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路城记》——谨以十年的时光,祭奠曾经走过的足迹!  作者:红茶加糖不加奶  分类:[都市]  
  第一百二十六章:被传话二女赴笑谈

  露天停车场里,林凡坐在车中,怔怔的出神,想了好一会儿,才叹了口气,从储物格里取了一盒胃药,然后钻出车门,今天她穿了双新皮鞋,后跟太高,下车的时候没留神,差点就崴了脚,弯腰揉了揉小腿和脚踝,再直起身来,忽然见到面前站了个陌生男人,两只眼睛愣愣的看着自己,“啊——”林凡吓得大叫一声,手里的胃药顿时掉在了地上。
  那个男人约莫四十左右的年纪,中等个子,烟灰色的头发,黑脸大眼,一只鹰钩鼻子,给人阴狠狡狯的感觉,他冲林凡微微一笑,捡起地上的胃药,递还给林凡,笑道:“你是高夫人吧?”林凡惊魂未定,接过那盒胃药,问道:“你是谁?”那人笑道:“高夫人,你不认识我,你也不用害怕,我对你没有恶意,我只想请你带句话给高斌,他欠我的钱,等两天没关系,要是想赖账的话,他应该知道会有什么后果。”林凡听他不像是本地口音,而且在路州这儿,只要是认识她的,也没人称呼她为高夫人,想必又是高斌不知从哪个旮旯,招惹来的流氓无赖,结婚这几年,高斌在外头沾花惹草,犬色声马,无论做什么事,她一概不予过问,想着说道:“他的事情我不管,你有什么话,直接找他说去,跟我说不着。”
  那人冷笑一声,说道:“是吗,看来你们夫妻俩,倒是一丘之貉。”说着,他往前跨了一步,林凡立时退后,警惕的提高了声音,叫道:“别过来,你想干什么,你再过来,我就要叫人了!”那人果然停住了,笑道:“高夫人,这里是停车场,光天化日,我当然不敢做什么,不过你以后千万不要走夜路,如果一定要走夜路,也最好不要一个人,现在的治安不是太好,万一碰上什么坏人,你这样的花容月貌......”林凡说道:“你到底是什么人,你连名字都不告诉我,叫我怎么跟他说去,还有,高斌欠你多少钱?他为什么欠你的钱?”
  “嗯!”那人走到奔驰跑车的一侧,用手摸着车身,笑道:“这才对嘛,我虽然不是什么君子,但只要不把我逼急了,我也不会为难女人,高斌还欠我二十万,钱不是太多,不过是我的东西,我就要一定拿回来,至于我是什么人,他为什么欠我的钱,你大可不必知道,知道多了对你没好处,你就跟他说,是杜慎言的那笔账,他就明白了。”
  “什么?杜慎言?”林凡惊道:“杜慎言怎么了?”那人见林凡一脸的疑惧之色,略感诧异,问道:“高夫人,你认识这个杜慎言?”林凡一愣,摇摇头说道:“不......我不认识,就是听高斌提过几次。”那人目光游移,忽的笑道:“杜慎言怎么了,你可以去问你老公,哎呀,你老公这个人吧,抠屁眼吮指头不说,做事还不讲信用,说好的三十万,才给了十万块就想赖账,好了,话我就说这么多,希望高夫人能够如实转告,另外说一句,你这辆奔驰跑车不错,跟你蛮配的,买这车少说得一百多万吧,嗯,你老公虽然不是个东西,看来对你还是很大方的!”林凡低头沉思,待那人走出去一段,她方才莫名其妙的叫道:“这车是我自己买的,跟他没有关系!”那人转过身,莞尔笑道:“高夫人,你老公对你好,你应该高兴才是,呵呵,你不用急着否认,我相信我今天来,没有找错人,希望你好自为之。”
  回到港湾饭店,林凡推开包间的房门,里面已是觥筹交错,推杯换盏,热闹非凡,杜慎行坐在丁静的旁边,身侧还有一位相貌清秀的女孩子,她应该就是李鹤年的女儿了,杜慎行刚敬完丁嗣中的酒,抬眼扫了林凡一下,便将目光移了开去,又举杯对着钱明明,开怀朗声笑道:“钱哥,我先敬你一杯,一会儿再敬葛哥的,咱们一个个来,不啻公道!”
  林凡刚坐回位置上,丁静瞧见了她,已是笑道:“哎哟,嫂子,你怎么才回来,不好意思啊,咱们没等着你,就先开席了。”林凡笑道:“没关系,我今天又不能陪你们喝酒,你们别管我好了。”她这会儿当然希望桌上的所有人,都别理会她才好,可惜实难如愿,等杜慎行与钱明明、葛诚碰完了杯,丁静便拽着杜慎行和李倩,来到高斌、林凡面前,再次隆重的介绍了一番,然后笑道:“来来来,咱们几个一起喝一杯!”
  在丁静的极力撮合下,四个人各揣心事,勉强笑着互敬一杯喝了,然后各自归座,甜蜜爽口的牛奶果汁,林凡喝在嘴里,却觉得无比的酸涩,她甚至不敢多瞧一眼杜慎行,沉甸甸的负罪感,压得她心慌气喘,高斌瞧着妻子,低声冷笑道:“你怎么了?是不是见到了以前的小叔子,又犯糊涂了?”林凡充耳不闻,根本不予回答,只是强自堆笑,望着桌上众人继续闹酒,高斌又是冷笑:“你也听到了,你的那个前夫,现在和殷南珊搞上了,哎呀,我以前还真是小看了他,他勾搭女人起来,一点都不差嘛!”林凡忍无可忍,皱眉说道:“请你说话的时候,尊重一下别人,不是所有人,都跟你一样下流!”高斌笑道:“哟哟哟,你生什么气呀,他现在和你有关系吗?”林凡说道:“既然没关系,你老提他做什么?”高斌呵呵一笑,说道:“林凡,你少跟我来这一套,你是什么货色,自己心里清楚,一个烂破鞋,还唱什么高调,装什么正经,你能有今天,吃的穿的住的,哪一样不是我给你的?”林凡面现愠色,说道:“你放屁,我那是自己挣钱......”高斌哑然失笑,说道:“拉倒吧,不是我爸给你撑腰,你做到今天,最多就是个小记者,风吹日晒的不说,能挣几个毛钱?你敢说你当初离开那个家,没有考虑这些?别跟我这儿充大尾巴狼,我早把你看透了。”林凡怒道:“那还不是因为你......”这时,葛诚、钱明明和魏强三人过来敬酒,林凡便把话生生咽了回去,迅速换上笑容,与高斌一齐起身应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