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把唐朝讲给你听——历史就是一本正经的八卦  作者:皮唐先生  分类:[历史]  
  3.门
  六月初三,夜,东宫,太子和齐王收到了李世民告状的消息。
  秦王恨他们俩,这是肯定的,但秦王用这么容易拆穿的借口来搞自己,还是让齐王觉得很不对劲。
  齐王和秦王打交道很多,知道最近都要把他逼上绝路了,如今来了这么一出,深恐其中有诈,于是他告诉太子。
  “不如托疾不朝,以观形势。”
  可太子却没有同意,他觉得澄清这件事太容易了,不去岂不显得自己心里有鬼?因此他决意早点入朝。早一点入朝就能早一点见到父亲,早一点见到父亲就能早一点影响他的想法,只要把事情解释清楚了,不仅会自己会安然无恙,还可以给秦王扣上一个诬告的罪名。运气好点,还能借此处死他呢。
  于是太子笑着拍了拍齐王的肩膀。
  “放心吧元吉,有我在,没事的。”
  齐王一听,也就不再坚持。
  “那么...大哥,我们明早相见。”

  六月初三,夜,秦王府,李世民紧锣密鼓的忙活起来了,他将麾下的谋臣武将悉数召集,杜如晦、房玄龄、尉迟敬德、长孙无忌、侯君集、秦叔宝、程咬金......给每一个人都安排了任务。不多时之后,他们即将分赴各处,按预定计划行动。
  他看着这些即将与自己同生共死的战友,百感交集。
  等待他们的可能是绝地逆转,也可能是万劫不复。胜了,是从龙功臣,输了,就是乱臣贼子。是什么让我们走到这一步的?是大哥和三弟的排挤,他们把我逼上了绝路。是父亲对我的不信任和嫌弃,他也要抛弃我了。是手下那些谋臣武将,我死了,他们也将无处可逃。
  火焰从他的脚底开始燃烧,让他全身的血液都变得炽热。
  在这个黎明前的黑暗夜晚,他用一生中最肃杀的眼神扫视着众人,说出了行动前的最后一句话:
  “成败在此一举,望诸君与我共勉!”
  他借着月色向秦王府留下了最后一瞥,便与众人走入了那寂静的夜幕之中。

  初四,黎明,太子和齐王在东宫会合了,他们骑着马走出东宫的北门,沿着宫墙往西,去往皇宫大内的北门。
  东宫和皇宫大内是隔墙相邻的,墙上没有门。当然没有,要是有门那皇宫就没有存在的意义了,皇宫要的就是和其他宫殿隔绝开来。因此太子如果要去皇宫,就需要先出东宫的北门,沿着宫墙往西走,一直走到皇宫的北门,才能由此入宫。
  这个北门就是我们都知道的——玄武门。
  当时的礼法还不像后世那样森严,太子、亲王都可以自如地从宫门出入,还能骑马、带武器、带随从。平头百姓连门都不敢靠近的地方,亲王却能像在家里一样来去自如,中国历史是帝王将相的家谱,可见一斑。
  太子和齐王走到玄武门了。
  门依旧是那道门,守门的也依旧是那些人。
  他们当然认得太子和齐王,看到二位驾到,仍像往常一样任他们进了门。
  两人在马上并排走着,盼望早点见到父亲。
  他们要和父亲说,自己没有淫乱后宫,都是秦王在诬告。他们要和父亲说,秦王的诬告行为可真是下流,一定要处死他,以儆效尤!他们还要和父亲说,要把秦王那些讨厌的党羽全部抓起来,统统杀掉!
  天色似乎更暗了,宫里更是静得出奇。两人似乎感到气氛有些不同寻常。可哪里不寻常?好像又说不上来,他们仍然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着。
  只是今天走的这段路好像格外漫长。
  路边树林里刷刷作响,有点像是夏虫鸣叫,又像是晨鸟出林。二人的神经警觉起来,想要竖起耳朵听个真切,却发现声音全都消失了。
  难道我们幻听了?我们可能太疑心了。又向前走了一段,到了临湖殿。
  这里距离皇帝办公的地方已经不远了。就快见到父亲了,两人的心里同时松了一口气。

  可在这时,却只见旁边树林里扑棱窜出一个黑影。这道黑影杀气腾腾地直扑过来,还喊出了二人的名字。
  “建成,元吉。”
  李建成和李元吉都是上过战场的人,胆子并不小。但听到这声呼唤之后,却仿佛那是从地狱传来的。因为他们都听得出来,发出这声音的人就是秦王李世民。
  他已经在这里埋伏很久了。
  太子和齐王夺路而逃,直奔玄武门而去。没想到秦王竟然狗急跳墙,伏击我们,真是混账!只要出了这道门,我们就可以召集军队和他决一死战,到时候他一定不是对手。
  秦王,你赢不了!我们绝不会让你得逞!
  但李世民却穷追不舍,越追越近,身后的尉迟敬德也带着七八个人一起追赶过来。
  看到二哥紧追不放,齐王抄起了马背上的弓。他平时喜欢舞刀弄枪,马上常备这些东西。他早就想杀二哥了,却没想到第一次出手是在这里。
  可让人惊讶的是,他居然在这关键时刻发挥失常,一连三次连弓都没有拉开。
  射杀二哥,总是有点心理压力吧。
  然而李世民的心理素质却极其过硬,在齐王进退失据之间,他的箭已经飞来了,这支箭的目标并不是他,而是太子,李世民知道谁更该死。
  那支箭正中了李建成的要害,他应声落马,顷刻毙命。
  这个文武全才,机关算尽的人,就这样草率地结束了一生,连一句遗言都没有留下。或许他也留下了,但我们再也不可能知道了。
  他曾用尽一切阴谋阳谋,把李世民逼上绝路,也曾无比接近君临天下的目标。然而他却没有料到,人被逼上绝路的时候,往往是要孤注一掷,拼死一搏的。他差点就赢了,却还是输了。
  李建成,你真的不该逼人太甚啊。
  秦王大发神威,尉迟敬德等人也不甘落后,他们一拥而上,弓箭齐发,把齐王也射落马下。
  但齐王并没有被射死,他只是受了伤,虽然那伤并不算轻。
  哥哥死了,弟弟伤了,李世民的大事看来已经成功大半。
  但在此时,他的马却突然受惊,窜到了路边的树林,惊惶之中,缰绳又被树枝缠住。
  李世民猝不及防,被重重的掀翻在地下,一时爬不起身。
  齐王瞪着血红的眼睛走过来,用弓弦勒住了他的脖子。他表情狰狞的就像一个魔鬼,用尽全身力气对着这个杀死哥哥的凶手复仇。
  二哥,我要杀了你!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李世民拼命用手护住脖子,胸口闷的喘不过气。他痛苦地挣扎着,脸上青一阵红一阵。可体力却渐渐不支,挣扎也渐渐无力,只剩最后一点求生意志在支撑他的反抗。
  功亏一篑的感觉实在痛苦极了。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尉迟敬德过来了,他挺槊跃马,怒发冲冠,大声呵斥齐王。
  “住手!”
  齐王是领教过尉迟敬德厉害的,他知道像自己这样的,再来十个八个都未必是对手。看见尉迟敬德走来,他就像耗子见到了猫,放开李世民,回身便跑。
  他要跑去的地方是武德殿。这地方虽然名叫武德,其实是他的寝宫,只要他能回去,事情或许可以有所转机。
  但他的两条腿怎么会跑得过马呢?马比人跑得快,这是常识。
  尉迟敬德策马追上去,一箭射透了他的心脏。
  历史上流传着很多关于箭的故事。箭可以救命,比如飞将军李广就靠着出神入化的箭法,射杀匈奴人,从容脱身;箭也可以娶媳妇,比如李渊就靠着精湛的射技,抱得窦氏这个美人归。
  这些故事大家都耳熟能详。
  不过比起尉迟敬德来,这些都不算什么。
  因为箭还是可以赚钱的,很多很多的钱。
  尉迟敬德靠着这一箭赢得了齐王的家产。玄武门之变后,为了表彰他的救驾之功,李世民把齐王府的全部家产都赐给了他。齐王很有钱,这是肯定的。如果唐朝有富豪排行榜的话,尉迟敬德一定会一跃而上,成为榜上有名的人。
  真是唐朝历史上最贵的一箭呀。

  尉迟敬德追杀李元吉远去之后。
  李世民惊魂甫定地爬起了身,大口大口大口喘着粗气,脸色也渐渐复原。终归是有惊无险,太子死了,齐王也死了,他的行动已告一段落。
  但玄武门外却传来了一阵喧哗的声音,那是军队的号角和喊杀的声。然而发出那声音的却不是秦王府的军队,也不是门外的禁军,而是东宫和齐王府的大军!
  他们已经接到宫内急变的消息,飞快地赶过来了。他们的兵力超过两千,而李世民身边却只有九人,秦王府的八百甲士尚在远处待命根本来不及增援。如果让他们进了门,李世民等人就会在顷刻间被砍成肉酱,化为齑粉。
  门外的军队潮水一般拥过来,眼看就要杀到门口。
  李世民惊慌地站住了,就像被钉子钉在地上,完全迈不动脚步。
  可大门却突然被一个人关上了。
  一切嘈杂声都被瞬间隔离,整个世界安静了。
  门外的大军仗着人多势众,连推带撞想要进来,可无奈的是,只要这个人还在门内,他们就不可能入宫。如果不是史书记载,我实在不相信一个人有如此大的神力。就是力拔山兮的项羽再世也不过如此吧。
  这个人就是之前力摔龟甲的张公谨。

  玄武门外是有禁军驻扎的。一般来说,秦王和几个随从进门他们不会管,太子和齐王进门他们也不会管,甚至秦王和太子、齐王火并他们都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但东宫和齐王府的大军要进门,他们就必须得管了。
  因为大规模的军队要进宫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谋反。此时的皇帝仍是李渊,没有他批准谁都不可以带兵进宫。于是禁军最高将领敬君弘、吕世衡指挥将士们与这支军队开战了。
  与此同时,禁军中还有一位李世民的熟人——常何。他在此前曾接收过秦王私下丰厚的馈赠(金刀子一枚,黄金卅挺),还拿到更多的钱去收买禁军士兵。虽然他不是禁军的最高将领,也不敢冒险为秦王直接袭杀太子,但保持善意中立是没问题的。现在,东宫和齐王府的大军又硬要入宫,于情于理,他也会与大家一起迎战。
  东宫和齐王府卫队与禁军的交战开始了,李世民身上的火力被转移了。
  张公谨也可以歇会儿了。

  此时的李渊正坐在朝堂上。他已经召集了众位大臣,等着太子、秦王和齐王过来,查问那件事情。可左等右等,却迟迟不见他们的影子。
  他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可为何如此,却也说不上来。
  等他们过来,一定要好好批评一顿,连父亲的命令都敢拖延,太不像话了!你们三个就知道争来争去,这样下去还怎么得了?
  李渊面色凝重的坐在位子上,愤愤不平的决定继续等下去。可心头那种不祥的预感却变得更加强烈,让他见到三个儿子的心情也更加迫切。他甚至不想责怪他们了,而只想见到他们。
  建成、世民、元吉,你们究竟在干什么?
  为什么还不过来?我想见到你们!
  可他哪里知道,建成和元吉已经死了啊。

  东宫和齐王府的军队仍在进攻,他们的战斗力不是一般的强,片刻之后,居然杀死了敬君弘和吕世衡。不过,两个最高将领死了,常何的地位就凸显出来了,现在他已成为了禁军的最高领导,于是指挥大家继续阻击这些人入宫。与此同时,秦王府的八百甲士也赶了过来,他们在秦叔宝、程咬金、长孙无忌的指挥下,顽强地与敌人战斗。
  在两支军队的阻击下,杀进门内渐渐变得没有希望。
  东宫骁将薛万彻突然灵光一现,想出了一个绝妙的主意。他擂起了战鼓,高喊着让大家去攻打秦王府。此时秦王府的军队已经倾巢而出到了玄武门,府中十分空虚。一旦让他们去了那里,李世民的家眷就会全部完蛋,整场政变也将彻底崩盘。
  咚咚的战鼓声震得李世民心肝俱颤,大家的心脏也都要停止了跳动,就如同末日即将到来。
  就在此时,一声巨雷般的吼声从半空响起。
  “太子齐王,已经伏诛!”
  大家抬眼望去,看到了玄武门楼上的尉迟敬德,他双手举着太子和齐王的首级。
  秦王府的军队看到了希望,士气大振,向敌人发起了猛烈进攻。禁军将士看太子和齐王已死,也彻底倒向了秦王一边。而东宫和齐王府的军队看到这幅场景,则瞬间失去了斗志。
  他们知道,再打下去已经没有意义了,他们此前还是太子和齐王的卫士,可在这一刻却已成为了人人得而诛之的乱臣贼子。
  东宫和齐王府的军队开始崩溃、奔逃,甚至刚刚还雄赳赳要为太子尽忠的薛万彻也带上几十个部下,一溜烟逃出长安藏到了终南山。
  玄武门外的厮杀在刹那间定格了,只剩下狼藉的尸体和斑斑血迹。
  秦王府军队正追逐敌人远去,事到如今,造反的大活儿就算干完了。

  胜利了。李世民知道自己胜利了,他终于长舒了一口气。
  他并不知道此时自己该高兴还是悲伤,他只觉得自己又想哭又想笑,大脑一片空白。
  但他还来不及歇息。
  因为他还有一件事要做,一件比杀人还要重要的事……
  尉迟敬德杀气腾腾地来到宫里,到了李渊面前。他身披铠甲、手持长矛,身上沾着大片血迹,身后还跟着数十个凶神恶煞的战士,场面十分骇人。
  “你这是要干什么?”李渊惊惶地从坐榻上站起身,却又故作镇定地质问道。他一直在等着太子、秦王和齐王过来,等得十分焦急,却没想到等来了这个黑煞星。
  在场的群臣见此情形,都惊吓得面面相觑,不敢仰视。
  “太子和齐王作乱,已被秦王诛杀,恐怕惊动陛下,特请臣等前来宿卫。”尉迟敬德略施一礼,语气和神态都是生硬生硬的。
  李渊脸上的表情呆住了,他用难以置信的眼神盯着尉迟敬德,良久说不出话来。建成和元吉被世民杀了,为什么会这样?在巨大的震惊和悲痛的夹攻之下,他的身体摇摇晃晃,几乎就要倒下。他茫然失措地环顾四周,终于重重坐到了位子上。
  他不敢相信是真的,却又极度明白这是真的。
  他的心在滴血。
  群臣都陷入了尴尬的沉默。旁边的裴寂垂下头用一只手捂住了眼睛。
  尉迟敬德和身后的战士只是冷冷地看着。
  过了很久,李渊喉咙里才艰难的挤出了一句话。
  “这……该如何是好啊?”
  裴寂的头仍然没有抬起来,肩膀在颤动着,指缝中已经流出了眼泪。
  萧瑀、陈叔达则互相对视了一眼,打破了尴尬的沉默:
  “陛下,事已至此,也没什么好办法了,既然太子、齐王都已……秦王又功高望重,不如就将军国大事委托与他吧。”
  萧瑀、陈叔达都和秦王关系不错,但他们说这话却不只是为了秦王,而同样是为了李渊。在尉迟敬德带兵逼宫的形势下,如果李渊不让出权力,谁知道他们会做出些什么。弑君?杀父?历史上这一幕还少了吗。
  李渊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他的长子、三子都已经死了,剩下的只有秦王。哪天自己死了,继承皇位的也只能是他。可如果自己坚持不让,那就是你死我活,要么他杀掉秦王,要么秦王杀了他,可是这样又有什么意义呢?
  他环视在场的众人,木然叹了口气,降下了一道手敕:令诸军并受秦王处分。
  宇文士及和裴矩奉命随尉迟敬德出宫宣敕。
  这道手敕给死去的太子和齐王补全了死刑手续,也给了他们尚在人世的家眷宣判了死刑。秦王府军队收到之后,欢声雷动,迅速占领了东宫和齐王府,将他们的儿孙全部诛杀,女眷没入后宫为奴,并全部开除皇室属籍(皆坐诛,仍绝属籍)。有的将领没杀过瘾,还想把太子和齐王的数百名党羽也全部干掉,好在有尉迟敬德阻止,才没有扩大化。

  政变到这里就算结束了。李世民也该出场了。
  “父亲!”他大哭着进了门,声泪俱下地跪在地上。
  李渊木然的看了他一眼,闭上了眼睛。
  “父亲!”他这样喊着,爬到了李渊的坐榻前。
  他抓住父亲的衣服,吮住他的胸口,泪如雨下(世民跪而吮上乳,号恸久之)。“父亲!”
  李渊的眼睛睁开了,他看着膝下这个自己唯一的嫡子,嘴角抽动着,说不出话来。他用颤抖的双手去抚摸李世民的头,他的眼泪也下来了。
  在旁的所有人也都一同泣下。
  他的心情已经无法用言语表达,任何言语在这里都是多余的。
  不管他愿不愿意,他的时代已经结束了。
  因为他所经历的,正是玄武门之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