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我女儿一出生就说“鬼话”,吓坏了全家  作者:二里桃花  分类:[鬼话]  
  这张脸,满是皱纹,从左眼处,三条疤痕贴着脸蛋扭曲而下,穿过了嘴唇,直通下巴,将嘴唇分作了六块,鼻子也少了一角,而且,左眼没有眼皮,也没有眼球,空洞洞的,好似一个深不见底的深坑一般,皮肤暗黑,带着不甚明显的老人斑,雪白的头发,稀稀疏疏地盖了小半张脸,看似想要遮挡这伤疤,但因为太过稀疏,非但没能遮挡住,反而更天了几分恐怖,让人突然见到,头皮一阵阵的犯麻。
  老人听到小文的叫声之后,也是一愣,盯着我看了看,露出了一丝笑容,这把年纪,本该慈祥的笑容,因为脸上扭曲的疤痕,却显得更加诡异,几乎比昨夜见到了那张惨白的脸,更加的骇人。
  若不是现在乃是大白天,我一定会忍不住将“净虫”丢出去。好在,我也算是“见多识广”,心理素质还凑合,短暂的发愣之后,便逐渐地稳定住了自己的情绪,勉强露出了一个笑容,轻声问道:“老、老婆婆……您可认识王兴贤?”
  “哦?你们是?”
  一听这话,我的心顿时放到了肚子里,王兴贤,便是斯文大叔的名字,老婆婆的话,分明证实她与斯文大叔是认识的。
  斯文大叔给的地址,有是这么偏僻的地方,年纪又合适,必然是没错了。
  我当即客气,道:“是这样的,我的朋友家里出了事,我们找了王大哥帮忙,他指点我们到了这里。”
  “哦!”老婆婆并未表现出意外的神情,便好似知道今天有人要来找他一般,看着我,微微点头,“那你们进来说话吧。”说罢,背着手,转身回到了屋中。
  我转过头,抓住了小文的手,轻轻在她手背上捏了捏,压低了声音,道:“别怕,老婆婆那是外伤,没事的。”
  小文还有些惊魂未定,轻轻点了点头。
  我怕她现在进去,又表现出之前的举动,惹得老婆婆不快,便在屋外安抚了一会儿,待到小文的情绪稳定下来,这才拉着她走进了屋子。
  屋子里,陈设很是简单,一张简陋的白木桌子,和几个显然不是出自内行的粗糙凳子,和几个木头巷子,便构成了屋子的主要家具。
  唯一还像点样子的,便是一张老藤编制的摇椅了。
  老婆婆缓缓地行到摇椅旁边坐了下来,轻轻抬了抬手,说道:“你们随便坐,这里简陋了些,别介意,我知道自己吓人了些,小姑娘别怕,婆婆不吃人的……”说着,老婆婆笑了起来。
  听着她和蔼的声音,我对自己之前因为她的容貌而心惊,不禁有些惭愧。小文捏了捏我的手,向前走了几步,抿了抿嘴,说道:“对不起,奶奶,我、我不是故意的,您别生气……”
  “没事,没事的……我都习惯了……”老婆婆看着小文,轻声说道,“这闺女长得倒是好看。”说罢,又转头看向了我,视线却不盯着我的脸,而是望向了我胸前的衣领处,口中轻“咦!”了一声,随后说道:“你姓罗吧?”
  更到这里,有几句话想说,首先,多谢大家支持!不过,最近好像潜水看的人比较多些,每次更新过后,没看到几个跟帖的,感觉上,好像没几个人再看,没什么动力的样子,大家方便的的话,看过顺手回个贴,随便发个数字也行,让我知道你已经看完了。
  另外, 120957025 这是我的群,里面有一些存稿,嫌更新慢的,可以来群里看,没事的,也可以进来聊天,群里还是挺热闹的。
  我点了点头,心中却是惊讶不已,看来麻衣一脉果然有些手段,难怪爷爷对他们评价这么高。
  老婆婆或许从我的眼中看出了什么,又笑了笑,道:“我是从你身上的‘虫纹’猜到你姓罗的,罗九生那老家伙还活着吗?”
  “您认识我爷爷?”我不禁诧异,没想到麻衣老婆婆居然是爷爷的故旧,我以前从未听爷爷说起过。
  “认识,以前在绥远见过一次。”老婆婆说道。
  “绥远?”小文脸上带着疑问望向了我。
  绥远是五四年之前的一个省,地跨山西和内蒙这一带,现在基本很少人会提及,我们这代人,更是知道它的也没几个人,我若不是总听爷爷说以前的事,也不会了解,即便偶尔抗战电视剧中提到,一般人也会忽略,就像现在热播的一些电视剧,总是提及的热河,其实也是当时的一个省,却有不少人只以为是一个小城的名字而已。因此,小文不清楚,倒也不怪她,我低声的解释了一句:“是以前的省,现在早不用的,大概就在我们家那一带。”
  小文点了点头,表示明白。
  “既然是故人之后,就别客气了,坐吧。你爷爷现在还好吧?”老婆婆又说道。
  我拉着小文坐下:“老爷子现在身体不是很好,不过,还算硬朗吧。”
  “唉,以前的故人,现在活着的也没几个了,再过几年,怕是我们也要去了。”老婆婆摇了摇头,长叹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