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我女儿一出生就说“鬼话”,吓坏了全家  作者:二里桃花  分类:[鬼话]  
  我看了看自己手上此刻全部都是赤红色的虫纹,不用想,脸上也好不了,没想到,这“聚阳虫”居然会如此厉害,不由得也是一呆,此时松懈下来,感觉浑身疲惫,也懒得和他扯皮,便说道:“好了,少扯淡,走吧,要是再跳出来一个这东西来,我也没力气对付了。”
  刘二点点头,我正要迈步,却见他的双目陡然睁大,急忙扭头一看,只见,不知什么时候,石碑后面又出现了一只尸奎,高约两米,四肢异常粗壮。
  “我一直感觉不对劲,震位上,这玩意怎么说,也该是五个才对……”
  “快走!”我真的有些佩服他了,都这个时候,还有心情研究数量,喊了一声,拽着他就往外跑,但是,还没走出几步,这只尸奎双臂一扬,双拳重重地砸落在了地面,“轰!”一声闷响,地上的干尸被震得乱跳起来,我脚下也是一阵摇晃,旁边的洞口晃了两下,直接坍塌了下来,里面的光线顿时一暗,什么都看不清楚了。
  耳旁嗡嗡作响,上面的尘土也不知道落下多少,我只感觉自己的头上洒落许多沙粒,好似被人照着脑袋丢了一把土一般,呛得顿时咳嗽起来。
  刘二的咳嗽声也在一旁响了起来,同时他的话音也了过来:“快……咳咳……开、开……咳……开慧眼、慧眼……啊……”
  最后这只尸奎也不知道有多重,走路之时,都能感觉到,脚掌踏击地面的声响,异常的沉闷。
  我感觉自己的头发这个时候,已经立了起来,从来没觉得死亡距离自己这么近,即便被“十字灭门咒”折磨的苦不堪言,心里也未曾有这样的感觉。尸奎是死物,但是,却可以活动,必然是有特殊的手法,或通过阵法封魂,或通过器物,不管怎么说,只要封着魂,用慧眼便可察觉一二,只是,要想开慧眼,需要心静而运气,但此刻心急如焚如何静的下来,越是想开,便越开不了。
  磨蹭了一会儿,终于开了慧眼,却发现,眼前十多团绿幽幽的东西,已经近在咫尺,就在这时,我的手腕被人抓着,用力地揪到了一旁,随后,又是“轰!”的一声巨响,地面突然坍塌,我只觉得身体一空,直接掉落了下去,后背重重地摔在了一块石头上,差点就闭过了气,左腿上还压着一个东西,我踢了一脚,想踢开,却听到刘二的痛呼声:“是我,别踢了,我英俊的脸啊……”
  对于这个家伙,我现在真的是服了,什么时候,他都可以把心态调整到这么好:“快起来,他娘的,压死我了,那个玩意呢?”
  我口中骂了一句,脚下一松,一道光照亮了周围,借着光亮一看,刘二的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了一个手电筒,这货正拿着手电筒对着我的脸照着,光线有些刺眼,我不由得便想过去夺下来,向前刚走出一步,下面的地面突然传出砖头挪动的声响,接着,脚下又是一空,我和刘二再次掉了下去。
  “噗通!”之声接二连三的响起,我灌了一口水,差点没呛死,急忙划着水,浮到了水面,正好刘二也从里面探出了头,他的手电筒居然没有丢,还在手里抓着,只是口中却是痛呼连连,我游过去,把手电筒从他的手中接了过来,扶着他上了一旁的石台,这才发现,在他的屁股上,居然插着一截已经变质的竹剑。
  “着了道了,没想到,居然还有鬼踩板。”说着摸向了屁股,疼得只咧嘴,又瞅了我一眼,说道,“你怎么没事?”
  我抓着竹剑,说了句:“你就知足吧,要是再挪几寸,就正中红心了……”我说着,用力拔起,一丝鲜血溢出的同时,传来了刘二销魂的痛哼声……

  “我说大师,拔根竹子,用不用这么陶醉。”我说着在他屁股上拍了一把。
  刘二又是一声痛呼,爬了起来:“真是倒霉,出门被占卦,想混一顿饭,居然还遇到了一个术师,从上面掉下来,干尸都没事,就他娘的我屁股上扎了。对了,我的宝贝呢?”
  “在你裤裆里……”
  “呸!我是说我的短剑……”
  “你是说这个?”我顺手把匕首丢给了他。
  刘二长吐了一口气,小心拭擦了一下,贴身收好,站了起来,我拿过手电筒,照了一下周围的环境,我们身处的地方,看起来是一个宽约五米的长廊,两旁的墙壁都是青石砖修砌而成。
  上方约莫有三米高,脚下一层一尺来厚的水,手电筒的光亮照上去,反着光,让周围更透亮了一些,四周静悄悄的,除了刘二行走,带来的水声,没有半点杂音,那尸奎也不知去了哪里,或许掉落下来的时候,跌落到别的机关之中了吧。
  不过,这种鬼东西,去了哪里都好,只要不出现在我的面前就行。看了看我们先前掉落下来的水坑,此刻我不由得有些庆幸,这里面,原来应该是插满了竹剑的,后来被这些地下水泡烂了,机关基本上没了太大的作用,不然的话,我和刘二今天肯定是交代在这儿了。
  左右看了半晌,我回过头:“喂,大师,我们怎么出去?”
  刘二揉着屁股,面露沉思之色,想了良久,霍然抬头,露出了笑容,我心中一喜,看来这货关键时刻还是靠谱的,但让我没想到的是,他居然嘣出了一句:“我也不知道……”我捏起拳头,就要动手,这货又忙道,“这里的震位,再过几个时辰,天就亮了,这里的阳气很快会复苏,到时候,咱们想判断怎么出去就不难了。”
  “那现在怎么办?就在这里等着?”我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