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被黑暗吞噬的女友》——云贵高原一桩鲜为人知的悬案,全纪录  作者:我是猴三  分类:[鬼话]  
  
   第五十一章:灵魂禁卫
  
  
  
  从山梁上下去,步行大约五百米左右,便正式进入那片平坦的沙地了,从遗留在地上的那些煤渣可以看出,我和白雨欣正在进入的,是云岭矿区的一个堆煤广场。不难想象,在这块宽阔的空地上,曾经堆积的煤炭有多么的壮观。只可惜,正如路上那两位小男孩所说的那样,这些煤炭都不知道去那儿了。
  由于很久没有到过云岭,我对于云岭的印象已经很模糊,哪里是矿井区,哪里是工人的生活区,我已经记不清了,唯一能够很清晰地回想起来的,就是一根高大的铁柱上,高高地挂了一口用汽车缸盆做成的大钟,那时候一到工人开饭时,矿山的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奶奶就会出来将大钟下面的绳索拽在手中,使劲摇三下,于是矿山的工人们,开始倾巢而出,敲着饭盆到处跑。
  这样的景象,是我读小学的时候,第一次到矿山找我的父母时,所见到的。只不过那次很不幸运的是我在矿山摔了一跤,摔得很严重,后来也不知道是怎么被人送到医院里,然后平安回家的。
  站在堆煤场,往东边看可以看到一条河流,往南边看,能够看到一些高矮不一的石棉瓦房,石棉瓦房边,有着一些铺着薄膜的菜园。然后往西北看,可以看到很多相互链接在一起的小山,小山不高,但是可以远远地看到一些黑色的洞口,外观,就像是一个个摆放在地上的马蜂窝一样。我想,那儿应该是真正采矿的地方,遗憾的是,在我们的视野里,并没有出现任何一位工人。倒是有一条皮包骨头的老母狗夹着尾巴在前边的空地寻找食物。
  “这儿还有狗呢,看来应该有人居住。”白雨欣忽然说话,把我吓了一跳。
  “这狗瘦成这样,估计有很久没吃东西了,看来情况并不乐观。”在我说这句话时,前面那条黄色的老母狗好像听懂了似的,停下脚步,扭过头来看着我和白雨欣。白雨欣似乎还是个童心未泯的孩子,对那狗并不畏惧,反而朝它招手,让它过来。那狗见有人叫它,估计是怀了一点希望,忙摇着尾巴跑过来,直接爬在了白雨欣的脚下。
  看着那狗,我感觉有些心酸,真正见识到了所谓的丧家之犬是个什么样子。
  白雨欣见那狗如此听话,就蹲下身子,用手去抚摸它的头。“雨欣,小心它咬你,现在狂犬病很流行,咬到了,这山沟沟里,一时半刻也来不及去医院打疫苗。”
  “不会啊,会咬人的狗,不是这样子的,你看它的眼神,一点都不凶。”
  “是么,你还会和动物沟通?我也来看看。”我说着,走到白雨欣身旁,也俯下身子去仔细看那条母狗。正所谓爱屋及乌,看白雨欣那样喜欢狗,我不喜欢这狗也不行了。不得不承认,白雨欣这丫头,是我喜欢的那种类型的女孩。
  就在我的目光与那条狗的目光相触碰的瞬间,那条狗忽然站了起来,全身的毛发都竖了起,看上去就像受到了巨大的惊吓一样。
  那狗的反应,把我和白雨欣都吓了一跳,几乎是同时从地上站起来。
  “小心!”我将白雨欣用手往后一揽,然后用身体护住了她。
  半响,白雨欣说:“牧哥,我看它不是想要咬人,它好像发现什么了。”
  这时那狗忽然对着空气旺旺地叫起来,然后一直往后退,最终嗖地一下跑出去了。只见它在空地上疯了一样跑几圈,便跑边叫,折腾了一阵子,才重新回到我和白雨欣的身边,同时把尾巴摇了几下,一副友好的样子。
  

  第五十二章: 沉睡的大钟
  
  
  
  “虚惊一场!这家伙也太会吓人了吧!”白雨欣抚着胸口说着,可这时,那狗又往前跑去了,直奔向西北方向的那些马蜂窝似的矿山。我让雨欣紧跟上去,看看它的老家在哪里,说不好还可以碰到它的主人,然后随便向他们打听矿山的一些情况。
  那狗好像挺通人性,知道我们想要让它领路,便跑几步,然后又回头来看我们一眼,见我们跟上去了,它再往前跑。这样循环个三五次,大约二十分钟以后,我们就来到矿山脚下了,看着满目疮痍的景象,我和白雨欣都不约而同地停下脚步,“牧哥,这……这就是矿山吗?”
  我点头,“是的,应该是在这儿,你帮我找找看,那根五米高的铁柱子,还在不在,我听爷爷和奶奶说,我的父母就住在铁柱子附近的一间窑洞里,据说这边雷电很厉害,尽往住宅打,装避雷针都不管用,所以好多工人都是住在窑洞里的。”
  白雨欣将信将疑,“还有这事儿么?雷电有那么厉害?挖窑洞很费时间吧!”
  “当然了,我们村被雷击死的人,都不下十个,更何况是云岭。这儿地形高。”
  一边和白雨欣闲扯一些矿山的陈年往事,一边跟在那狗的后面走着。从第一座矿山上面翻过去,当我们想要继续往第二座矿山走时,那狗就不再往前走了,它抬起头看着前边的一个滑坡,而在滑坡旁边,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半截倒塌了的石灰墙深埋在沙土里。由此判断,以前这儿曾有过什么建筑物。等走到石灰墙的跟前,仔细观察了一番之后,我从墙体的颜色判断出,那倒塌掉的建筑物,至少也有几十年了。“这是老矿区!应该就是当年我父母工作过的地方。”我拍了拍手上的灰尘说。
  “那么新矿区在哪儿?新矿区应该不是这个样子吧?”白雨欣问我。
  “新矿区应该有很多现代化的设备,比如运煤的小火车什么的。新矿区待会儿再去找,雨欣你先帮我把铁柱子找到,然后咱们到那儿去烧点纸钱再说。”
  说话的时候,那狗已经不见了,过了一会,前边就传来了旺旺的狗叫声。“牧哥,过去看看,那小家伙好像发现什么了?”
  “等等,你不觉得,那狗有些奇怪么?”我问白雨欣。
  白雨欣想了想,笑了,不以为然地说:“没什么,流浪狗我在城里读书时见多了,一见人就过来热乎,它也是饿慌了,想给自己从新找个好的主人。”
  听白雨欣那样说,我觉得还真是那么回事,于是便放松了警惕,直接和白雨欣玩山坳里跑。到了山坳时,在一个荒废了多年的矿洞前面,看到了那条母狗。“这矿洞很多年没有人进去过了。”我说。
  白雨欣好奇地问:“你怎么知道?”
  我指着矿洞前那滩黄色的积水说:“有人走动的矿洞里,一般都要排水的,你看那水积在那儿,长时间不流动,都生锈了。如果我没有猜错,这矿洞应该有十年左右没有工人下去过。这样的矿洞一般都比较危险,二氧化碳十分严重,人一到里边,无法呼吸,然后窒息而死……”
  一提到死字,白雨欣连忙往后退了几步,“牧哥,不说了——你看那狗在土里刨什么?”我回头一望,发现那条母狗正用两只前脚使劲地往土里挖,不一会儿,一个半圆形,灰褐色的东西就呈现在我和白玉欣的面前。
  “是钟!是钟!不错,这儿一定就是铁柱子所在的地方。”我兴奋地跑过去,然后用手抚摸着那口从土里露出一半的大钟,眼泪不知不觉地就掉了下来。好多年了,这口大钟在土下已经沉睡了很多年。看着它,我似乎看到了无数的工人,正朝我这边走来,他们手里端着饭盆,脸上漆黑,可是笑容和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