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我女儿一出生就说“鬼话”,吓坏了全家  作者:二里桃花  分类:[鬼话]  
  巨大的响声,让我有些吃惊,这老头疯了不成?这还是在村里,如果惊动太多的人,他还不被当成怪物看。
  正当我犹豫,要不要和老头在这里动手的时候,老头却已经冲回了屋中,随后,屋子的后墙,发出一声闷响,泥土乱飞,老头怀中抱着左美,直接冲了出去,朝着后山而去。
  我这才明白,原来老头并不是想要我的命,而是想尽快摆脱我,去救左美。虽然我明白左美只是睡着了,但或许在他的感觉中,我对左美下了重手,因此,想要快些带左美离开救治,这才不顾后果的出手吧。
  通过之前的话语之中,我已经知道这老头正是左美的父亲。他对自己女儿的这片疼爱之心,倒是和天下的父亲一样,不过,一想到小文就是因为他才受了这么多苦,如果不是我及时回来,更可能丢了性命,我便忍不住心中的怒意,握紧了万仞,疾步追了上去。
  老头的速度,不似他的力气那般,虽然跑的比正常人快了些,却还没有超出人类的范畴。我倒也勉强能够跟上。
  紧追着老头,看着他一直蹿入山丘的沟壑之中,我也跳了下去,但是,这老头比我想象的要狡猾的多,他落到下面,居然没有直接跑,而是等着我,我还没落地,便见他回头一脚照着我的胸口,就踢了过来,我急忙用胳膊挡在身前,同时挥起万仞,照着他的腿上砍去。
  “砰!”
  老头的脚掌踏在我的身上,我感觉自己好像被车撞了一下,身体直接被踢飞了出去,后背砸在沟壑的侧面,直接陷入,半晌都回不过气来,左手的骨头好像锻炼了一般,完全抬不起来了,还好这里的地质多为松软的泥土,如果这一下是撞在石头上的话,怕是就该交代在这里了。
  不过,老头显然也不怎么好受,他的腿被万仞划出一条口子,怪叫了一声,抱着左美,速度明显降了下来。

  我好不容易缓过了气,大口地呼吸着,前方,老头已经跑出了五十多米,我咬牙支持起了身体,又朝着他追去,但是,胸口疼的厉害,速度比老头还慢。
  就这样,跌跌撞撞地,我一直跟着,老头在前面跑,我在后面追,也不知跑出多远,前面的老头也越来越慢,他的右腿上,鲜血淋漓,终于他停了下来,把左美贴着一块干净的草地放好,转过了头来,他的脸色此刻极为难看,变做了一片惨绿色,一双眼睛有些泛红,瞪着我说道:“小子,你存心找死,是吧?”
  我也停下了脚步,看了一眼肿的和大腿似的左臂,深吸了一口气,摸出了一支烟,抽了一口,才说道:“我没打算和你拼命,不过,你得先把妖咒解了,不然的话,今天我不可能放过你的。”
  “那个丫头估计现在早死了,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
  “那你就不怕左美也死掉?”我看了一眼躺在地上了左美,故意说道。
  “你对小美做了什么?”老头的脸色顿时就是一变。
  “想知道吗?把那个铜鼓给我。”我现在基本上已经看明白了,老头的能力应该就是来至那铜鼓,铜鼓如同北极宝鉴一样,也是一件法器,里面应该是寄生了一个妖灵,也不知道是什么前辈高人,能把妖灵封到这种法器之中,还可以被人利用出来。
  之前,老头又跳又唱,看起来像是请大仙,实则,是控制这妖灵的方法,他现在之所以,变作这样,便应该是妖灵附体,借用了妖灵的力量。
  妖灵,其实和阴魂一样,只不过,因其活着时灵智便不够高,因而死去的魂魄更容易控制。这种妖灵附体的方法,应该也是有时间限制的,老头现在停下,想来,时间已经不多了,想要借着这段时间来做个了断。
  “想要我的东西?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如果不是看在你还年轻的份上,你早死了。”老头说着,猛地朝我冲来,抬起拳头便打。

  我挥起万仞,对着他的手臂削去,老头的脸上却泛起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随后,膝盖照着我的小腹顶来。
  我抬脚一挡,小腿和老头的膝盖撞击在了一起,疼得我忍不住叫出了声,急忙后退了几步,但整条小腿,却是疼痛难忍,几乎有些站不稳。
  “妈的!”我骂了一句,将咬在口中的烟一丢,摸出虫盒中的“聚阳虫”,画好虫阵,直接洒到了胸口上。
  老头本来还带着冷笑望着我,似乎,我只是一个软柿子,他随时都可以捏碎,但看到聚阳虫洒落在身上,虫纹变化的瞬间,他的眼睛陡然睁大了,瞪得老圆,盯着我,嘴都有些不利索了:“术、术……术师,你、你是术师?”
  聚阳虫那种灼烧敢过去,身体上的疼痛好似顿时离开了一般,已经感觉不到了,看着老头吃惊的模样,我轻哼了一声。
  虽然我不知道老头以前在哪里和术师打过交道,是不是和老爷子有过什么交集,但以他这种控制妖灵的本领,根本就没法和术师斗,别的不说,妖灵其实也是魂魄的一种,只不过是妖魂而已,只要是魂,净虫便能派上用场,从最开始,他就不可能赢得了我。
  我之所以没有用净虫,主要是因为净虫太过霸道,不单可以损伤妖魂,也会伤及活人的魂魄,我这次来,只是想破掉他的妖灵,让他无法再下妖咒,而不是想要他的命,毕竟,损伤一条人命,怎么都是个麻烦。万一被警察追查起来,怕是,我以后就没法回家了。
  老头想来也明白净虫的厉害,所以,才会如此吃惊。
  看着老头的神情,我没有多言,聚阳虫用的时间越长,对身体的损害就越大,我不想和他再耽搁什么时间,收起万仞,脚下发力,直接跳了起来,对着老头的脑门便是一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