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被黑暗吞噬的女友》——云贵高原一桩鲜为人知的悬案,全纪录  作者:我是猴三  分类:[鬼话]  
  第七十一章:买卖
  
  
  
  “主任,咱们还是回去吧!碰到鬼火,在咱们这儿,是不吉利的象征。”崔思贵说。我看了看对面坝子里的那些绿色的火球,除了少许的恐惧之外,更多的是激动。记得在上高中的时候,物理老师便说过,我们日常生活中所见到的那些被称之为鬼火的玩意儿,只不过是磷火罢了。白磷的燃点很低,在一些荒山,特别是乱坟岗子那种地方,一些枯树枝还有人的骨头等,都会释放出白磷那种物质。等温度稍微有些高,再碰到起风什么的,磷火就会到处飘舞,从而让人以为是见到了鬼火。
  这么一想,我觉得,像鬼火这种玩意,可谓是可遇不可求,百年难得一见。于是就怂恿崔思贵和白雨欣过去。白雨欣是学物理学的,她自然知道鬼火是什么,不过听了那么多民间传说,我想她心里还是会有一丝恐惧。“算了吧,牧哥,不要去碰那种东西。”
  见崔思贵和白雨欣都不过去,我一个人过去的话,胆子还是有点虚,所以也就打算和崔思贵他们一起回屋子去了。可就在大家想要离开时,对面的坝子里,那些鬼火之中,竟然传来了一种低沉然而却又动听的风笛声。吹的,是爱尔兰风笛名曲《黑玫瑰》。
  “搞错了,那不是鬼火,是人。”我回过身,看着打谷场那边说。
  白雨欣有些懵了,“不可能吧,怎么会是人,咱们阿达的人,可没有这么大的兴趣,夜黑风高的,跑这里来装神弄鬼。”
  “一定是人。”我说,“我还没见过那么艺术的鬼。你听那分明是风笛的声音。咱们这是在中国,中国的鬼,顶多会吹唢呐,笛子和洞箫一类的家伙。我觉得,咱们有必要过去看看,是何方神圣了。”
  见拗不过我,白雨欣和崔思贵只得跟着我继续顺着那条河堤往前走。
  到了打谷场时,我发现原来那些所谓的鬼火,只不过是一群翩翩起舞的少女手中拿着的火把罢了。而那些少女,一个个打扮都很奇怪,从她们身上的那一身和服来看,这些人应该和白天在山上拍写真集的少女是一伙的。
  往前走了几步,果不出所料,几个绿色的帐篷便出现在我们的眼前。
  “牧哥,你看那边,好像是白天拍照片那女的!”白雨欣让我看人群中吹着风笛的女人。可能是因为来的时候没有看清楚,所以我没有回答白雨欣,倒是崔思贵认出来了,他说:“是那女的,拿着酒店不住,跑这儿来露营。人生地不熟的,可真胆大。她也不想想,这儿是少数民族地区,到时候那些野蛮子一窝蜂的上来打劫,到时候有口都说不清了。”
  我笑了笑,“人家这叫体验生活,你看那些坐在地毯上的男人,一个个阴阳怪气的,说不好都是高手,要不然,也不敢让这些娇滴滴的少女跑这穷乡僻野来了。”
  弄明白是怎么回事,我们就准备回去了。可是那位吹风笛的少女好像发现了我们,所以把风笛从唇边移开。“朋友,请留步!”她用熟练的中文说。
  停下脚步,很快的,就几秒钟的时间,少女人已经站在我们的面前了。白雨欣捏了捏我的衣角,我知道她是被那少女给吓到了。如果不是刚才,很真切地听到她在叫我们,我想是人都会把她当成鬼魂的。
  “我一直都在等你。”少女用一双迷人的眼睛望着崔思贵。
  崔思贵被她看得浑身都不自在,“你,等我做什么?”
  少女就很大声地笑了,“当然是……做买卖了。”
  白雨欣瞪了少女一眼,“请百合子小姐自重!表哥不是那种人。”
  少女笑得更大声了,“你还知道我的名字,你们听,她竟然知道我的名字,看来我百合子的名气不小嘛。别这样说,你误解我的意思了,我要他来,是真正地想和他做买卖。”
  “什么买卖?”我好奇地问。
  百合子上下打量了我一下,然后我看到她猛然把鼻子给捏了一下,“你这个活死人,难道,没有人说你很臭吗?你的身上,有一股腐尸的味道,你应该死过一次了。呃!买卖,我知道,这个村有个女人,有一手很好的刺绣,我想跟她买几幅过来。我要那幅《杜鹃啼血》。他知道哪里有,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