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被黑暗吞噬的女友》——云贵高原一桩鲜为人知的悬案,全纪录  作者:我是猴三  分类:[鬼话]  
  第一百零四章:死亡的过程
  
  
  
  在大块头的带领下,我和白雨欣在石头阵的最深处看到了一口很深的枯井。枯井的井口呈四方形,面积不足一平方米。站在井口往里边看,可以看到井内的黄色石壁整整齐齐地刻着许多奇形怪状的文字。
  看到井口有人晃动,井底无数的黑色面孔就蜂拥过来,推推嚷嚷直往井口的正下方拼命的挤。那样的感觉,就好比动物园的动物,在等待着饲养员给他们喂食一样。
  “他们都是些什么人?”我心寒地问。
  大块头看了看四周,见身边没有了灵魂守卫,才小声说:“他们是被头儿送到这儿来的。头儿说他们不合格,身上有病毒。头儿还说,这些人,一个都不能放出去,要永世把他们囚禁在这里。”
  白雨欣看了看井底那些面无表情的人,“永世囚禁,既然身上带病毒,怎么不交给政府呢?或者,直接偷偷处理掉?”
  大块头叹气,“咳!政府哪里管得了咱们。处理掉?这些家伙,听头儿说,可都是打不死的东西。头儿说,他们是半个人,半个鬼魂。打死了,也是孤魂,到时候,还怕不好控制。像现在最好,关在这儿,多省事。”
  大块头的话音刚落,我就看到白雨欣故意趁大块头不注意,把自己手腕上的玉镯取下,轻轻放进了深井。结果,就在电光石火之间,只听轰隆一声巨响,整个枯井里边便闪电密布。闪电过后,无数的惨叫声就从地下传来。
  我和白雨欣,还有大块头三人都被深井中升腾起来的气流卷倒在一边。大块头半天才爬起来,然后就对白雨欣怒目而视,“你这娘们,谁让你往里面丢东西了?惹出什么事来,你让我怎么向头儿交待?”
  我知道大块头脾气大,就把白雨欣拉到一边,“对不起!大哥!对不起!你这妹子,也是不小心把镯子掉下去了。没事!没事!等你跟我们去见那个有钱人了,我让他多给大哥一些钞票,消消气。”
  一听有钞票,大块头立马变得很高兴了,“这话中听,你们不知道,现在云岭矿山通货膨胀啊,那边超市里的东西,一包烟都要几百块。唉!这钱,越来越不值钱了。”
  大块头的话让我和白雨欣都愣住了,心想,阴间的物价也涨了?其实仔细想想,也是合理的。人间的物价涨了,给死人用的供果那些,就少了。而掌管亡灵的那些头儿呢,只管把大把的纸钱拿过来发给这些做苦力的亡魂。这样一来,钱,自然就不值钱了。到了这里,不用大块头多说,我对云岭的迷惑,又开始解开了一个。那就是,云岭不但没有像外人看到的那样荒废,相反,这儿无比的繁荣。成千上万的工人,正在不分昼夜地劳作,将埋藏在底下的煤炭,源源不断开采出来。只是我目前还无法知道,这些煤既然没有被装进汽车与火车,那么,它们都到哪儿去了?
  云岭,白溪林场!难道,这些煤,都被日本人偷偷通过秘密渠道,运走了?
  大块头的一巴掌,把我从沉思中拍醒。他笑眯眯地说:“兄弟,我马上就交班了,你看,天也快黑了,在天黑以前,你们带我去见那个人吧?咱们云岭怪得很,公鸡一叫,就快天黑了。以前,我在外面的时候,都是公鸡叫,然后天亮的。唉,挖煤,把天都挖变了。”
  把大块头从石头阵带到草地的边缘,我本以为木木会摇着尾巴跑过来,却万万让我们想不到的是,当木木看到大块头的时候,变飞一样跑了。而大块头,也看木木的背景看得出神。我不禁问他,“那狗你认识吗?”
  “狗?哦,没!没。我怎么会,认识这样的,土狗呢。”
  见大块头支吾着,我知道他肯定知道一些关于木木的事。可是看他慌张的神色,我便没有多问。在大块头还没有到达矿山医院之前,我想,最好还是少和他说话为妙。不然,稍有不对劲的地方,这家伙,搞不好会和我们反目成仇。到时候,坏了袁医生的计划,我想,我永世也别想再见到梁苑了。
  回到矿山医院,大块头见到袁医生的那一刻忽然就惊呆了,“你是谁?我梦到过你!”
  袁医生微笑着,“孩子,你总算来了。你当年吃错了东西,被送到我这儿来过,对吗?怎么就不记得了呢?”
  大块头想了很久,“好像有这么回事。”
  “很多东西,你都不记得了。今天,我把你叫到这个地方来,是想让你看一些东西。一些曾经发生在你身上的东西。希望你能够安心的去看。”
  袁医生说完,就让大块头躺到手术台上去。大块头半信半疑地走过去,忽然指着袁医生,“老头你想骗我,骗我的钱,对不对?你们医生就是这样,老是喜欢把没病的整出病来!”
  “孩子你放心,只要你愿意面对你的过去,接受你的过去。我不但不收你医疗费,而且还会给你红包。你老爸我认识,是我的好朋友,这么多年了,他也不来看看你,就算我替他给你发红包吧。”
  “我爹,你认识我爹?”大块头很激动。
  “你先看看你的过去再说。说不好,还能看见你老爸。”
  这下,大块头很听话的就躺上去了,然后我看到袁医生在给他催眠。慢慢的,大块头好像进入状态了,我看他睡得正沉。等半个小时以后,平静中的大块头突然全身抽动,并且牙齿不断地发抖。再过了一会儿,忽然见他大汗淋漓地从手术台上跳起来,大张着嘴巴,好像想要大喊的样子,却没有喊出来。随后,他的整个身体,忽然就软下去了,脑袋一歪,噗通一声直接倒在手术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