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被黑暗吞噬的女友》——云贵高原一桩鲜为人知的悬案,全纪录  作者:我是猴三  分类:[鬼话]  
  七、一个奇异的梦
  
  
   车还在逶迤的山路上爬行,我从梦中惊醒过来时,第一眼就看到笑容甜蜜的实习记者沈晓楠,她用纸擦了一个苹果朝我递过来:“主任,给你苹果。”我看了她半天,确定自己是在做梦以后,才把她的那个苹果接过来咬了一口。
   满脸毛胡子的阿奎将嘴中的槟榔渣子从车窗中吐出去,“老弟,你昨晚没睡好吗?怎么一坐到车上就睡着了?”
   “是啊!昨晚陪台长喝酒去了,还不是为了催思贵家的事。对了,老鸦山过了吗?我刚才梦到咱们的车在老鸦山翻了,车子直接从山顶的公路掉到了山腰的公路上,我们三个都没事,就晓楠一个人从窗子中飞出去了。后来……”
   沈晓楠打断了我的话:“主任,你……你不会吧?”
   “我真梦到了,后来我们钻到灌木中去找你,顺着一条石阶来到了一个阴森森的村庄。村庄里有个打谷场,打谷场上很多穿着黑色衣服的人在莫名其妙的一个跟着一个转圈圈。对了,还有一所茅草屋,屋内坐着一个瘸子老头,他的腿没有肉,骨头都露在外面,他让我在12点离开,不然我会后悔的。”
   阿奎在笑,“你恐怖片看多了吧?”
   “牧哥,老鸦山还没到……奎哥,你还是小心开车,我怎么觉得,牧哥的梦有点《死神来了》的感觉呢?”
   阿奎一个急刹,很认真地问我:“告诉我,你梦中的情景清晰不清晰?”
   “什么清晰不清晰,简直就和真的一样。要不是晓楠叫我,我搞不好就死在梦里边了。老鸦山,车是碰到山路塌方,所以才掉下去的。”
   “山路塌方?今天雨这么大,很有可能。”阿奎说。
   “那我们该怎么办?”元斌问。
   阿奎继续开车,然后在快要到老鸦山的时候,把车停在一片竹林边。
   我问阿奎,他这是干什么。阿奎回答:“有些东西解释不清楚的,既然梦到了,就避一避吧!你梦中有大雨对不对?咱们就在这里休息一会,我到前面那个小商店里买些蛋糕过来,先休息一下,等雨停了,咱们再走。”
  

  八、摄像机里的女人
  
   雨停了,太阳却依旧没有出现,天空云层叆叇。
   阿奎弄了点风油精往自己的太阳穴上抹,他一个人坐在公路边的石头上鼓捣了半天,才示意我们上车,继续往前赶路。
   车子缓缓地绕过了几个山脊,峰回路转,老鸦山于就出现在了我们的眼前。可就在那时候,眼前的景象却让我们感觉到了无比震惊——是的,发生交通事故了,前面一个山洼里整条公路的二分之一塌到山崖下去了,而一辆蓝色的东风车就直接翻到了山腰的公路里,并将一辆红色的小轿车砸得像块烧饼一样。
   阿奎的额头冷汗直冒,我看他握方向盘的两只手都湿漉漉的。“老哥,你不要紧吧?”我问阿奎。阿奎皮笑肉不笑,“没事,小儿科——你那梦真邪!”
   说话间,车子就到了公路坍塌的地方。看着塌出来的缺口,大家都绷紧了神经。尤其是和沈晓楠坐在一起的元斌,更是悄悄地从晓楠的腰间伸手过去,将晓楠的另外一只手紧紧抓在手心。
   好不容易过了那段坍塌过的公路,到了安全地带时大家才送了口气。
   等采访车行使到山腰时,我让阿奎将车停下,然后就和元斌两人扛着摄像机四处拍了几个镜头后冲冲上了车,准备直奔阿达,去一品当地的特色菜,水煮羊肉片。
   刚上车,台长刘庆明就打电话来了,“祝牧,你们到哪儿了呢?斯丹镇那边有人举报说老鸦山一段的公路出现坍塌,并且发生了交通事故,你们没事吧?”
   “多谢刘台的关心,我们刚过事发现场,拍了一组镜头。如果阿达那边的事情顺利的话,我们明天回台里就可以随便将交通事故的现场播放出来了。”
   “晓楠……她……还好吧?”刘台长遮遮掩掩地问。
   我知道那老家伙就是喜欢老牛吃嫩草,台里只要来个漂亮的女的,他可是千方百计的想要搞到手。晓楠当初来的时候,那老家伙就在打他的注意了,不过却有李元斌这傻小子碍着,不好下手。老家伙一心想要将元斌弄走,可是看着踏踏实实做事的李元斌,却苦于找不到辞退他的理由。
   中午快一点钟的时候,我们总算到达了崔思贵家所在的阿达村。
   当地的催家听说有记者要来,早早的等候在了村口。我们的采访车刚一驶进阿达村的那条河道,催家几十号人就开始在厨房里忙碌起来了。鸡鸭鱼肉,应有尽有。
   到了崔思贵家,刚吃完饭,李元斌就去弄他心爱的摄影机去了。
   那时,我正陪阿奎,还有崔思贵的几个叔父喝当地的烧酒,却不料被李元斌的一声惊叫吓了一大跳。我心想,这傻小子,不会是在家中看到蛇了吧?据我所知,只有蛇能够让他喊那么大声。
   我和阿奎冲进了李元斌所在的房间,只见元斌脸色苍白,整个人瘫坐在地上,口中不断地喊着:“鬼……鬼……女鬼……”
   “哪来的女鬼?”我问。
   “镜头里,那死在红色小车里的女人,她冲着我笑……”
   阿奎走过去,拍了拍元斌的额头,“你小子眼睛看花了吧!那女的不都血肉模糊了吗?还会冲着你笑?大白天的你说什么鬼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