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我女儿一出生就说“鬼话”,吓坏了全家  作者:二里桃花  分类:[鬼话]  
  一只绿色的树虫,从屋檐上掉落下来,正好砸在小文的脚下,惊得她差点没骑到我的脖子上,当看清楚只是一只小虫子之后,两个人都笑了。
  我用木棍将虫子挑到一旁,小文重新坐了下来,又靠到了我的肩头,被这虫子打了茬,我也没了心情再去胡乱思索了。
  这时,小文却轻声说道:“罗亮,你说,我们以后也找一个这样的地方住下好不好?”
  “现在的女孩不都是希望有车有房还有钻戒存款,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听到小文的话,我笑着回了一句。
  “我也不知道,以前我应该也是这样的想法吧,想要找一个爱自己的人,结婚的时候,别人有的,我也希望有。但是,自从死过一次之后,我感觉,那些都不重要了,只要能够安安静静的生活就好。我长这么大,从来没有像这几天这样安心过,我都舍不得走了……”小文说着,抬起头看着我笑了。
  的确,抛开刚开始的不适,这种融入自然的环境,是会让人慢慢喜欢上的,但我知道我们不可能一直留在这里,所以,不想将这个话题太过深入,便笑着说道:“中午还嫌饭难吃,现在又想一直住着了?”
  “这几天,我的饭都是李奶奶单独弄的,是有些难吃的。”
  “李奶奶应该是替你调理身子,没事的,所谓良药苦口利于病,药膳肯定不会好吃到哪里去。”
  “可是,我昨天偷偷看到李奶奶好像往我的饭里加了一些黄纸烧成的灰,这些东西,真的能治病吗?”小文压低了声音,悄声问道。
  我微微一愣,黄纸灰?那应该是符箓了,《术经》里记载颇多,但唯独对符录只是偶有提及,并没有什么详细的描述,爷爷倒是教过我一些画符制符的简单手段,不过,多是聚煞所用,对于治病的符箓,我完全不懂。
  被小文这么一问,我倒是不知该怎么回答她了,转念一想,李奶奶之前没有询问我,便看出了小文身体所出的问题,应该是有真本事的人,再说,她也不可能害小文,给她吃这些东西,必然有其道理吧。
  想了想,我轻声说道:“没事的,你别多想了,等病完全好了,以后就不用吃了。”
  “好吧。”小文露出一个无奈的表情。
  “亮娃子,你进来一下!”小文的话音刚落,从屋中传来李奶奶的声音,听着声音,李奶奶好似很是虚弱,我急忙站起了身,拉着小文进了屋,对她说道,“我进去看看。”
  小文文点点头,我随后推开了李奶奶的屋门,映入眼帘的景象,让我不由得一惊,只见,李奶奶的屋子里到处都是血迹,一张张黄纸四下散落,在床边的小桌子上,摆着砚台和两张画好的符箓,砚台中装着的不是墨,而是鲜红的血。
  “李奶奶,您这是?”我这才注意到,靠在床边坐着的李奶奶,右手上鲜血淋淋,便急忙跑了过去,看着她已经用白布简单包裹的手腕上,印出的血迹,顿时明白了些什么,李奶奶难道是在画血符?
  “没事……”李奶奶摆了摆手,略显苍白的脸上泛起一丝笑容,“老了,有些生疏了,画了一天,就画出两张来,不过,应该是有些作用了。”
  “您等一下,我去取虫盒。”
  “不用!”李奶奶干瘦的手指,抓在了我的手腕上,用手拍了拍旁边的床,说道,“坐下来,陪奶奶说会儿话。”
  “您别乱动,小心伤口。”我回过头把屋门关好,在床边坐了下来。
  “没什么的。”李奶奶显得有些虚弱,轻轻一笑,“都这把年纪了,该进棺材了,这点伤算什么。”
  李奶奶说罢,从桌上拿起了两张“血符”递给了我:“上面这张,你在温水里泡三个小时,再加些朱砂洗头,应该能压制一下你身上的咒术,低下这张,你烧掉,把灰加到锅台上我准备好的汤里,给小文喝掉,应该能去掉她身上的一些阴气,不过,她魂魄受损,这个我没办法替她补全,只能静养,或者你再想其他办法了。”
  “李奶奶……”
  “好了,什么都别说了。”李奶奶摇了摇头,“别让憨娃子知道这些。你出去吧,我先睡一会儿,你洗了头再过来找我,我有些话和你说。”
  我捏着手中的“血符”,面对李奶奶,不知该说些什么,只好闭上了嘴,用地地点了点头,走出了李奶奶的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