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把唐朝讲给你听——历史就是一本正经的八卦  作者:皮唐先生  分类:[历史]  
  [2]
  这段时间里,李治时刻铭记着父亲的教诲,管理好这个国家,他向大家证明了自己是一个合格的继承人。
  当然了,身处强悍尚武的大唐时代,即使号称文弱的李治也免不了会染上打猎这一爱好。
  有一次他出城打猎,遇上了大雨,但郁闷的是自己却穿了一件质量不太好的雨衣,于是问起了旁边的大臣。
  “你们说说,这雨衣怎么才能不漏水呢?”
  用现在的话来说,这是一个关于产品质量的问题,需要质检部门的专业技术人员给个说法,那些养尊处优,五谷不分的官员是很难回答的。
  但谏议大夫谷那律却从另一个角度给出了答案。
  “用瓦片做的雨衣肯定不会漏水。”
  瓦片做雨衣?谷那律你家的瓦片能做雨衣?很多读者看了一定觉得这小子说起话来驴唇不对马嘴,真是个奇葩。在这里我要告诉大家,其实他这么说并不是在胡扯淡,而是在行使谏议大夫的职权,进行委婉的劝谏。
  谏的是什么呢?打猎。
  要知道皇帝外出打猎的规模是很大的,往往会跟着亲信、大臣、保镖、卫士等等一大堆人。人一多就容易踩踏到城外的农田庄稼、花花草草,而这些东西一坏就会影响百姓的收成,收成一坏自然就买不起瓦片盖新房子,盖不起新房子家里当然就会漏水了。所以谷那律这是话里有话,你皇帝光想着自己的雨衣不中用,就没有想到那些百姓会在家里淋雨?
  李治是何等聪明的人,怎会听不出谷那律的意思。当场就表扬了他,然后下令停止打猎,即刻回宫。
  还有一次,一个看守国库的小官偷窃了国库的财物。
  要是普通的小偷也就罢了,可没想到偷东西的居然是一个仓库管理人员。这不是知法犯法、监守自盗嘛!李治非常生气,下令立刻杀掉他。
  但另一个谏议大夫萧钧又劝谏说,此人犯的罪确实不可饶恕,但是依照大唐律法,还是够不上死刑的。
  李治听完,稍加思索就赦免了他的死罪,并对萧钧大加称赞。
  “这才是真正的谏议大夫呀”
  通过这几个事儿,大家看看李治是不是有乃父气度,有贞观遗风?

  [3]
  不过话说回来,李治身上所谓的贞观遗风也不是只有对大臣言听计从的一面,他性格虽然有点懦弱,但也没有野史和电视剧里说的那么懦弱。至少在面对后来的老婆武则天以外的人的时候,做事还是非常有主见的,堪称张弛有度、挥洒自如,有时还要像个调皮的大男孩一样搞一下恶作剧。
  唐朝皇室里有两位不成器的王爷——李元婴和李恽。这俩人一个是他的叔叔,一个是他的哥哥(庶出的)。
  这俩人虽不是啥著名人物,但架不住生的好,一个高祖的儿子,一个太宗的儿子,即使再没本事也可保一辈子荣华富贵。成长在这种环境下,俩人变的骄奢淫逸,十分贪财。其中李元婴尤其过分,在为李世民守丧期间还多次违反治安管理条例,在夜间大开城门,惊扰百姓,有时还躲在楼上用弹弓打人。熟悉历史的朋友都知道,这幅做派像极了春秋时期的 晋灵公,太荒唐了。
  李治知道后,毫不留情的当面批评了李元婴叔叔,并把他当年的考课定为了下等。
  关于考课这里要顺便说一句。通常来说,古代王朝对王公贵族的管理是很严格的。这帮人位高权大,一般大臣都管不了也不敢管,能治得了他们的也就只有皇帝了。所以历来有点头脑的皇帝都比较重视对他们的约束,也发展出了一套健全的机构和制度。宗正寺就是专门负责皇族事务的机构,不仅要教育皇族子女,关心他们的生活,每年年终还要进行考评,确定等次,分为上上、上中......一直到下下等。联想到我单位正在大力推进的某项工作,我感觉唐朝这套制度已经非常类似现代的绩效考核了。接触过这玩意的同志都知道,要是从绩效上给你下个绊子,别的不说,至少这一年你无论做了什么好人好事也等于白干了。
  当然了,我们说过李治不是普通的皇帝,如果他只做了这些例行的公事,我是没必要在这废话的。
  我要介绍的是李治与众不同的一面,所以按照剧情来说,他对李元婴等人的敲打还不限于此。
  不久之后,李治下令赏赐众位宗室亲王,基本每人都给了五百匹绸缎,大家伙都很高兴。
  可唯独李元婴和李恽却没有绸缎,他俩收到的只是两车麻绳。
  对这个出人意料的做法,李治非常耐心的对二位做了解释。“听说叔叔和哥哥平时搞的不错,家里也不缺钱,我呢也就用不着再给了。就给你们两车麻绳,留着串钱用吧。”
  “不够用再说。”
  俩人收到这道满含讽刺的诏书以后,羞愧的无地自容,恨不能当场找个地缝钻进去。要知道古人是非常看重名誉的,就是再不成器也不像现在的一些人一样根本不要脸。所以,李治赠麻绳的举动还是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从此两人贪财不法的行为果然收敛了很多。
  大家看看,李治这调戏人的功夫也真不是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