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我女儿一出生就说“鬼话”,吓坏了全家  作者:二里桃花  分类:[鬼话]  
  “原来是这样!”我微微点头,没想到,李奶奶的一生,居然过的这么凄苦,中年丧偶,老年丧子,一个漂亮的女人被毁容,还被人所诟病,这样的一生,是多坚强的人,才能在临时前还能微笑面对。
  想着李奶奶因伤而毁容的脸,所露出的“怪异”笑容,我此刻,只感觉异常的亲切,心中也对她竖然起敬,当初因她对我用了一些小手段让我照顾胖子,现在看来也觉得根本没什么了,因为,李奶奶给我的,远比我给她的要多的多,甚至,我现在为当初因此而心生不满感到有几分羞愧。
  胖子脸上露出了伤感之情,严重甚至泛起一丝泪花,仰起头,抿了抿嘴,干笑了一声:“以前那个村里的人,后来还来找奶奶帮过忙,奶奶都答应了,他们还他妈的说什么原谅了奶奶,真是屁话,我奶奶做了什么,用的着他们原谅?”
  “行了,别多想了。那些人当年也是不明白,等他们明白了,肯定会改变对李奶奶的看法的。”我拍了拍胖子的肩膀说道。
  胖子轻哼了一声:“我奶奶是什么样子的人,会在乎他们怎么看?”
  “也是!”我深吸一口气,心里也多少有些不痛快,和胖子两个人一时无言起来,都不知道该不该继续这个话题。
  “算了,都过去了,奶奶一生无愧,活的很好。我虽然没能传承她的本事,不是还有个你么?你别让她失望就行……”
  “这么说,我是不是该拜师?辈份就比你高了……”为了缓解气氛,我开了句玩笑。
  “少来这套,你想拜师,奶奶还不一定收你呢,就算……哎呀,我擦……”胖子的话没说完,整个陡然一矮,居然掉了下去……

  胖子支持着身体不敢动弹了,看到胖子这样,我不敢乱动,试了试距离,将绳子递给了他,然后把他揪了起来,胖子这次学乖巧了,站在一旁,一动都不敢动,吞咽了一口唾沫这才说道:“这是怎么回事,刚才明明探过,没问题啊。”
  林娜轻笑一声:“拽文拽过头,遭报应了……”她说着沿着我的足迹走来,结果,刚迈步,就是一声惊呼,也摔倒在地,这一次,不单是腿落到下方,连那条正常的手臂,也探到了下面去。
  这一次,几人都不说话了,黄妍的声音有些颤抖:“罗亮,你、你刚才不是走过,没事么?怎么林姐姐她……”
  “难道这东西是会变的?一会儿空,一会儿能走?”胖子看着我,脸上露出惊骇的神色,“如果是这样,那咱们一直站在这里也不安全啊。”
  我的脑子有些乱,眉头紧凝,看了看他们三人,最后将目光落在了四月的身上,对于这里,应该没有人比四月更了解了。
  “四月,你以前到树里的时候,是怎么走的?”我看着四月的小脸,希望从她那里得到答案。
  四月望着我,小脸上也是满脸的惊恐:“爸、爸爸……我就这样一直走就到了,我不知道胖叔叔和林姨怎么啦……”
  “丫头,你知道什么就说出来,胖叔给你买好吃的,你想吃什么给你买什么……”胖子见四月说出来的话,基本上没有用,也急了起来。
  “爸爸,我没有骗人……”四月急得快哭了。
  黄妍心疼地抱紧了她:“胖子,四月还是孩子,哪里懂得这么多,你被吓唬她。”
  “小嫂子,这可冤枉了,我哪吓唬她了,这不是哄吗?”胖子说道。
  “有你这么哄的吗?眼睛瞪的,我都害怕了……”黄妍有些不满地看了胖子一眼,又轻轻地拍了拍四月的后背。
  胖子还想说什么,我摆手,道:“好了,你们都闭嘴,让我好好想一想。”
  胖子闭上了嘴,却朝着林娜扬了扬下巴。
  我回头瞅了林娜一眼:“林娜,你先等一下,一会儿我再拉你起来。”
  林娜点头没有说话。
  我摸出了一支烟,点燃了,深吸了一口。胖子看到我这样,正要开口,我瞪了他一眼,他闭上了嘴。
  我吸了几口烟,站起了身,仔细地判断了一下刚才走过的地方,现在我必须弄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不然的话,面对这种完全看不见的路,根本没法走。
  挪了一下身子,站到方才没有走过的地方,我静静地看着之前站立之处,又猛地了两口烟。
  “罗亮,你在搞什么鬼?”胖子的声音在耳旁响起,我没有理他,蹲下来,将还剩半截的烟放到之前站立之处的上方,缓缓地松开了手。
  烟被风吹离,偏移了些许距离,但并不影响什么,看着带着火星的烟,缓缓地下落,我双目紧盯着,只见那烟头落到与我脚掌持平的地方,我的心猛地紧绷了起来,它没有停顿,继续朝着下方落去,看着这个结果,我松了口气。
  黄妍和胖子却同时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说罢,胖子看了黄妍一眼,又望向我:“罗亮,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我点点头:“不过,还不能完全确定,我再试试!”
  我又挪到了之前没有行过的地方,用脚探了探之前所踩之处,果然空了,用手摸了摸,正好是一个鞋印记大小,我顿时明白了过来,不过,手指触及之处,捏起来,居然感觉好像完全没有厚度一样,比纸还薄,这让我的心里不禁有些打颤,我们原来一直都行走在这东西上面,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但是用“如履薄冰”这个词,显然是不足以形容了。
  这些,我没有和他们说。而胖子已经好像看明白了什么:“难道,站过的地方,就不能再走了,会变空?”
  结合四月的话,再看胖子和林娜遇到的情况,加上我之前所做的实验,已经完全可以判断这种推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