬼么?”
  他听完乐道:“咱可是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彻彻底底的唯物主义者,这鬼神之说怎么能相信。不过干你家那行儿的,你还怕那个?”
  我皱了皱眉:“说出来不怕你笑话,干这行这么久了我还真没见过鬼。”
  他看我脸色不对:“怎么着,今天见鬼了?”

  我点点头,把车上的事情给他说了说。他听完也把眉头皱起来:“这有没有鬼我不好说,不过刚才听你那话,敢情是当时后面一直有台车冲你打灯?”
  我点点头,他点上一根烟低声道:“那人为什么冲你不停的打灯?难不成是他发现了后座上的那个女童,有意提醒你?”
  我摇了摇头,那女童看起来也就四五岁的年纪,坐在后座上,后面的车根本看不到她,所以应该不是在提醒我,况且就算看到又怎么样,后座上做个小女孩多正常的事情,难不成我长着一副人贩子的脸?
  朋友看我也没想出什么东西来,冲我打了个响指说:“行了,别想了,保不齐是你最近太累了看花眼了。”
  我知道他是在安慰我,索性也不去想了,毕竟和他也有段时间没见了,刚好趁着今天好好聊聊。
  两个人胡吃海喝到凌晨1点多才晕晕乎乎的从饭店出来,车是开不了了,两个人站在路边等车。
  他摸了摸肚子:“唉,好久没吃夜宵了,这一顿下去这几天算是白练了。”
  我扭头看了看,这小子这几年是胖了不少,刚准备恶心他几句,看到他的手在肚子上揉来揉去一下明白过来当初为什么看到那个女孩时候有奇怪的感觉了。
  我伸手在他身上比划起来,算了算那女孩儿大约的身高,又仔细回想了一下当时的情形一下明白过来,那女孩之所以那么奇怪是因为她身体比例不协调,换句话说她胸腔下面直接是腰部,没有腹部!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想起来之前看到过的关于瓮棺续命的说法,那些道士在把小女孩儿害死后都会把尸体的腹腔切开取走,好让阴气从中出来,方便其吸食。
  我浑身一颤,那女童该不会是那瓮棺中的女孩儿吧,当初棺材进来的时候我可是看过,棺材里是空的,那女孩怎么会出现在这儿?
  我心里翻起来一丝不好的预感,那棺材还放在屋子里,也等不及车了,给朋友打了个招呼说有急事儿得赶紧回去,开上车就往家开。
  这会儿酒也醒了,油门踩到底不到20分钟就到了家门口,推开门一看冷汗都下来了,那棺材已经不在大堂中间了,不知道被谁挪到了墙角。
  我颤颤微微的往里面挪了挪,地上有一道棺材移动的痕迹,走到棺材旁边仔细看了看,除了位置变了倒是没别的变化,难不成有人趁我不在的时候从窗户溜进来了?
  那也不对,这屋子里什么东西都没少,难不成那人进来就只为了给棺材挪个地方?
  窗户开了挺久,屋内已经了消毒水的味道,倒是有点冷,我紧了紧衣服刚把窗户关上才发现不对劲儿的地方,那棺材本来的位置是被风正吹着的,想到这儿我脑门上冷汗都下来了,难不成是那女孩儿觉得冷,把棺材挪到墙角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