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把唐朝讲给你听——历史就是一本正经的八卦  作者:皮唐先生  分类:[历史]  
  [11]
  不可捉摸的未来
  如果时光就一直这样流逝,李渊可能会满足于这种富贵安定、夫唱妇随、儿女双全的生活,在太平之世无忧无虑的度过一生。如果运气好点,可能还会凭着自己的本领和皇亲国戚的关系爬上高位、立个战功,然后在史书中留下一个名字、几行字,言简意赅的概括他的主要事迹。
  但是那个人的出现改变了这一切。
  仁寿四年(604年),亲爱的姨夫杨坚去世了。
  有人说是病死的,有人说是被害死的。
  但不管怎么死的,李渊都一定非常难过。
  他自幼父亲早逝,但却并不缺少父爱,因为这个伟大的姨夫也一直像父亲一样无微不至的照顾他。为他的事业操心,为他的前途谋划。他治理天下的文韬武略,他一丝不苟、兢兢业业的工作作风,都给李渊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并进而影响了他的一生。

  命运
  杨坚虽然去了,但他留下了一个蒸蒸日上的强大帝国,大隋王朝看起来会江山永固。可李渊怎么也没有想到,杨坚的继承人,他的亲表弟杨广将会改变天下所有人包括他自己的命运。
  杨广是一个很奇怪的人,作为这个国家的最高领导,他似乎不把自己治下的老百姓当人,那些泥腿子在他眼里仿佛只是一群长着两条腿会说话的牲口,可以任意驱使,打不还口骂不还手。
  我们都知道杨广是怎么当上太子的,一个是假装不近女色来讨好独孤皇后,另一个就是假装勤俭节约来讨好父亲杨坚。然后施展阴谋诡计,挤掉了自己的哥哥,顺利上位。
  爬上太子的位子不容易,但是当太子的日子也是备受煎熬的。或许就是在太子生涯中压抑的太久,一旦登基,他的那些被压抑已久的欲望就像洪水一样倾泻出来,一发而不可收拾。
  搜罗天下美女,营建东都洛阳,挖凿大运河,出兵吐谷浑,攻打高句丽。短短几年,他就干了这些惊天动地的大事。
  平心而论,杨广干的一些事并不是没有价值,比如修运河(诗人皮日休赞过“尽道隋亡为此河,至今千里赖通波”)、征高丽(这是完成祖国统一大业的一部分,后来唐朝历代皇帝也都前赴后继的去征讨)。
  这些都是霸气侧漏的大手笔。任何一个帝王这辈子只要做成其中一件事,就完全可以千古流芳。
  但是杨广却太过急于求成、急功近利了,他非要把这么多事同时在自己的任期内做成,还大大压缩了他们的期限,更不要说还把许多个人私欲掺杂其中。无休止的徭役兵役把百姓折磨的苦不堪言,在大运河干活的民工甚至腰上都腐烂生了蛆。无尽的苛捐杂税把百姓们逼得没有了余粮,他们不得不抛家弃子、背井离乡,去那些陌生的地方讨一口饱饭。
  然而,不干活是不行的——如狼似虎的隋朝官军会用马鞭教育你,逃跑也是不行的——抓住很可能要杀头。
  杨广想要的就是剥削掉你最后一点财富,榨干你最后一点体力。这一切,就是为了他那些虚无缥缈的理想。当然,还有享乐。
  到最后,百姓们已经是求生不能,求死不得,连痛痛快快的去死都成了一种奢望。
  但是,这些没文化的泥腿子也是有思维的,他们不是任人摆布的木偶,他们也会高兴,也会悲伤,也敢爱,当然也敢恨。
  君视臣如土芥,则臣视君如寇仇。你不把我当人,我还想要你滚下台呢!
  大业七年(611年)十月,杨广下诏征伐高丽,大家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饱经压迫的农民终于忍无可忍,马上就有王薄在邹平长白山起义。同年,窦建德起高鸡泊、翟让起瓦岗寨、高士达起清河、张金称起高唐,不久之后,杜伏威、辅公祏也在淮南起义。
  起义军的烽火熊熊燃烧,一瞬间就点燃了整个华夏大地。
  但是,杨广却并没有特别害怕。因为他不觉得这些泥腿子能兴起什么波澜,在隋军的优势兵力面前,这些只会扛锄头的家伙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他仍然我行我素,坚持执行自己征伐高丽的计划。
  直到那一天,一个人向他背后捅出了刀子。
  [13]
  这个人就是李密。
  李密和李渊有着差不多显赫的家世,看过前文的读者可能还有点印象,西魏八柱国里有个人叫李弼,这个人就是李密的曾祖父。
  因为贵族身份和父亲去世的关系,年纪轻轻的李密在隋文帝开皇年间就袭封了蒲山郡公(郡公比李渊那个国公低一级,但也仅仅是低一级)。后来,他也找到了一份和李渊差不多的工作,到皇帝杨广身边当了一名侍卫。由此看来,大李和小李人生的起点真是有些类似。
  小李在皇宫的工作干的怎么样我们不知道,不过有一天他还是被杨广注意到了。当然,是以一种很不光彩的方式。
  那一天,杨广叫过了身边的亲信大臣宇文述,非常警惕的问道:
  “那个站在仗下的黑小伙是谁?”
  “他叫李密,是故蒲山郡公李宽的儿子。”
  “这人看我的眼神很不对劲儿,哪能让这样的人当侍卫?”
  杨广的直觉是对的,李密就是一个天生不安分的人。从小胸怀大志,目空一切,总觉得天下老子第一。这种人在皇帝身边待久了,不生出“彼可取而代也”的心思就怪了,要不然怎么眼神不对劲呢?
  可惜的是,杨广凭着直觉猜对了开头,却没有再进一步猜一下结局。他只是讨厌这个黑小伙的眼神,却还不了解他有多大的本事,想象不出他能闹出多大的乱子。
  如果能猜到的话,相信杨广一定不会放他走的。
  宇文述奉命执行杨广的命令,来炒李密的鱿鱼。
  他这个人做事向来八面玲珑,平日里连一个奴仆丫鬟都不会轻易得罪,对待李密这样还算有身份证的人,自然会更加周到。
  为了不伤害李密那幼小的心灵,宇文述编造了一个美丽的谎言:
  “警卫员这个工作不好干呀,也就是看起来风光,其实还不是一天到晚累的要死,工资低压力大?”
  “嗯,是啊。”李密点了点头。
  “我看你天性聪明,博学多才,可不应该屈居这里当个小警卫,你这样的人,应该通过才学来求取功名。”(弟聪令如此,当以才学取官,三卫丛脞,非养贤之所)
  以才学取官,当然就不能接着干警卫员了。要说宇文述也真是有才,三言两语就能把一个普普通通的“炒鱿鱼”说的如此天花乱坠。
  而毕竟太年轻的李密听了之后,竟也完全猜不到宇文述的真实用意,得了这几句夸奖,他兴奋的简直都有点飘飘然了。
  没想到呀没想到,我李密也被宇文大人认为是一个有才华的人。
  于是,他马上就写了一封辞职信交给了上级领导。然后兴冲冲的收拾好包袱,屁颠屁颠的回家了。
  从此,他专以读书为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