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三国第一英雄——“卧冰求鲤”王祥  作者:wzheguilai0416  分类:[历史]  
如此说来,正始八年(247)前后,孙礼由荆州刺史升冀州牧,直至正始九年末,河南尹李胜担任荆州刺史,荆州刺史空缺。这一年多的时间,孝子王祥是否能担任荆州刺史呢?
  
   答案仍是否定的。正始八年(247)距离黄初四年(223)已经近25年的时间。此孝子王祥黄初四年便已五十多岁,此时已近90岁,朝廷会派此人担任与孙吴、蜀汉直接对峙的荆州刺史?最关键的一点,如前文所述,前面五任大司农,从刺史升大司农可需要十几年、二十几年,三十几年的时间。
  
   另从王祥在高平陵政变后担任集财权、军权于一身的大司农一职及监察文武百官的司隶校尉、司空、太尉分析,王祥明显属于司马懿阵营而非曹爽阵营。
  
   “大夫七十而致仕”,这是周代官吏退休的年龄规定。田豫曾说:“年过七十而以居位,譬犹钟鸣漏尽而夜行不休,是罪人也。”随着司马懿(179-251)七十大限的临近,司马懿与曹爽的矛盾也逐渐上升。
  
   正始八年(247),曹爽用何晏、邓扬、丁谧之谋,迁太后于永宁宫,专擅朝政,兄弟并典禁兵,多树亲党,屡改制度。司马懿不能禁,于是与爽有隙。五月,司马懿称疾不与政事。时人为之谣曰:“何、邓、丁,乱京城。”
  
   经过分析,王祥在正始八年(247)不可能担任荆州刺史。
  
   唯一可能是,王太保作荆州意味着正始二年(241)接替夏侯儒担任荆州、豫州都督。
  
   目前版本的《三国志》对正始二年之后的荆州、豫州战场既可谓遮遮掩掩,又可谓瞎编乱造。该出手时就出手。关键时刻,裴松之看不下去了,他坐不住了,于是,他又出招了。
  

  顺便说说荆州刺史李胜。李胜字公昭。父亲李休字子朗,有智略。镇北将军张鲁有精兵数万,休为司马。太祖以其劝鲁内附,赐爵关内侯,署散官骑从,诣邺。至黄初中,李休仕历上党、钜鹿二郡太守,后以年老还,拜议郎。
  
   李胜少年便游历洛阳,雅有才智,与曹爽的关系非同一般。明帝禁浮华,而人白胜堂有四窗八达,各有主名。用是被收,以其所连引者多,故得原,禁锢数岁。此时,李胜的官职不详。
  
   曹爽辅政,李胜为洛阳令。呵呵,洛阳可是首都啊!夏侯玄为征西将军,以胜为长史。夏侯玄也宿与胜厚。骆谷之役,议从李胜出,由是司马宣王不悦於胜。累迁荥阳太守、河南尹。
  
  
   上文引自《魏略》,略有瑕疵。李胜凭借才能与曹爽、夏侯玄的关系,似由洛阳令先是升夏侯玄的征西长史、原武典农校尉,接着升荥阳太守。并且是第一任荥阳太守。
  
   《水经注》载:“ 魏正始三年,岁在甲子,被癸丑诏书,割河南郡自巩、阙以东,创建荥阳郡,并户二万五千。以南乡筑阳乡亭侯李胜字公昭,为郡守,故原武典农校尉,政有遗惠,民为立祠于城北五里,号曰李君祠。庙前有石蹠,蹠上有石的。石的铭具存。其铭曰:百族欣戴,咸推厥诚,今犹祀祷焉。”
  
   可见,李胜在正始三年已为亭侯、太守。《魏略》载:“胜前后所宰守,未尝不称职,为(河南)尹岁馀,厅事前屠苏坏,令人更治之,小材一枚激堕,正挝受符吏石虎头,断之。后旬日,迁为荆州刺史,未及之官而败也。”
  
  
  
  
   李胜担任荆州刺史,河南尹空缺,曾任曹爽从事中郎的王基担任河南尹。
  
   而王基与孝子王祥同在黄初年间任别驾(青州),大将军(司马懿)掾属(?)、中书侍郎、安平太守。正始年间担任曹爽的从事中郎、安丰太守。中书侍郎、安平太守、从事中郎、安丰太守的事迹已记载在《三国志》中,可谓有血有肉。 呵呵,而王祥却仅存几个荒诞不经的神话传说。

  正文继续:
  
  《道德经》第六十九章:“ 用兵有言:‘吾不敢为主而为客;不敢进寸而退尺。’”
  
  
   孙策临终前请张昭等谓曰:“中国方乱,夫以吴、越之众,三江之固,足以观成败。公等善相吾弟!”
  
   呼(孙)权佩以印绶,谓曰:“举江东之众,决机於两陈之间,与天下争衡,卿不如我;举贤任能,各尽其心,以保江东,我不知卿。”
  
   《吴录》载孙策遗言:““中国方乱,夫以吴、越之众,三江之固,足以观成败。公等善相吾弟!慎勿北渡!”
  
   孙策为何口出“慎勿北渡”一言呢?估计和自己死前孙权屡败于广陵太守陈登有关。广陵地处江北,领广陵(扬州市区)、江都、高邮、平安、凌(今宿迁县东南)、东阳(今连云港盱眙县境)、射阳(今淮安市东南)、盐渎(今盐城市西北)、舆(今仪征市东北)、堂邑(今六合县北)、海西11县。为孙策北渡扩张势力的一道重要屏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