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我女儿一出生就说“鬼话”,吓坏了全家  作者:二里桃花  分类:[鬼话]  
  警车从我们门前开走了,李家的人挂出了李二的“岁头”,不知是有意还是无心,那岁头正对着我们的窗前,透过玻璃,那白色的麻纸在风中轻微晃动着,好似李二去的不甘心,想要诉说什么一般。
  不知怎么,盯着那“岁头”看了一会儿,我突然觉得心情低落,人的生命也太脆弱了,有的时候,恍如儿戏一般。我不知道为什么之前我看到满巷的“岁头”只是觉得有些阴森,而看到李二的“岁头”竟会从心底生出一种难受的感觉。或许,那些之前挂出的“岁头”对我来说,只是证明一种死亡的结果,而没让我体会到熟悉的人从这个世界上消失的过程的缘故吧。
  我抽出一支烟,放在唇边点燃,深深的吸,没有爷爷那种几十年大烟枪功底的我,被呛得咳嗽了起来,但咳了一会儿,嗓子里的难受,却好像让心里的难受减缓了几分。
  老爷子的声音这个时候,从我身后响起:“别想太多,踏入这个行当,以后难免会见着这种事,不看淡些,日子会很难过的……”

  我又在村里住了十多日,张家和李家的事,还在持续着,李二的尸检报告证明他是死于脑部缺氧,虽然具体病症尚需核实,却已经排除了他杀的可能。这个结果使得李家人也不敢再闹事,匆匆地将李二下葬之后,便远离了这条巷子。
  李二出殡的那天,张丽来给他送行,尽管她脸上被李家人打的伤还没有好,整个人显得异常憔悴,却披麻戴孝,一直到李二下葬,又在坟头哭了良久,这才被家里人带走了。
  不知是看到了张丽对李二感情这般深的原因,还是怕了张家那群娘子军的“挠功”,李家的人好似想明白了什么,没有再为难张丽,让她以妻子的身份陪李二走完了最后一程。
  在这之后,我再没有见过张丽,后来听闻她又嫁了人,生活过的还不错,但因彼此的生活圈子已经差距太大,也没有什么详细的消息。
  李家人和张家人完全地离开了这条巷子,李二的死导致这里剩余的两户人家也搬了家,整条巷子,完全只剩下了我们祖孙两人,冷冷清清,不过,平日间就是如此,搬走了人,倒也不怎么明显,除了多了一团“岁头”之外,似乎再无其他变化。
  大姑这两日来了一次,意思是让我劝一劝爷爷也搬走吧,不说别的,一旦我也离开,他这么大年纪的人,万一出点事,身边连一个人都没有,实在让人担心。
  其实,我心里也是这么想的,早就想和老爷子商量一下,但一直没什么合适的机会,眼见自己马上就要离开了,提起这件事,倒是正为合适。
  但是,当我将这个意思对老爷子说出来之后,老爷子却是淡淡一笑,说道:“我都多大年纪了?八十四了,还能活多久?折腾这个有必要吗?”
  我说:“您这就是愚民思想了,如果造你这样想,张三丰会蹲在屋子里等死几十年,彭祖会等死几百年,吕洞宾……”
  “你这小子,说着说着就提尽提那些没影的事,吕洞宾都出来了。”
  我嘿嘿一笑:“我现在算是看明白了,有些东西,你相信他有,他就是有,你相信他没有,他就没有,如果和我爸说村里这些事是中了咒,他一定会骂我这些年读书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既然,这下咒是真的,那为什么就不可能有吕洞宾呢?”
  “有没有和我们搬不搬家有屁的关系?”老爷子瞅了我一眼,深吸一口烟,又说道,“我知道你是担心我,但是,这件事就不用提了,我还没老糊涂,怎么做,自己心里有分寸,你才吃了几年的盐,这里面的事,和你说了,你也未必懂得。”
  “那您老不说,我就更不懂了不是?”
  “你以后会懂的。”老爷子说着,下了炕,走出屋子,我有些奇怪,跟着走了出去,只见他来到院子右面的水井旁边,探手下去正在吊什么东西过来,我想要过去帮忙,他摇头示意不用。
  过了一会儿,一个小木盒从水井里吊了起来,这木盒,我并不陌生,正是当初爷爷替春秀姑姑治病的时候,拿出的那个木盒。
  木盒被抱回家之后,老爷子打开了盒子,里面整整齐齐地排列了数十个小瓷瓶,在瓷瓶的旁边,还有一只半个鸡蛋大小的银碗和一双银制的短筷。
  老爷子将瓷瓶一个个拿出来,不知又从哪里弄了一些浓黑如墨一般的东西,将所有的瓶子全部都涂黑了,递给我,对我说:“把他们擦干净,一点污渍也不能留下。”
  “啊?”我有些莫名其妙,“您这是怎么了?咱们如果实在闲着没事,去洗洗那些煤球多好,玩这个?”说实话,我心里对这“玩意儿”还是有些排斥的,因为我知道这里面装的都是虫,更何况刚不久,我才吃过这东西,所以实在不想碰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