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把唐朝讲给你听——历史就是一本正经的八卦  作者:皮唐先生  分类:[历史]  
  [75]
  李义府知道自己惹恼了皇上,也是一阵后怕。虽然他有皇后撑腰,后台很硬,但要是皇帝下决心要搞他,恐怕也是无法阻止的。他深深的为自己的冲动懊悔不已。然而大错已经铸成,说啥也晚了。
  人力所不能及的事,只能求助于鬼神。
  正在这时,一个叫杜元纪的江湖术士来到了府上,大摇大摆转了一圈之后,他告诉了李义府一个秘密:你家里有狱气(冤狱造成的怨气),非常不吉利,要是放任不管,说不定哪天得进去了。
  这个秘密可是把李义府吓坏了,联想到前几天发生的事,只觉得要大祸临头。
  看着李义府惊恐的表情,杜元纪笑着告诉他,宰相大人别紧张,这狱气并非没有破解的办法。
  什么办法?李义府忙不迭问道。
  杜元纪笑而不语,伸出了两个手指。
  啥意思?总不会是说我二吧。哈哈哈,当然不是,是二十万缗钱。
  杜元纪告诉他,只要在家里聚攒二十万缗钱,就可以压制狱气。
  李义府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二十万缗可不是个小数目,纵使自己数年如一日辛辛苦苦的贪污受贿,也拿不出这么多钱来。可是从自己得罪皇帝的事情上推测,将来进监狱的可能性是很大的,是以这个说法又不能当儿戏。
  好吧,反正攒钱也不是坏事,那就捞吧。
  从此以后,李义府便开始更加疯狂的卖官,赤裸裸的搜刮,大有把吏部商场开成大型连锁企业的趋势。
  当然对这种难以预料的事情来说,只有物质条件也是不够保险的,精神条件也得做准备。在杜元纪的忽悠下,他又做出来一件事,终于彻底把自己送上了不归路。
  那个时候李义府的母亲去世了,在崇尚孝道的古代,他应该为母亲服丧,朝廷对这种情况也有很人性化的规定,每月初一、十五可以休假。李义府就利用朝廷给的法定假期搞起了封建迷信活动,悄悄换上平民的衣服和杜元纪一起到城外的古墓堆里,观望云气,预测吉凶。
  奸诈一世的李义府没有意识到,这一行为已经触犯了古代皇帝最忌讳的事情——观望天象。有了这个行为就基本可以和图谋不轨划等号了。
  李义府很快就被告发了。
  同时另一件事也被揭发出来。
  在疯狂卖官的时候,他卖到了一个不该卖的人头上——长孙延。此人有一个非常敏感的身份——长孙无忌的孙子。李义府以七百缗的价钱卖给了他一个司津监。
  这就有点饥不择食了,要知道长孙无忌虽然死了,但法定称谓仍然是谋反未遂的罪犯,一个分管吏部的宰相提拔谋反要犯的孙子,不是践踏国家法律,跟皇上对着干吗?
  得知这件事,李治并没有生气,反而很高兴,他早就想整李义府了,正愁找不到理由呢,没想到撞枪口上了。立刻下令,把李义府逮捕下狱,交给刑部、御史台、大理寺共同审查。这个阵势就是所谓督办重大案件的“三司推事”。此外,还让朝中地位最高的大臣李勣作全程监督。
  脾气好的人愤怒起来是很可怕的,李义府,你真不该惹李治啊。
  三天之后,案子审理完毕。三个部门的官员一致认为,李义府图谋不轨、贪赃枉法的证据确凿,全部属实,必须严惩。
  于是李治将他撤销所有职务,流放到了大西南的嶲州(四川西昌),他的儿子、女婿则分别去了振州和庭州,这俩地方一个在今天的海南,一个在新疆。摆明了就是让你们家人离散,不得相见。

  李义府倒台之后,不论是朝中大臣还是平头百姓,都拍手称快,互相庆贺。
  苍天有眼,这笑里藏刀的坏人可算滚蛋了。
  有人还在他流放的必经之路上贴了一个编排好的段子,更为这出好戏增添了一抹喜剧色彩。段子的题目就叫“河间道行军元帅刘祥道破铜山大贼李义府”。
  李义府的爵位是河间郡公,而奉命审查他的人叫刘祥道,按照唐朝打仗的惯例,他打李义府就应该称为河间道行军元帅。古代的钱币基本是铜做的,铜山大贼也就是贪财如命的李义府。河间道行军元帅破铜山大贼,比喻可谓精妙。
  李义府终于体会到了破鼓众人捶的滋味,时隔三十年,他又回到了圆点,到他的老家四川建设边疆去了。他还能回来吗?让我们接着往下看吧。
  乾封元年(公元665年),李治到泰山封禅的时候,下诏大赦天下。按说有重大节日活动就显示一下宽大也是古代皇帝的规定动作了,但有趣的是,李治却别出心裁,为这次大赦加上了一个限定条件——惟长流人不听还。意思就是流放到边远地区的不在此列。
  而李义府一家子正是长流的人。
  听到这极有针对性的大赦之令,李义府再也受不了了,忧愤交加,急火攻心,没过几天就气得蹬了腿。
  李义府流放之后,朝中的文武百官虽然高兴却又担心他哪天再杀回来,秋后算账、打击报复,直到听到他的死讯后,才算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李义府,你死好,你死得其所,罪有应得。你的死做到了让群众满意,让朝廷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