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被黑暗吞噬的女友》——云贵高原一桩鲜为人知的悬案,全纪录  作者:我是猴三  分类:[鬼话]  
  第八十四章:艳遇
  
  
  
  
  刚从松树林中走出,我便被迎面而来的一拳给撂倒了。当时只感觉眼睛火辣辣的痛,接下来眼前一黑,便彻底失去了知觉。等我醒过来,看到阿奎和李元斌坐在我面前,而乔治呢,看到他的样子,我不禁哑然失笑。
  “你哪里搞的两个叉叉啊?”我看着乔治脸上的创可贴说。
  乔治嘿嘿一笑,“朋友,你别笑我,你也好不到哪里去。”
  这时,我往脸上一摸,才猛然发觉,自己的眼眶好像变大了许多。
  “哪个王八蛋干的?”我爬起来就骂。
  这时,我看到有几位少女站在水塘边梳头,“色狼的下场就是这样的。”身后有人对我说。我一回头,就看到百合子凶巴巴地看着我。“老实说,你都看到了什么,不如实招来,我拿把刀割了你的小鸡鸡去喂狗。”
  我一脸的委屈,“小姐,我真的什么也没看到。我见是你,就不敢看了。”
  百合子水袖一挥,直接怕了我后脑勺一巴掌,“还说没看,你不看,怎么知道是我?”见一旁的乔治在傻笑,百合子回过神,瞪他一眼,“你别得意,留着你,是因为你还有价值,不然早拖你去喂狗了。”
  阿奎和李元斌听着我们的对话,很好奇地瞅来瞅去,都不知道我们在干什么。
  李元斌跑来,小声地问我,“牧哥,你是不是占人家便宜了?”
  “哪里有,你老哥我是喜欢占便宜那种人吗?”
  阿奎也跑到乔治那边去,“大鼻子,到底怎么回事?”
  乔治还在笑,可能是我的窘相特逗的原因。“没事,就打了一架。”
  打架?难道乔治和百合子动武了?这时候,我感觉挺遗憾,若不是晕过去了,正好可以目睹一场先锋对决。我还真想知道,形如鬼魅的百合子,和有着特警气质的乔治,到底哪个厉害。
  阿奎也嘿嘿笑起来,“看你脸上这两个叉叉,就知道你打输了。”
  乔治很不服气,“输,我才没输,她们六个打我一个,不公平。”
  百合子冷哼,“胜者为王,败者为寇,战场上没有什么公平不公平。”
  阿奎听了,过来和百合子打招呼,“这位小姐你好,我叫阿奎,是穆河县电视台的,请问,怎么称呼你。”
  百合子仔细打量阿奎,“有身肌肉,看来是个练家子,我叫百合子。”
  “你好,百合子小姐,请问,你来白溪林场,是为了空中怪车呢,还是为了九头鸟?”阿奎十分有礼貌地,试探性地问百合子。
  乔治赶紧插嘴,“她是来洗澡的!”
  这下,阿奎和李元斌都明白,我们为什么和百合子打起来了。
  “你再念念不忘,我真拖你去喂狗了?”百合子怒气冲冲地看了乔治一眼。
  乔治和我都不说话了,接下来就傻傻地坐在一边,听百合子和阿奎谈话。
  百合子回答阿奎说:“我没那方面兴趣,只是家父在林场有些产业,我在日本呆久了,就跑过来看看他老人家,顺便出来抓几只小鬼。等玩够了,就回去了。”
  “那么,你相信空中怪车,和九头鸟的存在吗?”阿奎追问。
  百合子停顿了一下,反问道:“你相信鬼魂的存在吗?”
  阿奎被百合子问得哑口无言。百合子走到水塘边,吩咐了一下其他少女。随后,其他的少女都离开了,只剩下百合子一个人站在水边。从远处看上去,她笔直的身材,和笔直的头发,给人的感觉,就像是画里边的人一样。
  不久以后,只听嗒嗒的发动机声从树林深处传来。紧接着,几位少女就开着一辆金黄色的越野车出现在大家的视线中。车停下后,少女们从车上跳下,然后从车里搬了一些东西下来,不一会儿,四五个帐篷就伫立在水塘边的草地上。
  百合子走到乔治身边,“如果不嫌弃,大家就一块儿过夜吧。这深山老林里,要是跳出些怪物来,我这儿也好有个帮手。人多力量大,你说,是不是?”这种事情,乔治当然是求之不得,“好!我愿意为百合子小姐,Serve!”
  

  第八十五章:地心深处
  
  
  
  夜里有点儿星光,天空很安静,百合子坐在池塘边的石头上吹着风笛。乔治静静地听着百合子的风笛声,仰着头看着苍穹深处,若有所思。而阿奎和李元斌,早早的就钻入帐篷中去了。说实在的,对这群阴阳怪气的日本女人,阿奎他们可没什么兴趣。我呢,独自一人跑到一块空地上,用地上的石头摆来罢去。我很想知道,云岭、白溪林场、大和尚洞、九头鸟,以及还没有去过的喀呐矿山之间,到底有着怎样的联系。
  到了夜里十点钟,百合子的手下送了几只兔腿过来给我和李元斌他们。大家围坐在帐篷里,津津有味地吃着手中的野味,一边谈论着一些无关紧要的话题。
  乔治让阿奎猜,百合子到底是不是处女。猜完了,就拿李元斌开玩笑,问他到底是不是处男。几个大男人单独呆在一起,好像除了男女话题,已经没有别的更能够将气氛带动起来的话题了。
  几人正说着,头顶上的帐篷猛然抖动了一下,阿奎和乔治首先反应过来,立即起身看着头顶上的帐篷,接着,是我和李元斌感觉到大地的颤动。这时候,旁边的百合子等人也出来了,在外面用日语交流着,从他们的口气中,能够感觉到情况的紧迫。
  阿奎喊了一声:“地震了!”然后带着大家一同冲出帐篷,来到帐篷前面的空地上。在空地上站着,差不多过了两分钟左右的样子,大地又一次颤动。不过,让人感觉到奇怪的是,这次颤动发生前,大地之下,首先有几声闷响传出。“老哥,不对劲,咱们斯丹地区,没有在地震带上面啊?”
  阿奎的表情十分紧张,“不知道,听说几十年以前震过一次。”
  我掏出手机,给在阿达的白雨欣打电话,“雨欣,我在白溪林场,这儿好像地震了,你那边怎么样?还好吧?”
  白雨欣回答:“没有啊!牧哥,那边震得严重吗?注意安全!”
  “不要紧,就震动了一下,你没事就好!”
  与此同时,李元斌也给在穆河县的沈晓楠打去了电话。最后,阿奎,我还有李元斌,三人都不约而同地说:“别处没地震啊?”
  乔治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不过,我看他将头贴在地面上,聚精会神地听着。
  过了很久,他爬起来对大家说:“下面有东西!”
  阿奎问:“什么东西?”
  乔治回答:“响声,像是有东西在下面不停地发生碰撞。”
  这时,百合子忽然往帐篷里跑。“把重要的东西带上,赶快离开!”
  乔治也反应过来了,“走!赶快!地陷!地陷!”
  斯丹地区属于喀斯特地形,在大雨过后,发生地陷,然后出现天坑的情况比较多。小的时候,对于天坑这玩意,心里有着无比的恐惧。而且还常常会做一些关于天坑的噩梦。梦境中,总是一个人在田野,看着周围的大地都往下坠,然后自己无处可逃。
  要说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就只有李元斌的那台摄像机了。等李元斌冲进屋子把摄像机拿出来,众人就开始跳上百合子那辆越野车,快速地从水塘边的空地撤离。一般情况下,碰到地陷,最危险的就是在空地。如果是在林区,还可以抱着一些大树,以此逃生。
  刚离开水塘两百米,先前搭建的帐篷一下子没了踪影。然后整个水塘都消失了。百合子将车停在几棵巨松下,再从车中拿出一把探照灯往水塘那边照。同时,乔治也掏出了他的望远镜。
  就在大地重返平静时,一阵阵令人毛骨悚然的鸟叫声从地下传来。紧接着,只见夜幕中无数巨大的黑影从地下窜出,尖叫着飞翔夜空。
  借着百合子的探照灯,乔治惊呼,“九头鸟!九头鸟!”
  在乔治的惊呼声中,众人你看我我看你,一时间显得手足无措。
  乔治放下望远镜,将手中的武器握紧,准备随时发射。在这些玩意还没有靠近大家之前,谁都预想不到,在这片森林中,是否会有一场恶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