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被黑暗吞噬的女友》——云贵高原一桩鲜为人知的悬案,全纪录  作者:我是猴三  分类:[鬼话]  
  在给大家讲述这个故事之前,先让我来做一下自我介绍。我是猴三,原名冷杉,目前在一家地方电视台工作,职位是栏目编导,从业时间为五年。下面这个故事,是我在2008年的五月份制作完的一期节目,因为当时举国都在举办奥运,所以在节目录制好之后却被上级领导给枪毙了,因此无缘与大家见面。
   用领导的话说,我们的这一期节目就是:大肆传播迷信思想,内容扑朔迷离,不着边际,甚至有诋毁相关部门的倾向。只从节目被打上这些标签以后,就连在网络上,我都不敢再将视频泄露出来,不然我想我不但会失业,而且还有可能会坐牢。
   可我认为那是一个好东西,有必要与大家一同分享,迫于无奈,我只有以小说的形式,将那一期节目的采访与制作,以及节目主人公的一些故事告诉大家,希望大家能够喜欢。
  一、雷电交加的夜晚
  
   2000年6月20日,在云贵高原一个名叫斯丹的少数民族地区,发生了一件骇人听闻的怪事,那就是在一个雷雨交加的夜晚,斯丹小镇周围大约400多亩的森林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摧毁。被吹毁的树木无论大小,一律从一米五高的地方被齐齐斩断,然后凌乱地散落在四周。
   这件事情当时在国内立即掀起了一场轩然大波,国内无数的媒体纷纷涌向了斯丹小镇,当时就连中央电视台的节目组都派了记者前来调查采访,其中还不乏一些金发碧眼的老外,带着他们大大小小千奇百怪的测量仪器。
   事件在当时被命名为“空中飞车”事件,而对于整个事件,却有无数种解释。有人认为,那是外星人的杰作,因为当时有人听到了类似于火车的声音在天空呼啸而过,还有人看到了红色刺眼的光芒。同时也有气象学家认为,可能会是罕见的雷暴现象,甚至还有人认为,那是龙卷风搞的鬼。可是不管任何一种解释,都存在着各种无法找到原因的漏洞。最终,“空中飞车”事件也就不了了之。
   但是就在大家都认为,人们会将这一事件遗忘的时候,2008年的春天,我们台里迎来了一位身材瘦小,性格腼腆的男生,从他的外表上看,像是一位刚毕业不久的大学生,年龄差不多在25岁左右。
   当他将自己前来电视台的原因道明以后,我们栏目组的每个人都吃惊得像是活吞了一个生鸡蛋,大张着嘴巴。
   原来,小伙子名叫崔思贵,是斯丹镇南部一个名叫阿达村的村民,几年以前,他老爸伙同他大哥将他大嫂强奸了,之后活活用被子捂死,再用五床棉被盖在身上然后潜逃,至今仍未被逮捕归案。
   不过这次小伙子前来我们电视台,并不是为了他父亲和他大哥的事情,而是为了他自己。据他介绍,他在2000年的时候在中学里谈了一个女朋友,女友的名字叫小荷。但是后来,就在他们高中即将毕业之际,她的女友小荷却莫名其妙的失踪在了斯丹小镇的一个山洞里,当时许多人点着火把去寻找了三天三夜,仅仅只找到女孩的一件毛衣。
   等他把发生的一切说完时,我看了一样主播江莉,只见她把身子紧紧地靠在了座椅上,额头直冒冷汗。这也可以理解,女孩子,始终要比男孩子胆小得多。
   不过,崔思贵的经历,着实让人感到背骨发凉。所以我们打算和他一起去调查一下,看能不能做成一期探索与发现一类的节目。

  二、老鸦山飞车惊魂
  
   在催思贵回家之后的第三天清晨,我将台里的工作一一交代好了,就带着刚到我们电视台实习的记者沈晓楠,还有司机阿奎和摄像师李元斌几人开着新闻采访车出发了。在出发前,为了确保此行顺利,阿奎还特地将车内的汽油灌满,并随手往后备箱中丢了两个后备胎,以防万一。
   斯丹小镇位于穆河县的北部,离县城大约两个小时的车程。去催思贵家采访的时候正好碰到了我们当地降水量比较大的季节,加上从县城通往斯丹小镇的这条公路差不多已经有五六年没有重修,所以一路上车速都十分缓慢。
   等车开出去一小时左右,就到了当地比较有名的老鸦山。老鸦山海拔大约为两千多米,在旧社会,许多人饿死了之后都会被亲人带到老鸦山的山腰,然后扔到下面的深渊里去。那时候,许多乌鸦成群结队地盘旋在老鸦山上,等带着死尸的到来。因此,许多年后的现在,知道老鸦山过往的人都会避免在老鸦山走夜路,就连当地往远处运煤的司机,都会在逢年过节的时候,自觉地带上一些纸钱,然后烧在路旁,以求平安。
   尽管外面的雷电笼罩,雨雾濛濛,我们坐在车里的这几个人都觉得踏实,丝毫没有为陡峭的山路所吓倒。因为我们有阿奎在,在我们台里,谁都知道阿奎是从部队里出来的,开军车都开了N多年的人了,区区一条山道,自然是难不倒他的。
   见一车人都沉默着,一向喜欢开玩笑的阿奎就发话了,“老弟,到了那崔死鬼家,一定要想办法让他杀只羊招待我们。阿达村的羊肉远近闻名,到了阿达不吃羊肉,天理不容啊!”
   我给阿奎和元斌都递了支烟,笑着回答阿奎的话:“亏老哥你还是军人,三大纪律都不记得了?咱们这是去做节目,可不要搞得像土匪一样。电视台是文化人呆的地方,一定要注意形象。”
   “叉他娘的三大纪律!”阿奎开始讲粗话了,“我那时候在部队里老老实实只想当个兵,没想到就真的成了一个地地道道的兵。当年,就睡我对面那家伙,一闲下来就出去泡妹子,陪着领导唱歌跳舞,喝酒打麻将,别人退伍以后竟然被安排到市里面去当副局长去了,你说我他妈活得窝囊不窝囊?”
   几人正说着,忽然只听到轰隆一声巨响,接着我就感觉自己的身子强烈的震动了几下。
   记者晓楠尖叫一声,直接从车窗中飞出去了,然后我听阿奎喊:“山崩了!”
   “糟糕!又是泥石流!”我紧紧抱着车的后座,然后一阵头晕目眩之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