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被黑暗吞噬的女友》——云贵高原一桩鲜为人知的悬案,全纪录  作者:我是猴三  分类:[鬼话]  
  第四十一章:笑中带泪
  
  
  
  几辆警车将我和阿奎带到警局,在审讯室里一位头发倒梳,额头发亮的家伙给我们端了杯茶上来,“祝牧,穆河县电视台,不错!一边是电视台,一边是报社,搞调查就搞调查,怎么把人给搞丢了呢?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你们说你们这闹的什么事儿——搞得我觉都睡不好!”
  我开始争辩:“警官,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也是我们完全没有意料到的。对于胡大记者的失踪我深感同情,可是这与我们完全无关,如果他不擅自离开的话,就不会出这事……”
  “好了好了!没有一个犯人会说自己是错的,现在不是推卸责任的时候。说句干巴巴的老实话,咱们警局也会有犯错的时候,这些还靠你们电视台的少报道一些负面新闻。我也不想得罪你们,也不想为难你们,现在主要是想办法,给胡大海家人一个交代,不然人家天天闹事,总是不好的。人家报社日子不好过,你们电视台日子也不好过,我们警局的也不好过。屁大点事,大家都是明白人,就不要再狡辩了,我姓杜的把牧主任请过来,没有别的意思,就商量商量而已。”
  阿奎算是听明白了那杜警官的意思,便冷冷地说:“没什么好商量的,人丢在大和尚洞了,你们有本事去把他找出来就是了,这是你们警局的事情,和我们无关。”
  杜警官在笑,“话不是这么说的,大和尚洞里丢人的事不是一次两次了,咱们警局也爱管不管,可是这次人家是和你们一道进去的,人是一定找不到了,别说你们找不到,你把国际刑侦专家调过来都是白搭。还有什么办法呢?该赔钱就赔钱,该赔命就赔命……命是不用赔进去的,交代是要有一个的。胡大海家人说了,你牧主任愿意掏出一百万来,人家就不告你了,这事算是两清。若掏不出来……”
  “掏不出来怎么办?”我双眼直勾勾地望着那杜警官。
  “掏不出来就把你给羁押起来,对于没有确凿证据证明对方是凶手的,也没有确凿证据证明对方是无罪的这类案件,我们向来就是这样处理的,先把嫌疑人抓起来关着,等把人找到了,真相大白的时候,再来一个国家赔偿什么的,赔你牧主任百把几十万,算是咱们警局里对你的补偿……可是我可以很坦白地告诉你,胡大海是不可能出现了,大和尚洞里失踪的人,目前已经有记录的,就已经多大一千多人,男女老少都有,从来没一个是被人找到的。”
  阿奎这下有些惊慌了,“这么说,你们要把我老弟给关押一辈子了?”
  杜警官诡笑,“是这样的,等于是,判了个无期吧!”
  “你这些游手好闲的王八蛋!”阿奎边骂边朝杜警官扑过去。杜警官见阿奎上去揪他,忙叫身边的下属过来将阿奎制服,“年轻人,不要冲动!不要冲动!你可以去上访,你可以上诉,一切都由你。但是我要警告你们的是,这是自治州,你可能还没踏出咱们斯丹地区,人已经尸骨无存了,想想吧!”
  警局里沉寂了一会,我站起来,红着眼望着杜警官,“杜警官,我知道这事儿怎么解决。你早已心知肚明,你就说吧,我全听你的。一百万,我打死也拿不出那么多,您老就指点指点……”
  杜警官忽然变了脸色,原本堆放在他面庞上的那些笑容就像是被丢进红火的画纸一样,顿时烟消云散,“很简单,只要你永远离开电视台的岗位,并且保证永远不要踏入大和尚洞与白溪林场,这些事,就算完了,一百万的事情,咱们警局会给你解决,咱不就图个清净。”
  我顿时大笑起来,眼泪都笑出来了,“好!好!我一切都听你们的。”
  

  第四十二章:散伙饭
  
  
  从警局出来,阿奎虽然一句话也没有说,但是我能够明显地感觉到他心中压抑着的怒气。和阿奎共事这几年,我早把他当大哥,而他也早拿我当弟弟了,现在忽然冒出这么件事来,真不敢去现象往后的日子该怎么过。我不知道,离开电视台,我还能做什么,更不知道,当阿奎和李元斌还有沈晓楠重新去面对他们的新上司时,心里又是一种什么样的滋味。
  “狗日的,这什么社会!”沉默着走了一大段路的阿奎终于骂出来了。
  我把手放在阿奎肩上,笑笑,“算了,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先把这浪风波避过去吧!不在电视台,也没什么不好的。说不准其它地方,还有更好的工作等着我……”
  阿奎将我的话打断:“别骗老哥了,你心里想什么,我还能不清楚?那林场的人,和警察局的人,都他妈不是好东西,也不知道这些人背地下都干些什么勾当。胡大记者失踪了,谁他妈的知道怎么回事,我看,搞不好就是那些人制造出来的借口,故意要让你离开电视台……可他们为什么要逼你离开电视台呢?老弟在什么地方得罪他们了?咱们这次去搞调查,到现在我都还觉得稀里糊涂的,就像吃了迷魂药一样,总感觉有些记忆不见了。莫非,是你知道了他们的什么秘密,他们才这样把你往死里整?”
  我摇了摇头,心不在焉地跟阿奎要了支烟,摆摆手说:“阿奎,忘掉吧,大和尚洞的事情,或许我们真的不应该去触碰。我从小就是孤儿,跟着爷爷奶奶长大,现在爷爷奶奶也过世了,我也没什么牵挂了,有些事情,我牺牲得起。可是阿奎你不同,你有一个可爱的女儿,一个漂亮的妻子,你还有父母要养……我不希望你这样陪我走下去的,你还是好好留在台里过日子吧,不要为我的事情伤脑筋。”
  阿奎很不高兴,“说什么屁话,我钟奎就是给你开车的,咱们一辈子都在一辆车上,你走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再说了,我能眼睁睁地看着兄弟落难吗?”
  “可现在没有办法了,已经,你没听出来吗?那些当官的都是屁眼黑,咱们就一小老百姓,人家让你死你不得不死,生活在这种地方,你还能有什么办法呢?好了好了,老哥,啥也不说了,晚上把晓楠,还有元斌叫出来,大家到聚兴楼喝几杯,你应该为我感到高兴才对,想想吧,如果那些人真要把我抓进去,你有什么办法呢?这样的结果不是很好么?”
  阿奎一拳击在街边的一棵香樟树上,“真他妈活得窝囊!好吧!晚上好好喝几杯。放心,那些人如果真要和你过不下去,我这一百五十斤的身体就豁出去了。”
  “好了,老哥,事情不会像你想的那样严重。记得晚上,好好聚一聚!”
  阿奎到电视台去了,我打了个车回到自己的住所,一个人静静地在床上坐了一会儿,看了看自己种植的几盆仙人球,又看了看自己晒在阳台上几天没有收回来被雨水淋得长霉的鞋子——想到自己就要离开这个地方,心里还是会一阵阵地难过。我现在住的房子是单位上安排的,离开了这里,我都还不知道,我的下一站会在什么地方。
  在床上躺了一会,我一骨碌爬起来,好好地洗了把脸,拿起剃须刀把胡子给剃了,然后就准备到聚兴楼去等阿奎他们。不管怎么说,好歹这顿散伙饭是要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