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被黑暗吞噬的女友》——云贵高原一桩鲜为人知的悬案,全纪录  作者:我是猴三  分类:[鬼话]  
  第六十一章:灵异家族
  
  
  
  我随便从一堆文件中捡起两个档案袋来,用手轻轻拍了拍落在上面的灰尘,然后将封蜡用一张名片划开,才小心翼翼地将里面的东西抽出来。第一份病历上面的内容大致是这样的:
  姓名:马大块
  性别:男  
  年龄:25岁 
  民族:彝族 
  出生地:穆河县刺坝镇
  职业:采煤工人 
  单位:云岭矿山 / 邮政编码:561324
  常住地址:斯丹少数民族自治州刺坝镇沙溏村八组
  入院时间:2000年6月1日13:04时 病史采集时间:2000年6月3日17:12时
  西医诊断依据: 头部撞伤:头骨开裂、面部扭曲、眼球凸起。
  症状、体征:短期休克,长时间昏迷,失血过多,面部浮肿。
  实习医师:丹茜
  住院医师:龙长鸣
  ……
  仔细将第一份病历看完,虽然说不出是哪里出了问题,但是我总感觉怪怪的,好像里边隐藏了一些什么。不过,至少让我知道了一点,那就是丹茜和龙长鸣这两个人曾在矿山医院工作过,想要知道矿山医院的一些事情,离开云岭,通过一些在政府工作的朋友,将这两个人找到,询问一番就知道了。
  在一堆资料中翻了很久,总算让我找到了自己的病历,摔伤与救治等一系列的过程,都和老医生说的一样,更重要的是我还在病历书签名处,看到了老医生的落名:袁启蒙。
  袁启蒙,好熟悉的名字。我心里一惊,静静地想了很久,才想到,原来是爷爷跟我说过这个人的名字。爷爷说以前我的父亲有位挚友,他的名字叫袁启蒙,是上海那边的医科大学毕业的,后来知识分子下乡的时候,被分到了我们穆河县,成为我们穆河县德高望重的一代名医。在穆河县工作的这些年,他救治过不少人。根据自己的回忆,再把老医生的年龄综合起来分析,可以初步判断,这份病历单上面的袁启蒙,应该就是和我父亲的那位挚友。
  可爷爷不是说,我父亲的那位挚友,在我父亲遇难之后,就离开穆河县了吗?
  怀着一系列的疑问,我继续翻阅着病历单。
  姓名:肖小荷
  性别:女 
  年龄:14岁 
  民族:白族
  出生地:紫铜市
  职业:学生 
  单位:紫桐中学 / 邮政编码:410236
  常住地址:紫桐市城南区皂角路青石巷17号
  入院时间:1996年4月24日13:04时 病史采集时间:1996年4月25日15:22时
  西医诊断依据:溺水:面部青紫、肿胀、双眼充血。
  症状、体征:口腔、鼻孔和气管充满血性泡沫,肢体冰冷,脉细弱,抽搐,心跳间歇停
  止,十分钟后心脏重新跳动。
  实习医师:龙长鸣
  主治医生:袁启蒙
  ……
  肖小荷,紫桐市城南区,多么熟悉的地名,那里不正是我上大学,认识梁苑的地方?
  这里是矿山医院,根基实际情况分析,这里的百分之八十的病人都是矿山的工人,只有八百分之五的病人是矿山的工作人员,剩余的百分之十五,为附近一些乡镇的居民。可紫桐市离穆河县两者之间相距千里之遥,这位名叫肖小荷的女孩,怎么会跑到这个地方来呢?
  我将病历放入档案袋中,又在屋子中到处转了几转,却始终没有发现关于梁苑的任何东西,图片、文字以及视频方面的资料一点都没有,不禁让我怅然若失。
  再次从病历室的铁门中穿出来,回到白雨欣的病房时正好碰到了那位老医生。
  “大夫,你好,我想问问,你认不认识一位名叫祝海瑞的人?”我开门见山地问。
  老医生转过身去,看着窗外,背对着我说:“认识,他父亲是我兄长的战友。”
  “你知道我爷爷?你叫袁启蒙,对不对?”我感觉自己的血液在沸腾。
  老医生没有马上回答我,过了好大一会才点头默认。“我兄长当年是国军的一位高级军官,你爷爷是他的警卫员,可是后来……你爷爷犯下重大错误,被执行枪决,还好有我兄长帮忙开脱,方才捡回一命,回了这云贵高原。”
  “我爷爷犯下重大错误?是什么错误,能告诉我吗?在我印象中,爷爷一直都很老实,很本分地做人,打过猎,挖过煤,我很难相信他会犯下什么重大的错误。”
  “扰乱军心,妖言惑众,他说国军一定要输给赤匪,他已经看到国军败退台湾的情景了……他一直强调,一直强调……没有人理他,他就直接跑到军部去说……后来人家把这事报告给了蒋委员长……你们这是一个预言家族,灵异家族,你爷爷,你父亲,甚至,是你……”老医生有点激动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