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把唐朝讲给你听——历史就是一本正经的八卦  作者:皮唐先生  分类:[历史]  
  [143]
  罗艺归唐后,幽州就成为了唐朝在北方的一块飞地,也成了唐朝牵制河北群雄的一个战略支点。
  给我一个支点,我能翘起地球。——阿基米德
  当然也正是缘于此,罗艺也成了河北群雄的眼中钉、肉中刺。他就像一个群雄中的叛徒、义军里的白眼狼,窦建德、高开道、刘武周等恨不得人人得而诛之。
  不过窦建德虽然势大,但毕竟距离远一些,还不至于对罗艺造成致命的威胁。真正算得上罗艺心腹大患的反倒是另一个人——高开道。
  与众不同
  高开道这个人知名度并不高,知道的人恐怕没几个。
  那我为什么要介绍他呢?隋唐之际大大小小的群雄多如牛毛,如果要详细写出每一个人的事迹恐怕几百万字都打不住,真要一个一个的写,那我这个帖也就没必要叫把唐朝讲给你听了,叫把唐朝磨叽给你听更合适。所以我在写的时候也是有取舍的,要么写好人中的好人,要么写坏人中的坏人,要么写英雄中的英雄,要么就写众人中有与众不同的人。
  今天之所以说一下高开道,就是因为他是个特别与众不同的人。
  高开道是渔阳地区的反贼,这地方在今天天津的蓟县,距离罗艺的幽州不远。俩人一个人天津户口,一个是北京户口,彼此之间很有点天津泰达和北京国安惺惺相惜、情不自禁的赶脚。
  高开道曾经在打仗的时候中了一箭,那支箭非常不幸的射中了他的脸。尽管他马上拔出了箭杆儿,但这支箭的做工可能忒差了点,最后箭头还是留在了里面。
  我们不用想就知道这有多难受。
  于是他请了一位医生。医生诊断之后说,箭头太深,没法拔呀。高开道一怒之下,就把这医生杀了。
  然后他又找来一位医生,这位医生说要拔箭头也行,就是恐怕会很疼。高开道一生气,又把这位医生杀了。
  说真的,我不知道高开道到底是怎么想的?人家都说能拔了 你怎么还杀人呢?你到底是怕疼呢,还是觉得这医生觉得你是个怕疼的人瞧不起你呢?不过这都不重要了,反正人都已经死了。
  再然后,高开道又找来了一位医生。这位医生在来高开道家之前,想必已经对这位不要钱只要命的职业医闹做过了充分的了解和思想准备。他忙不迭的说可以拔。
  这下高开道终于不杀人了,他只是若无其事的伸过去了脸。
  于是这位医生拿出凿子,凿开了他的面颊骨,再抡起锤头往里钉铁楔子,终于在骨头上开了一寸多的缝,然后用刀和铁钳往里挖,最后终于满头大汗的把箭头挖了出来。
  而手术进行的时候,高开道就像平时一样,一边看着失足妇女表演歌舞,一边喝酒吃饭,直到结束。
  我们都知道关羽刮骨疗毒的故事,这故事要算是千古美谈。演义中说他是一边下棋一边手术,史书记载中他是“割炙饮酒,言笑自若”,两种说法不太一样,无非是一个下着棋风雅一点,一个喝酒吃肉豪迈一点,但是都表达了一个意思,关公意志坚强,不怕疼痛,无愧于他盖世神将的美名。
  我们且不说高开道的道德人品,单就意志坚强不怕疼这一点,他甚至比关二爷还更胜一筹。
  胳膊中了一箭,其实还好过一点。因为胳膊上的神经末梢不是太密集,感觉也没那么难受,至少对一个人生活的影响要小一些。而高开道是脸上中了一箭,不仅疼痛呈几何倍数级的提高,心理上的创伤也更加严重。
  胳膊上做手术,把脸一扭还能当看不见,眼不见心不烦,至少不至于看了吃不下饭。而高开道不仅没闭眼,还饶有兴致的一边看乐舞一边大吃大喝,这耐受能力已经远远超过了人类的极限,简直让我怀疑他要么是感觉神经末梢坏死,要么就是一个外星生物。
  要不是通鉴里详细记载了这件事,我是绝对不会相信的。
  距离罗艺最近的邻居就是一个这样的狠角色。
  而且,高开道也确实打过他的主意。
  那一天,天津队高开道带领骑士数人来到了北京队罗艺的府邸。名义上是来拜访做客,实际上就是要对他下手,企图来个斩首战术,然后吞并他的地盘。
  对高开道的来意,罗艺心知肚明,但他还是客客气气的设下了宴席,和高开道畅饮尽欢。
  酒宴当中,高开道一直在眯着眼睛观察罗艺的动静,准备伺机杀掉他。但罗艺自始至终没有露出一点破绽,不慌不忙,镇定自若,而且散发出一种凛然不可侵犯的气场。
  最终,高开道没有找到下手的机会,也明白这个人不好对付,于是平静的离开了国安的主场。
  送走高开道之后,罗艺惊出一身冷汗,从此对他严防死守。高开道也就没有再打过他的主意。
  两人这才算是相安无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