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三国第一英雄——“卧冰求鲤”王祥  作者:wzheguilai0416  分类:[历史]  
谨以此文纪念三国第一人王祥诞辰1830周年
  著名政治家、改革家王安石、文坛领袖欧阳修都有一个共同的心愿:重修《三国史》。
  “往时欧阳文忠公作《五代史》,王荆公曰:‘五代之事,无足采者。此何足烦公。三国可喜事甚多,悉为陈寿所坏,可更为之。’文忠公然其言,更不暇作也,惜哉!”
  欧阳修在《明正统论》明确表明了自己尊曹抑刘的史学观念。:“魏与吴、蜀为三国,陈寿不以魏统二方面并为三志,今乃黜二国,进魏而统之,作《魏论》。”
   “眉山三苏”与欧阳修的看法不谋而合。苏洵(1009-1066)以为“管仲曰:‘攻坚则瑕者坚,攻瑕则坚者瑕。’……诸葛孔明一出其兵,乃与魏氏角,其亡宜也。”(《权书•强弱篇》)“古之取天下者,常先图所守。诸葛孔明弃荆州取西蜀,吾知其无能为也。”
  至和二年(1055年),苏轼未登第时撰有《后正统论•辨论二》,支持父亲和欧阳修的看法。苏轼《诸葛亮论》则批评说:“取之于仁义,守之以仁义者,周也。取之以诈力,守之以诈力者,秦也。以秦之所以取取之,以周之所以守守之者,汉也。仁义诈力杂用以取天下者,此孔明之所以失也。”并历数“刘表之丧,先主在荆州,孔明欲袭杀其孤,先主不忍也。刘璋以好逆之,至蜀不数月,扼其吭俯其背而夺之国,此其与曹操异者几希!”并断言“既不能全其信义以服天下之心,又不能奋其智谋以绝曹氏之手足,宜其屡战而屡却哉!”(《东坡全集》卷四十三,文渊阁四库本)
  在《魏武帝论》中则径称“帝(曹操)”为“智者”,唯“长于料事而不长于料人”,惜其赤壁之败而未能统一天下。(《全集》卷四十二)
  苏辙(1039-1112)在《三国论》中顺带还批评到刘备,以为:“世之言者曰:‘孙不如曹,而刘不如孙。’刘备唯智短而勇不足,故有所不若于二人者,而不知因其所不足以求胜,则亦已惑矣。盖刘备之才,近似于高祖而不知所以用之之术。”(《宋文鍳》卷九十九)
  王安石还曾劝“尊曹派”苏轼重修《三国史》。
  《邵氏闻见后录》卷第二十一:“ 东坡自黄冈移汝州,舟过金陵,见王荆公于钟山,留连燕语。荆公曰:‘子瞻当重作《三国》书。’东坡辞曰:‘某老矣,愿举刘道原自代云。’”
  徐度《却扫篇》云:“刘羲仲字壮舆,道原之子也。道原以史学自名,羲仲世其家学,甞摘欧阳公《五代史》之讹误为纠谬,以示东坡。东坡曰:‘往岁欧阳公着此书,初成,王荆公谓余曰:‘欧阳公修《五代史》,而不修《三国志》,非也。子盍为之乎?’余固辞‘不敢当。’”
  欧阳修、王安石、苏轼对《三国志》的态度颇耐人寻味。
  众所周知,陈寿以魏为正统,故魏国的皇帝称纪,而蜀、吴都称传。
  可仔细斟酌目录及内容,目前版本的《三国志》并不是绝对以魏国为正统,其实是以吴国为正统的。
  如陈寿洋洋洒洒近万言,为战败国——蜀汉的大臣诸葛亮、孙吴的大臣陆逊单独立佳传,可偏偏战胜国的大臣不能享受单独立佳传的待遇。
  又比如陈寿只为蜀汉、孙吴的“皇帝”及大臣描述过人的相貌,对于曹魏的皇帝及大臣的长相却绝口不提。
  又比如《孙破虏讨逆传》中的“虏”及“逆”其实是曹魏最后一任太尉(军委主席)王祥的亲伯父荆州刺史王睿;西晋第一位皇帝司马炎的亲曾外祖父曹魏第一任司空(国务院副总理)后官至司徒(国务院总理)的王朗;曹魏第一任相国(国务院总理)华歆等等。
  士族形成在魏晋时期。在厚颜无耻的封建大官僚反动派的谎言中,《三国志》中一直存在着一部绝密密码。
  密码的核心内容即:谁是三国第一英雄?
  毫不夸张地说,这部密码承载的不仅是一个人物、一个家族的长期之痛,而是中华民族永远的切肤之痛。千百年来,它一直在颠覆着中华民族的价值观和道德底线。
  千百年来,这一密码就像达摩克利斯之剑,时刻悬挂在中华民族的头上;又像一座大山,沉重、牢牢地压在中华民族的身上;它令中华民族一千多年来辗转反侧、动弹不得。
  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此后,中华民族总算长舒一口长气,重新焕发出勃勃生机。
  花开花落,云卷云舒。
  千百年来,这部密码的男主角如旷古幽兰,静静地自开自落。
  根据《三国志》、王隐(《晋书》)、孙盛(《杂语》)、习凿齿(《汉晋春秋》)、刘义庆(《世说新语》)、刘孝标(《世说新语注》)、裴松之(《三国志注》)、虞世南(《北堂书钞》)、欧阳询(《艺文类聚》)、房玄龄、褚遂良(《晋书》)、李昉(《太平御览》)、米芾等人保存下来的史料,一名集智、勇、仁、义、信、忠、孝于一身的至德之人早已跃然纸上。
  作为名将,此人强于韩信、吴汉。乐毅之俦远在此人之下。
  作为贤相,此人堪比伊尹、周公。管仲之流远在此人之下。
  国家能够统一,此人居功至伟。
  此人堪称当之无愧的三国第一名将、第一英雄。
  然而一千七百年以来,此人却由于被封建大官僚反动派们死死隐瞒住真相而至今默默无闻。
  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
  在中国共产党的英明领导下,被压迫许久的人民对待反动派像秋风扫落叶一样无情。他们世世代代掌握的读书权、做官权、用人权、修史权终于落入人民的手中,他们欺上瞒下、令人发指、厚颜无耻的罪行也日益彰显。
  翻身不忘共产党,吃水不忘掘井人。作为十几亿劳动人民中的普通一员,在感谢共产党拯民于水火于水火的同时,举起知识的武器,抛砖引玉,号召人民继续声讨封建大官僚反动派们的罪恶,清算封建大官僚反对派们的旧账。把他们令人发指的罪行公之于众,把反动派永久订在耻辱柱上,让长眠于黄泉的三国第一英雄、名将安息于蒙山沂水之间。
  三国第一英雄究竟是谁呢?
  此人就是被封建反动派极力吹嘘的孝顺的典型——西晋第一名臣、“卧冰求鲤”的主人公王祥。
  若问起王祥的事迹,封建大官僚反动派们只会滔滔不绝、绘声绘色地大谈特谈“卧冰求鲤”、“黄雀入幕”、“风雨守李”的孝道神话传说,而对于王祥的功绩则含糊其辞,支支吾吾。
  以至于某些现代的学者均讽刺王祥除孝顺外,一无是处,只是一无用的废物(赵一清、余嘉锡等著名学者)。
  然而,谁会相信这位无用的废物竟然会是魏国最后一任主管军事与刑狱的最高长官——太尉呢?
  我们不禁想问,三国时期,英豪俊杰如群星灿烂,数不胜数。
  而一位年近六十岁的白发老人家里穷得叮当响(连买鱼的钱都没有)。在没有任何家庭背景、任何裙带关系、任何过人功绩、任何卓越才能、任何惊天奇遇的情况下,仅凭三个捏造的孝顺的神话传说(都为王祥薨后一百年后流传),就能从百石官别驾(石级最低级,只相当于副科级干部)起家,短短时间内便升任魏国的太尉一职(军委主席)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