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把唐朝讲给你听——历史就是一本正经的八卦  作者:皮唐先生  分类:[历史]  
  覆灭
  东突厥幅员辽阔,这不是吹出来的。即便在如此山穷水尽(牙帐被端,铁山大败,碛口再大败)的境地下,颉利可汗仍然有地方可去,这也可见当年的突厥是何等强盛。
  颉利现在要去投靠的这个人叫苏尼失。苏尼失是启民可汗的弟弟,算下来还是颉利的叔叔。此人能力很强,治下的部落靠近灵州,局势一直比较稳定,本人没有贰心,和颉利可汗关系也不错。所以侄子突利可汗投靠唐朝以后,颉利可汗又让叔叔苏尼失当了小可汗。
  但是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偌大的东突厥都崩了,区区一个苏尼失又怎么可能庇护得了他?
  唐朝灵州方面军统帅李道宗很快得知了消息,率兵进逼,给苏尼失传了一句话。
  “把颉利给我交出来!”
  在大唐雄师的声威之下,苏尼失表现的非常果断,立即把颉利捆起来交给了李道宗。颉利当时还想逃跑,被苏尼失带人追上。
  然后,苏尼失自己也顺势过来投了个降。东突厥的那些头头脑脑们知道以后,也全部带着部众家眷们,前往唐军的大营报道。
  至此,东突厥宣告灭亡。
  从开皇三年(583)到贞观四年(630),东突厥享国四十七年,历十一代可汗,最终让画上了一个对我们来说很是圆满的句号。从那之后,漠南地区为之一空,困扰隋唐数十年的边患一朝解除,李渊、李世民父子曾承受的屈辱和不忿也烟消云散了。
  真是一次伟大的胜利啊!
  [243]
  李渊已经很久没露面了,此前他刚刚从太极宫搬到了大安宫。
  自从退居二线之后,宫里就变得冷清了许多,原先群臣膜拜、山呼万岁的景象已经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门可罗雀、少人问津。没人就没人吧,人总是要认命的,我既然不再是皇帝,这难道不是很正常吗?只要让我平静的度过晚年就可以了。对这些事情,李渊能想得开。
  但就在几个月前,他却听到了一个悲伤的消息。
  裴寂去世了。
  他的死和李世民还有莫大的关系。
  其实李世民刚dengji的时候,对裴寂还是很客气的,官位俸禄一切照旧,论功行赏的时候给他的待遇也是举朝最高(食邑一千五百户,我们前面讲过)。
  但是对这种事情,裴寂自己也很明白,这不过是皇帝安抚自己的手段罢了,同时也是做给太上皇看的。自己当年和他结下了那么大的梁子(害死刘文静),怎么可能跳的出人家的手心呢?
  裴寂没有猜错。这些年来,李世民不仅没有忘记二人之间的恩怨,而且随着时间的流逝,反而记得愈发清楚。
  这种怨念总会在有意无意之间流露出来。
  贞观二年,李世民带领群臣到长安南郊祭祀。回来的时候,他热情的邀请长孙无忌和裴寂一起乘坐自己的御用马车。
  “搭我的车吧,我亲自送你们回去。”
  长孙无忌自然不用客套就上去了,大舅哥和妹夫谁跟谁呀。但裴寂怎么好意思?自己这个“前朝欲孽”能保住脑袋就算不错了,哪还敢再蹬鼻子上脸。
  于是极力推辞。
  但李世民却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话。
  “公有佐命之勋,无忌亦宣力于朕,同载参乘,非公而谁?”
  这话表面上说的很漂亮,又是佐命,又是功勋的,但直截了当的翻译过来其实就是:你是太上皇的人,无忌是我的人,所以才请你俩一起乘车啊。
  话都说的如此直白了,裴寂已经无法再拒绝。
  是啊,我是太上皇的人,却不是皇上的人。我能上车也不是因为皇上器重我,而是因为太上皇的面子,既然如此,我又何必再矫情呢。
  他不得不硬着头皮上了车,但这一路却比爬回去还要难受。
  回去不久,他就上表请求辞职。
  但李世民却拒绝了。辞职?这么快就想全身而退,那也太便宜你了吧。
  几天之后,一个叫法雅的和尚落网了,罪名是妖言惑众。
  李渊在位的时候,这个和尚经常出入皇宫大内,吃香的喝辣的的,还被奉若上宾,李渊退位后,这些佛道术士之流都被禁绝,一下失去了往日的尊宠。法雅因此心生怨恨,散布了一些反动言论。按理说,散布妖言也不是什么大案要案,该杀杀,该罚罚,依法处理就可以了。
  但李世民却从他口中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因为法雅说了。
  “这些话(妖言),裴寂都知道。”
  裴寂?裴寂怎么会知道呢?那就只有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了。按说法雅这句话只是一面之词,仅凭这个是无法立案的。但就是靠着这句话,李世民免去了裴寂的官职,把他赶回了山西蒲州老家。
  裴寂没有说什么,收拾收拾家当就赶紧回去了。从那以后,他开始闭门谢客,深居简出。
  这样,或许还可以保全余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