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被黑暗吞噬的女友》——云贵高原一桩鲜为人知的悬案,全纪录  作者:我是猴三  分类:[鬼话]  
  第九十九章:亡灵医术
  
  
  
  
  
  
  沿着去矿山医院的小路往前走,时间彷佛忽然就变得漫长起来。一路上,我紧紧抓着白雨欣的手。我能感觉到,梁离我越来越近了,我甚至已经感觉到了她的呼吸,以及她身体上特有的那股皂角般的清香味。很多年了,真的很多年。漫长的思念与等待就像是屋檐下受冷的冰晶,越来越长,然而却越来越脆弱,越来越摇摇欲坠。
  等走进矿山医院前面的那片小树林时,百合子和白雨欣都停住了脚步。随后,我听到一种类似于毒蛇吐信子的声音,在丛林中响起。我小声问百合子,“什么声音?会是毒蛇吗?”
  百合子回答:“不!是亡魂的声音。他们在挣扎,不停地想要向外界传递他们的某种信息。他们渴望被关注,被释放……这儿,看来囚禁了很多的亡灵。这些亡灵内心的渴望,扭成了一股巨大的力量,在空气中形成了超强的电波。白雨欣小姐,你是这样看的吗?”
  白雨欣很安静地侧耳凝听,“嗯,不过我感觉,好像有人的气息。”
  “人的气息?难道,这儿还有其他的人在活动?”我不解地看了看白雨欣,又看了看百合子。我在想,会不会是某些人,把那些亡灵囚禁在了矿山医院。不然,亡魂和人的气息,怎么会同时出现在这样一个万籁俱寂的地方?
  走出树林,到了矿山医院的大楼前。依然是一口巨大的时钟在医院的楼顶上不停地走动,依然是空无一人。“你们上次就是在这儿碰到袁医生的吗?”百合子问我。
  我点头默认,然后就领着她们往楼道那边走。只是,奇怪的是我发现那些病房的门都锁上了,通过破碎的玻璃窗往室内窥望,可以看到病房里凌乱地洒满了垃圾。废弃的纸片,还有一些被撕碎的棉絮。就包括地下室的病房,也都如此。
  走了一圈,三人在医院楼前锈迹斑斑的长椅上坐下。白雨欣和我都被眼前的景象惊住了,我们都在默默地思考着,难道,上次我们来到医院之后所见到的一切,都是幻觉?就连袁医生,也都是幻象吗?
  百合子看出了我们的疑问,于是就说:“现在是白天,等晚上,晚上就好了。”
  晚上,这儿一切都会恢复原样吗?她会来吗?
  仰头看着医院楼顶上的时钟,我默默地数着,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等入夜时的钟声,沉闷地响起时,我感觉整栋医院大楼,就像是我们在火焰中看到的景象一样,扭曲、飘忽、朦胧。而这时我的脑海中,开始闪过一连串的画面:医院楼前断腿的矿工坐在轮椅上,一位少女正在轻轻地推着他;一只土狗,安静地在地上游逛,嘴里衔着一块骨头;还有一些老人、孩子和护士,他们在地上喂鸽子……
  等一切的景象从我脑海中消失后,我发现我正躺在白雨欣的怀里,她正用袖子帮我擦拭额头上的汗珠。“牧哥,你又看到什么了?”白雨欣温和地问。
  “医院的一些景象!好像,和我童年在这儿的经历有关。可能,是一些记忆深处,已经被遗忘的碎片吧。”说到这里,我不由得惊讶,人,过去发生的一切,难道真的可以再重复展现吗?
  正说着,一个穿白大褂的身影,静静地站在住院楼的屋檐下,注视着我们。
  “是老师!”白雨欣惊喜地喊着,就独自跑出去了,我和百合子一脸惊疑地跟了过去,“雨欣,等等我们!”我感觉一阵恐怖袭上心头,心想,如果那人影是亡魂怎么办。
  等我和百合子都跑到屋檐下时,才发现,那人果真是袁医生。此刻的他,正把白雨欣静静地抱在怀里。在他的脸上,我看到了温和,微笑,还有慈祥与慈爱。
  白雨欣就像一个小孩子一样,爬在袁医生怀里哭着。
  良久,袁医生轻轻推开白雨欣,“孩子,别哭,生死由命!”
  生死由命?什么意思呢?我在想,“雨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白雨欣没有说话,倒是袁医生回答了我,“你们上次到云岭,她受了重伤,本来,已经去另外一个世界了。幸亏,你急时把她送到我这里。乘你出去的时候,我给她做了亡魂手术,在她的体内,注射了一种特殊的药物,让亡灵对她产生一些排斥。打个比方,这种药物就类似于对厌氧菌有着巨大清除作用的甲硝唑一样,它有着抗击亡灵细菌的作用。”
  “亡灵细菌?那是一种什么东西呢?”我不解地问。
  百合子抢先一步回答:“在我们幻术界,我曾听一位老师傅讲起过。人体是由亿万个分子组成,但是亡灵不同。亡灵,他们是由这些分子所产生的细菌分子组成——我们姑且称它为细菌分子,实质上,没有人能够将它们捕捉到。人类的科技,在这一领域的研究,还十分落后。”
  袁医生点头,“小姑娘说得对,亡灵细菌,正是这样一个原理。”
  “那么,袁医生,雨欣,为什么称你为老师呢?”袁医生没有回答我,只是微笑着,看了看白雨欣。
  白雨欣红着眼睛,“上次离开矿山后,我的梦里常常会出现袁医生。他告诉我,你还会再来云岭,并且,袁医生在梦里,教会了我很多东西。我现在,通过梦境,跟随袁医生学习亡灵界的医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