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被黑暗吞噬的女友》——云贵高原一桩鲜为人知的悬案,全纪录  作者:我是猴三  分类:[鬼话]  
  第九十二章:荒野枪战
  
  
  
  在电筒光的照射下,刷着黑漆的棺木里面,竟然躺着一些用碎布包裹好的木头。阿奎一边用匕首刺着木头,一边抽着烟,“人都没有,好端端的,浪费棺材。”
  李元斌看了看我,嘿嘿一笑,“牧哥,以后咱们要是没钱,混不下去了,就到这儿来偷棺材出去卖,怎么样?”
  “没出息!”我说着,就用手示意阿奎,把棺材盖重新弄好。至于被李元斌用镰刀割断的篾圈,暂时也管不了了。把棺材盖抬上去合好,我和阿奎就带着李元斌飞快地从阴森的杉树林中跑出来,然后顺着一路往下的弯曲小路,回到首乌村来。
  回到老头的家中,已经是晚上十一点钟了。大家当晚也没多说,一是怕吵醒老人,二是很多话,在那儿也不方便说。夜里快要睡下时,阿奎有些不放心,拿着电筒出去看了看,见门前竹林边的车子还在,才回来安心睡觉。
  第二天早晨,老头要留我们在他家吃午饭。我们一再道谢,最后才摆脱老人的纠缠,开着车子离开首乌村。
  在车上,我有些难受。阿奎问我想什么,我告诉他说:“老人真可怜。你看,那老伯,这样纠缠我们,要留我们下来,为的什么,还不是希望有个人陪着他。”
  阿奎继续开车,“老弟,你怎么看?”
  我知道阿奎是问我什么,“尸体被转移了,自然是九头鸟干的。如果是正常的矿难,尸体是不会被人盗走的,现在,这一点咱们已经弄清楚了。接下来,咱们就是想办法,去喀呐矿山,把九头鸟为什么要盗走矿工尸体,和矿工死亡的真正原因弄清楚。”
  正说着,前面的乡间车里上,几个十一二岁的男孩子正在打架。本来就不宽的车路被这五六个小家伙一占,车子根本就无法通过。
  阿奎把车停下,从窗子中把头伸出去喊:“喂!喂!让开……”
  小孩根本就不顾阿奎的叱喝声,四五个按着一个打。李元斌见了,推开车门出去,走到一群小孩中,将大一点的小孩用手一提,拧在一边,“打什么打?想死啊!没看到车来了?”
  几个小孩站起来,一个长相秀气的男孩看着李元斌。
  李元斌也看着他,“看什么看?没见过记者啊?”
  他的话音刚落,旁边一位小孩已经从水沟里捞了把稀泥巴啪的一声摔在了李元斌脸上。李元斌眯着眼睛,掏出纸使劲往脸上擦。见是这样,我和阿奎赶紧下车,“你爸是谁?敢怎么嚣张?”阿奎气不打一处来。
  扔稀泥巴的男孩一脸的傲慢,“我爸是楚留天,你这些记者,我见一次打一次!”
  这时,李元斌把脸上的稀泥巴擦干净了,过去就给了小孩一耳光,“你娘的!”
  几个小孩想要扑上来,这时其中一个小孩看到阿奎手上不知何时多了把匕首,于是悻悻地走了。几人走出去差不多五十米的样子,被打的小孩转身指着李元斌,“穆河县电视台,你给我走着瞧,我爸不会放过你们的……”
  被打的小孩起来了,揉着眼睛。我过去问他,“小兄弟,刚才扔泥巴的人是谁?他们为什么要打你?”
  小孩沉默一会才开口,“是楚留天的儿子。他爸是矿山老板,我哥前几天跑了。他们说我哥不听话。他外婆家是我们寨上的,他来这里玩。小孩都不敢惹他。”
  李元斌蹲在水沟边洗脸,我和阿奎站在一边等他。
  “咱们得赶紧离开这个地方!”阿奎说。
  “我知道,马上就走。”
  李元斌洗好了脸,还在骂那些小孩,“无法无天,妈的,这样的人长大了,简直就是社会的败类,人民的祸害。他爸是楚留天!是楚留香老子都不怕他……”
  坐在车上,我安慰李元斌,“好了好了,小儿不知天病。不过咱们现在的处境很危险。那小孩的话,已经告诉了我一些东西。见记者一次打一次,他是受谁的影响?看来,喀呐矿山对记者并不友善。咱们得尽快离开首乌镇,然后,你把车开到山口一个隐秘的村寨等我们,我和奎哥去矿山。”
  “为什么要让我开车出去等你们?”李元斌有些不情愿。
  阿奎说:“这不危险嘛,小孩拿稀泥巴都可以敷你,要是子弹,或者刀子,你怎么办?你还小,主任这是在照顾你。你死了,沈晓楠怎么办?”
  阿奎的最后一句话,李元斌是听进去了,于是什么也没有说。
  车子刚离开首乌镇半个小时,准备开往另外一个山沟时,前面忽然来了三辆别克车,正朝我和阿奎所在的这条公路开过来。还好公路不好,车速并不是很快。不然,我们的车子,早被堵在山沟里了。
  阿奎冷吭一声,“马拉巴子,来得挺快的啊?”说完,把车朝另外一条山道开去。结果正如我所料,几辆别克车竟然真的追上来了。看得出来,一定是那小孩给他老子打电话了。早知道是这样,就应该把小孩脖子上挂着的手机毁掉。
  李元斌有些害怕了,“奎哥,不要紧吧?”
  阿奎回答:“追他们是追不上咱们,只怕……”
  “只怕什么?”我问。
  “只怕他们有家伙。”
  刚说完,耳边啪的一声脆响,我回头一开,车后已经被击穿一个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