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我女儿一出生就说“鬼话”,吓坏了全家  作者:二里桃花  分类:[鬼话]  
  听王天明讲到“植物人”,胖子的眼睛瞪的老大,盯着王天明,吞咽了一口唾沫:“真的还是假的?”
  王天明淡笑不语。
  我轻叹了一声,和胖子砰了下酒瓶,然后自己灌了一口啤酒,胖子讪讪一笑,明白我让他闭嘴,也端起酒瓶灌了几口,不说话了。
  如果这件事是在几个月前和我说,我很可能会认为王天明是在编故事,但自从身中“十字灭门咒”之后,我已经不再如以前那般,认为这个世界是单纯的了。
  王天明喝了口酒,看着我:“亮子兄弟,再来根烟。”
  我抽出烟递给他,我微笑着点燃,深吸了一口,继续说道:“亮子兄弟现在的年纪,还没有我大,便如此坦然,当真是后生可畏,我当年听到他们说这件事,却是不信的。”
  接下来,王天明又开始叙述,胖子不再打岔,我也静静地听着。
  尽管王天明对于“植物人”不怎么相信,但考古队中有些人,却坚信着,他和乔东升商议后,觉得所谓的“植物人”算不上是什么阻碍,既然考古队动用这么大的阵仗来找黄金城,必然是有所依据的,不可能无故浪费这么多人力和物力。而且,考古队的人,对他们未必完全信任,肯定有许多事是没有告诉他们的。
  既然是正规的考古队,报酬又给的丰厚,他们也没有什么理由不出力,如此,即便王天明不相信所谓的“植物人”,还是决定跟着考古队一起出发。
  考古队的人,倒也有信誉,提前付给了他们五千块钱,剩余的,说是回来之后结清,两人拿了钱,把家里安顿了一番,就跟着考古队出发了。
  讲到这里,王天明伸手指了指我们前面的房子说道:“那个时候,这里什么都没有,这些房子也没有,那条路也只是土路,很难走,我和东升第一次来,对这里很不习惯,考古队的人,也不习惯,尤其是那两个女的,表现还不如,黄妍姑娘。”他说着,回头看了一眼。
  王天明这么一说,我才注意到,不知道什么时候,黄妍站在了门口,隔着玻璃望着我们。看到我在看她,黄妍干脆推门走了出来,在我身旁并腿在我身旁蹲了下来:“我可以听么?”
  王天明点了点头。
  黄妍将一只手放在我的肩头,另一只手放到了自己膝盖上,手托着下巴,看向了我,我本打算躲开,见她这样,摇了摇头,喝了口酒,没有动弹。
  黄妍看着我笑了。
  王天明瞅了瞅我们,脸上并没有太多的色彩,很是平静,又抽了一口烟,继续道:“当时,我和东升虽然也觉得这边的日子苦,不过,我们都是吃苦长大的,对这些倒也没觉得有什么。东升家里有老婆孩子,还有母亲,多了些牵挂,我只身一人,对这些倒是完全不在意。反而觉得新鲜。我们连着走了好多天……”
  王天明的话,说的很仔细,对于他们途中所见所闻,也做了详细描述,娓娓道来,彷如将我带入了当初那支考古队一般。
  他说,他们在沙漠里找了半个多月,都没有什么发现,原本,他们都有些灰心丧气了,考古队的人心,也产生了动摇,并非是长时间的毫无收获,主要是沙漠中的环境太过艰苦,很多人都坚持不住了,王天明和乔东升的嘴唇,都起满了水泡,水泡干了之后,话都不好说,谁若是开一句玩笑,逗乐了大家,笑的人,必然是嘴唇迸裂。
  终于,有人忍受不了,开始提出回去,起先这种声音还能被压下去,但时间久了,这种声音越来越多,逐渐的开始压制不住了。
  一天夜里,营地里的人,突然开始失踪,一开始是一个外出方便的女研究生,再后来,连着几日,一到晚上就有人失踪,直到两名持枪,负责保卫工作的年轻人,也突然失踪,半夜里,只听到一串枪响,便再无其他声音。
  恐慌开始蔓延,人心惶惶之下,再无人能够淡然面对,王天明说,那段日子,是他有生以来最难挨的,总感觉,自己好像马上就要死,却又不知道是怎么死的,那种随时被死亡危险的滋味,是一般人难以体会到的。
  他如此说,我忍不住说道:“或许,我能体会。”
  王天明轻轻摇头:“亮子兄弟,我知道你所说的意思,不过,应该是不同的,至少,你身上的咒术,你知道是什么东西,也有解咒的希望,而我们所面对的东西,到底是什么,现在还弄不清楚,只是看着身边的人,一个个死去,那样的日子,没有经历过的人,根本就无法想象。”
  “不是吧?到现在也没有弄清楚?”胖子在一旁插嘴,道,“那后来怎样了?”
  王天明吐了口气:“后来,身边的人,一直死,我们都快奔溃的,开始往回撤,却遇到了风沙……”
  在王天明的话语中,时间,好似又回到了二十年前,那个满天风沙的日子中,黄沙蔽日,会让人有一种白昼如夜的感觉,沙子被狂风吹起,完全地遮挡了太阳的光线,周围比阴雨天的时候,还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