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把唐朝讲给你听——历史就是一本正经的八卦  作者:皮唐先生  分类:[历史]  
  [237]
  如果时光倒流到三年前,相信李世民做梦也不会想到有这一天。但随着贞观之治拉开了帷幕,王朝的国力蒸蒸日上,大家都已渐渐明白,灭亡东突厥已不是遥不可及的梦想。
  早在贞观二年,东突厥就遭遇了一场百年不遇的大雪灾,冻死的马、牛、羊等牲畜不计其数。马死了,军事力量就削弱了,牛羊死了,食物来源就没有了。
  当时,唐朝不少大臣都建议去打一下,但李世民觉得,自己刚刚和人家和谈不久,这时候就趁火打劫,从道义上说不过去。而且那时候,唐朝的国力也还没有完全恢复,再劳师远征恐怕百姓受不了,于是就没有动手。
  但霉运一旦开了头,那是挡也挡不住的。
  在此后的几年里,东突厥不仅经历了天灾,还发生了更要命的人祸——内斗。
  最坚固的堡垒,都是从内部攻破的。——列宁

  突厥人是游牧民族,游牧民族生活的特点就是逐水草而居,居无定所。今天还是好邻居哥俩好呢,明天说不定就开始了说走就走的旅行。
  这个特点就决定了,他们很难建立稳定的政权。
  当然偶尔稳定一下,那也是很可怕的。比如当年的匈奴,强盛的时候拥兵四十余万,把汉朝逼的都不得不和亲结好,比如突厥还没分裂的时候,疆域横跨整个北亚,控弦之士百万,哪个邻国见了他们都得甘拜下风,连北周和北齐的皇帝都被他们视为儿子。再比如后来的蒙古,这个更厉害,成吉思汗和他的子孙们,差点把地球都统一了。
  不过幸运的是,他们分裂的时候多,稳定的时候少,这就给中原王朝提供了制服他们的机会。
  突厥的继承关系太乱了。
  可汗是突厥至高无上的统治者,但怎样才能当上可汗,却一直没有确定的规则,有时候是父死子继,有时候却是兄终弟及。
  这当然也是客观条件导致的。
  漠北草原气候恶劣,条件艰苦。可汗就是再厉害,也敌不过风沙肆虐、日晒雨淋,往往寿命会比较短,更不幸的是,他们也无法像中原皇帝那样养活众多的子嗣,成材的几率很低,而一旦可汗早逝,孩子又懦弱年幼,权力继承就会出现真空。
  在这种情况下,他的小孩能顺利jiwei吗?不太现实。人家可不像中原王朝有君臣大义、儒家道统的约束。何况中原谋朝篡位的都不在少数,更别说凶悍好斗的突厥人了。你一个乳臭未干的小毛孩子上台,谁服你呀?
  因此很多时候,这可汗之位就只能传给自己的兄弟,年龄大一点,经验多一点,多少还可以镇得住场子。
  我们前面说过,自启民可汗死后,突厥连续三代可汗的继承顺序是这样的:始毕可汗——处罗可汗——颉利可汗。
  要知道这三人就不是祖孙三代,而是哥仨儿啊。

  颉利可汗被义成公主拥立之后,成了东突厥一言九鼎的人物。可能是念着自己大哥的好,又或者是觉得东突厥的地盘太大不好管理,就把自己的大侄子——始毕可汗的儿子封到了东突厥的东部,称为“小可汗”,这位小可汗就是许多人都知道的突利可汗。
  内乱就此埋下了隐患。
  突利可汗是一个没有什么雄心壮志的人,虽然先后被两个叔叔占了本可能属于自己的位子,但好像也并没有觉得不平衡,颉利可汗给了一个小可汗的名分就已经很满足了。
  但他的能力却差了点,小可汗主管的地方在东方,主要是契丹、靺鞨等部。读过一点历史的都明白,这俩部落都不是善茬儿,契丹在几百年后发展成了辽国这个庞然大物,而靺鞨则演变成了令人望而生畏的女真(女真不满万,满万不可战)。然而突利可汗却没有把这俩部落当回事,在这里征税无度、横征暴敛,致使人心思变,经常隔三差五的闹个叛乱,造个反的,搞得自己狼狈不堪。
  颉利可汗因此经常责骂他。
  不久之后,薛延陀又跳反了,突利可汗奉颉利可汗之命带兵讨伐,结果再次大败而归,只有手下一帮轻骑兵逃回(突利兵又败,轻骑奔还)。
  颉利愤怒了。
  这大侄子真是个扶不起的阿斗啊(如果他听过阿斗的故事的话),于是把他叫过来,狠狠得用鞭子抽了一顿,然后关到牢里,一连拘禁了十几天。
  叔叔打侄子,本也不是什么违背伦理的事,你犯了错,当长辈的还不能教育教育你了?
  颉利打了人、出了气也就把这事儿忘了,不久之后又把突利放走,还是让他管理原先的地盘,负责原先的工作。
  但颉利或许没有意识到,突利已经是个成年人了,而且好歹是个在东部号令一方的小可汗,人家也是有自尊心的,怎么能被你这样子羞辱?
  于是梁子就结下。
  从此以后,颉利再从他那里征兵征钱,突利就不怎么听话了。再后来,突利还暗中和唐朝取得了联系,甚至悄悄上表请求入朝,并得到了批准。
  盛极一时的突厥一分为二成了东西突厥,不可一世的东突厥又一分为三,大可汗、小可汗,还有早已跳反的薛延陀。
  更窘迫的是,东突厥早先在唐朝边境安插的棋子也都一个个反水了。盘踞定襄的苑君璋已经归顺了唐朝,控制朔方的梁师都也已兵败身死。
  东突厥对唐朝已经没有可以打出的牌了,而唐朝对东突厥,却还有大把的后招。
  形势已经很明显了,两国的攻守之势已经掉转,东突厥的失败只是一个时间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