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我女儿一出生就说“鬼话”,吓坏了全家  作者:二里桃花  分类:[鬼话]  
  我感觉自己的声音都有些发颤,刘二和胖子也注意到了变化,胖子眼神茫然,刘二却瞪大了眼睛,怪叫了一声,也不招呼,拔腿就跑。
  我揪了胖子一把跟着跑去,不时回头看上一眼,墙上的眼睛越来越多,眼神呆滞,犹如画上去的一般,但总给人一种被盯着的感觉,让人头皮发麻。
  “那是什么东西?”胖子也终于知道什么叫害怕了。
  “鬼蝶!”刘二回了一句,脚下倒是一分也不曾减慢,随着他的话音落下,一双双眼睛陡然不见,随后,密密麻麻的鬼蝶扇翅而来,没有声响,却份外的骇人。
  三人没命的奔逃,身后的鬼蝶,却是越来越快,距离也越来越近了。我心中大急,伸手去摸虫盒,刘二的速度却更快了一些,抓着一些黄符,在一旁的墙壁上了几张,咬破舌尖,一口血喷上去,又快速地洒了一些不知是什么制成的粉末,便招呼我们快走。
  不用他说,我和胖子哪里敢有半分停留的念头,鬼蝶在追到黄符附近后,全部朝着黄符而去,它们数量惊人,很快,便将黄符完全掩盖了,翅膀晃动下,便如一只只眼睛在轻眨,极为诡异,想到这东西的厉害,我不由得打了一个冷颤。
  “活符支撑不了多久,走快些!”刘二从我身上接过去绳子,急速奔跑起来,速度居然比我还快上几分,真不知道他这瘦弱的身体哪里来这么大的力量。
  胖子在老林子里,自然是灵活无比,但在这完全不熟悉的矿井通道中,便显得笨重起来,每跑一步,都会发出沉默的响声。
  果然,如同刘二所言,黄符只支持的片刻,便发出一声闷响,从墙上滑落,还未落在地面,便化作飞灰淡去。
  “妈的,这到底是什么鬼东西?”胖子骂骂咧咧。
  我没空理会他,前方又出现了两条岔道,现在没时间考虑太多,我正打算随便选一条的时候,刘二却在岔道的中间揭起了一块石板,石板下面出现了一个小仅容一人的洞口,刘二直接跳了下去,探出脑袋喊道:“这里!”
  我跟着跳下,随后招呼胖子,胖子腿伸了下来,屁股却卡住了,我使劲地往下拽,胖子疼的哇哇直叫:“不行了,胖爷进不去,你们先走吧。”说着,一脚踢开了我的手,蹿了上去。
  “胖子!”我的心下大急,连忙往上爬去,刚探出头,便看到鬼蝶已经接近,而胖子却朝着旁边的岔道跑去。
  正要上去,刘二却在后面死死地拽住了我,硬是把我拖了下来,也不知他动了哪里的机关,“轰!”的一声,掉下一块石板,直接把洞口堵严实了。我踹了几脚,石板发出沉闷的响声,看样子至少有两尺厚,我回过头猛地提住了刘二的衣领,一拳打在了他的脸上,“你他妈的,到底想做什么?”
  “我想做什么?我想救你!”刘二站起来,从地上将被我打落的防尘面具拿了起来,“让你出去,还有命吗?”
  “那胖子呢?他什么都不懂,你丢下他一个人,他该怎么办?”我瞪着刘二,心里气极,当初李奶奶让我照顾胖子,他娘的,胖子这才是第一次跟我出来,就出了这种事。他对奇门之术,又完全是个门外汉,我出去的话,或许还有些办法,现在把他一个人丢下,他怕是凶多吉少了。
  “你冷静一些,他身上有符,会隔绝生机的,未必能出什么事。”刘二在一旁说道。
  “胖子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饶不了你。”我愤愤地骂了一句,将防尘面具摘下丢到了一旁,从兜里摸出了烟,大口地吸着。
  刘二坐在一旁的地面,对着我伸出了两根手指。
  “滚!老子现在不想看到你。”
  “不抽就不抽!”刘二扭过了头去,从包里拿出了酒瓶,灌了起来。
  两个人都沉默了下来,周围静悄悄的,没有一丝声响,耳畔只有自己的呼吸声和刘二喝酒的声响,连着抽了两支烟,我也逐渐地平静了一些,借着安全帽上的灯光,我朝四周看了看,我们现在所在的地方,是一个狭窄的通道,上方比较高,灯光照在上面,黑漆漆的一片,什么都没有,宽约两米,周围的石头也呈墨色,伸手摸了摸了,除了一些灰尘,并不掉色,看来不是煤块,而是一种黑色的石头。
  通道并不是平的,而是向下延伸的感觉,我站起身来,想了想,朝上行去。
  “怎么,不发疯了?”刘二也跟着起身,提着酒瓶追了上来。
  我没有说话,只是淡淡地说道:“你对这里知道多少?”
  “也不比你多,这个井我以前倒是下过,不过,这里却没有来过。”刘二回了一句。
  我的心情比较沉闷,停下脚步,试着占了一卦,卦象不稳,无论是胖子还是乔一城,都得不出什么有用的信息来。
  我不由得有些气馁,乔一城还没有音讯,现在胖子也丢了,刚来到这鬼地方,什么都还没做,就出了这么多事,回头瞅了刘二一眼,这小子一副什么都不在乎的模样,也是让我感到一丝无奈,细说起来,刘二这次下来,也是因为我,他方才的举动,虽然让我很反感,却出于好心,我便是心里有火,也不好再对他发了。
  收起北极宝鉴,我继续向上行去,刘二在一旁说了句:“没想到,你还是麻衣传人,我以前倒是没看出来。”
  我知道,他定然是看到了北极宝鉴,认了出来,也懒得和他解释,只说了句:“那么多人,肯定不会是从这里钻进来的,我们还是先找对了路再说吧。”
  刘二点头,表示认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