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把唐朝讲给你听——历史就是一本正经的八卦  作者:皮唐先生  分类:[历史]  
  永淳二年(683年),唐朝迎来了李治在位期间的最后一场大战。
  这一年,东突厥爆发了自灭亡之后的第三次叛乱,原因我们前面简单说过,是朝廷辜负了他们,如果朝廷没有听裴炎的谗言杀掉那些投降的首领,叛乱很可能是不会爆发的。但不是没听嘛,事到如今说啥也晚了。只能再打。
  奉命出征的是我们的老熟人——薛仁贵。裴行俭去世了,王方翼不能重用,刘仁轨辅佐太子,只有他能胜任了。自大非川之败以后,薛仁贵就成了许多人口诛笔伐的对象,认为他没有尽到主帅的责任,疏忽大意,错失了击败吐蕃的大好时机。当然他也得到了应有的处罚——削职为民。那时候他的心情很落寞,很痛苦,万念俱灰,觉得自己一世英名都毁掉了。可他没想到更落魄的还在后面,几年后又惹了事被流放了。这个自太宗晚年就一战成名的勇将居然成了一名罪犯,跌入了一生中最深的谷底。让我不禁想起那些退伍之后流落街头的老兵,心酸。
  最落魄的时刻,李治想起了这个曾救过自己一命的恩人,叫来宫里谈话,说,当年在九成宫的时候,要是没有你,我早就成水中的鱼了。你的功劳我一直都记得,怎么会忘呢?我平生所恨,就是大非川打成那个样子。可如今我也知道,不能全怪你。
  于是起复为瓜州长史,鼓励他好好干。如今东突厥复叛,又让他出征。跌落巅峰之后,薛仁贵的人生终于看见起色了。天不弃也。
  合着薛仁贵也是该走运,没有费劲巴拉去找敌人,刚指挥唐军抵达边境,就遇上了阿史德元珍的叛军。
  两军对垒,也不是请客吃饭,要打便打就是了,可这阿史德元珍也真是多嘴,打仗之前莫名其妙问了一句,你们的主帅是谁?
  是谁?爱是谁是谁,要知道是谁你们还能不打了不成?
  前面的唐军回复他们,是薛仁贵。
  不可能,他还不信,问,不对吧,薛仁贵不是已经流放象州,早都死了吗?怎么还能来这儿。
  这个叛贼的消息还够灵通,连薛仁贵被流放都知道,情报工作搞得不错嘛。可是他话刚落音,一员老将就策马来到了两军之间。他抬手摘下头盔,露出了一张威风凛凛让看一眼就不会忘掉的脸。
  薛仁贵在此!他大声呐喊,就像平地起了一声惊雷。
  真的是他啊,阿史德元珍大惊失色,吓得心肝俱颤,不知该如何是好了。惊慌失措之下,他做出了一个匪夷所思的行为——下马施礼。其他同伙看领头的这么干,也都跟着下马下拜。
  这种动机我是无从理解,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跑,下马施礼算怎么回事儿?或许是知道前面的人是战神,想打又不敢,想跑又怕跑不掉,再加上薛仁贵明星光环笼罩就不知道该咋办了。强盗打劫遇上办案刑警,估计也是这种反应吧。都吓傻了。
  薛仁贵冷冷的看着这些反应失常的敌人,一声令下,指挥大军掩杀过去。这些年他压抑的太厉害了,不断被人否定批评,不断跌落谷底,哪能错过这一仗证明自己的机会。别说下马施礼了,你就是跪下叫爷爷,也不跟你客气。
  阿史德元珍这帮人都懵了,想不通薛仁贵咋这么不讲情面,直到唐军冲到跟前才回过神来要上马。可哪里来得及。薛仁贵穷追猛打,杀得他们东逃西窜,似风卷残云一般,最后一统计,斩首一万多人,俘虏两万多人。
  这场战争的战果很辉煌,可过程实在没什么悬念,薛仁贵没用什么战术,没用什么计谋,甚至连万夫不当之勇的勇气都没有发挥,靠着威名就让敌人不战自溃了。
  他以一场酣畅淋漓的胜利证明了自己,心中如释重负,几年来胸中的抑郁和心结都一扫而空了。
  他知道自己还是从前的自己,知道自己再也不用承受那些批评和指责了,他带着这场胜利兴奋的返回国内,走到代州的时候,突然急病逝世,年七十岁。
  名将逝于战场,正是完美的谢幕。
  回顾薛仁贵的一生,实在是一个传奇,三十岁以白衣起家,被皇帝赏识走上青云之路,此后立下救驾之功救了李治的命,又从青云窜上了云霄,真是上天的宠儿。在战场上他东征高丽,北击铁勒,西征吐蕃,北讨突厥,所向披靡,威名盖世,几乎成了大唐的战神。可命运却非要跟他开开玩笑,一场大非川惨败把他打回了原形,给他带来了毕生惨痛的记忆,也给王朝错失了大好战机。他跌落到一生中最深的谷底。但是天不弃也,他终于在晚年找回了自我,击败了敌人。
  唐朝很多名将功劳不比薛仁贵少,可他的故事流传的却更多,我认为是有原因的。因为他身上有一种别人不具备的英雄气。试想,谁能在两军阵前白袍白甲单骑冲击,谁能在漠北草原三支箭击破十万大军,谁能在边境线外只用威名吓退强敌。三十年中,一人而已。
  将军三箭定天山,战士长歌入汉关,壮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