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把唐朝讲给你听——历史就是一本正经的八卦  作者:皮唐先生  分类:[历史]  
  [188]
  真相
  李渊还惩罚了三个人,手段是流放。
  前两个是太子中允王珪、左卫率韦挺,很明显这两位是太子的人。这自然不在话下,太子即便没有谋反那也是犯了结交边将错误的,既然太子还没必要换,那就只好拿下属开刀喽。
  但第三个人却是天策府的兵曹参军杜淹。
  这就奇怪了,因为他是秦王的人。
  受到杨文干造反牵连的是太子,被李渊软禁的也是太子。而秦王不仅没有参与,反而平叛有功,为什么他的人也被处罚了呢?
  我们有理由怀疑,史书中一定隐瞒了什么,而隐瞒的内容很可能与李世民有关,遗憾的是,这些史料已经基本被销毁了。作为第一个公开翻阅自己起居注,修改国史的人,李世民在史书中抹掉了自己很多不光彩的记录,我们已无法还原当时的全貌。
  不过大家也不要着急,虽然不能还原,我们却可以推理。史料已经没了,但人是活的,历史工作者的职责之一就是从过往的死文字里发现活的秘密。
  李建成有没有真的谋反?
  首先,一般来说,一个人谋反是要有足够的动机,没有足够的动机是绝不敢做这种杀头买卖的。而李建成恰恰是最没有动机的那个人。他已经是太子了,而且地位也越来越稳固,不仅有了军功,还有李渊的培养,皇位迟早都是他的。他有反的必要吗?似乎没有。
  其次,即使他怕秦王不死心夺他的太子之位,那谋反的矛头也该是针对李世民,比如找个机会干掉他、诬陷他等等,而不可能针对信任自己的父亲。
  再次,李渊都已经离开长安了,李建成也身负监国大权,如果真的想造反,何不利用职权先把长安控制住再说?为什么非要舍近求远,去搞那个小小的庆州呢?何况杨文干造反的时候,发动的非常仓促,只过了十天就溃散身死,完全不像是蓄谋已久的样子。如果他们真的想谋反,那干这一行门槛也太低了。杨文干你给我造反我都嫌丢人。
  所以,太子应该不是真的想谋反,他和杨文干应该有一些来往,但这充其量只是像结交罗艺那样安排一个外援,绝不是指望他给自己发动兵变。
  那么,既然太子不想谋反,杨文干也没有准备,为什么事情还是发生了呢?
  答案只有一个,就是有人想让这件事发生。
  而最具备动机,也具备能力让这起事件发生的矛头就都指向了一个人,一个最有可能让太子“被谋反”的人。
  这个人就是李世民。
  这并不是我在黑他,也不是我一个人的看法,而是许多史学家的观点。李世民虽然在史书上都是正面形象,但这绝不意味着他就是什么善男信女。要知道,他不仅是一个杀人如麻的唐朝大将,还是一个深谙权谋的政治高手啊。
  而事情的真相很可能就是,李世民早已经策反了李建成的属下尔朱焕和桥公山,唆使两人伺机寻找太子的把柄。结果二人居然真的找到了,就在李渊外出的关头。
  一切都不出所料,太子果然和杨文干有暗中的往来。这是一个很好的把柄。但可惜还不足以致命。因为和老下级友好往来这种事是可大可小的,说重了可能导致储君之位的废立,而轻了则可能就是罚酒三杯下不为例。
  所以李世民还有一个后招,一个非常毒辣的后招。
  就是让杨文干真的造反。
  而第二个棋子宇文颖很可能就担当了挑唆杨文干谋反的角色。
  还记得宇文颖的那些话吗?对,就是那些我们都不知道的话,事情很可能就坏在这里。其实,他只要对杨文干说皇上找你谈谈就可以,只要把事实澄清了完全不会有问题,但他却偏偏非常多嘴,以至于一说完人家就造反了。所以真相很可能就是他把杨文干逼反了,而他背后的主使就是李世民。
  好了,李世民的策划已经完毕,看起来也非常完美。
  但他却低估了自己的父亲——李渊。
  李渊在气头上的时候自然怒不可遏,恨不得把太子立刻废掉。但静下心来之后,可能就想通了,太子根本没有谋反的动机呀!我对他那么好他为什么要谋反?如果谋反了我叫他来他怎么会来?何况这次事实上的谋反,看起来准备也十分不充分,连十天都不到就失败了。
  太子毕竟是我李渊的儿子,他就是再蠢,会蠢到和这种层次、这种水平的人勾结吗?
  而可以搞出太子谋反事件的,除了秦王,再不会有第二个人了,他不仅有动机而且有能力。
  知子莫若父,李渊了解自己儿子的脾气。
  但李渊终究是一个仁慈的父亲,他不愿把事情闹大,而是尽力的压了下来。
  不过,事件的内容和处理过程可以隐瞒,事件的处理结果却无法隐瞒。所有被精心掩盖的秘密就在杜淹身上露出了蛛丝马迹。李渊把太子和秦王各打五十大板,“惟责以兄弟不睦(注意这句),归罪于太子中允王珪、左卫率韦挺、天策兵曹参军杜淹”。太子谋反怎么扯到兄弟不睦上去了?这事儿就不用说太细了,到此为止吧,拉几个属官背锅就完了,大家也不要再深究了。
  从此以后,太子还做太子,秦王还做秦王。
  我以为,这才是事情的真相。当然,这也是参考了一些学者研究的观点,尤其是黄永年先生。
  经过这次事件,太子被狠狠的将了一军,一时没有缓过阵脚,而秦王也意识到自己穿帮了,一时不敢再节外生枝。两人之间又达成了微妙的平衡。
  武德年间的政治舞台上出现了短暂的沉寂。
  就像是暴风雨来临的前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