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人事总监----揭秘职场的潜规则  作者:杨众长  分类:[职场]  
  正巧,前一阵袁克敏也来了一次,带来了公司的的内部审计人员,之后,这些审计人员在厂里住了半个月进行审计,让分管副厂长斯蒂文好一阵慌乱,他是左推右挡,疲于应付,即使如此,也有好几个讲不清楚的环节和流程被暴露了出来。
  
  其中,就包括他本人在外头开公司然后把产品倒给工厂的事情。他和手下几个大将忙前忙后,东墙西墙一阵乱拆。奇怪的是,拉辛并没有开火,也没有收斯蒂文的权。
  
  宁静反而让斯蒂文惶惶不可终日。
  
  有人一急,就会乱。斯蒂文现在是有佛脚抱佛脚,有马腿抱马腿。一听说特伦斯要来,他就特别上心,主动向拉辛请缨要亲自安排特伦斯的行程,理由是公司的采购、仓储、运输、生产都由自己负责,一句话,厂里的事,他门清。
  
  拉辛只是淡淡地说:“你准备好分管工作的汇报就可以了,日程安排的事情,我和邢海波来定。”按说,作为一家世界500强企业大中华区的最高行政长官到无锡考察,顺道拜会当地政府也很正常,而这类安排是由公司总部的公关部负责出面安排的,所以,拉辛以此为由把斯蒂文排除在外。
  
  无锡工厂因为要扩大产能,所以在上届董事会上,中外双方同意扩建一个新厂房,特伦斯这次来的一个主要事情就是了解新厂房的进展。
  
  “按照计划,还有四个月新厂房就将竣工,接下去就是机器的安装和调试,顺利的话,十月份工厂就可以投入生产。”拉辛自信满满地说。
  
  

  “非常好!我想,你们都知道这次扩建的重要性。新厂房建成以后,无锡工厂的capacity要扩大一倍,并且将作为斯泰尔斯在亚太地区的重要生产基地,它cover的范围要包括整个亚太地区,而不仅仅是中国,所以,这里将成为我们亚太地区供应链上非常重要的一个环节。”特伦斯环视着与会的管理人员。
  
  “因此,工程的进度一定不能拖后,现在机器采购和安装的前期准备工作进展得如何了?斯蒂文,你来说说。”特伦斯把眼光投向斯蒂文。
  
  特伦斯与斯蒂文早就认识,在中方主政的时候,斯蒂文就跟特伦斯保持着单线的联系。曾经一段时间,特伦斯也想保荐他做无锡工厂的厂长,无奈全球生产总监推荐了拉辛,特伦斯也不好顶着。
  
  对一些管理者来说,只要管好直接下属就可以了,而另一些管理者,他们喜欢横向到边,纵向到底,特伦斯就是这样。
  
  斯蒂文正准备开口讲话的时候,下意识地瞄了一眼拉辛,而拉辛没有任何表情。
  

  斯蒂文清了清嗓子说: “为了保证在施工结束后各项设备进场安装,我们从三个月以前就开始挑选机器的供应商了。我们一共选择了5家供应商来竞标,目前有3家入围。我们项目小组从上个月底就开始对这三家企业进行评估,评估报告将于本月底出来,届时,工厂管理委员会将决定谁将成为我们的机器设备供应商。”
  
  “我记得我们斯泰尔斯的设备供应商应该是全球统一的吧?”特伦斯问。
  
  “是的。但并不是这些全球合同供应商在中国的服务都是全球统一的,包括配送能力、售后服务的水平等等,其实有很大差异。所以,在符合我们要求的情况下,我们和中国区的技术部门一道,又挑选了一批国内的供应商一同竞标,比如‘广泰’、‘仙维斯’等。”
  
  “你们一定要确保设备的质量和稳定性。”特伦斯技术上是外行,所以不想在这个话题上久留。
  
  斯蒂文埋头做着记录,然后补充了一句:“请你放心,我会随时把挑选供应商的进展告诉你的。接下来,我想汇报一下库存管理遇到的问题,这一块一直与中国区的摩擦不断……”
  
  斯蒂文故意把话题引到自己议题上来。 拉辛的眉毛扬了一扬,而邢海波很明显地皱了皱眉。拉辛最讨厌别人在正式的议题之外藏着另外的议题。
  

  “哦?是怎么回事?”只要什么地方有矛盾,特伦斯就特别感兴趣。
  
  “你知道,我们厂实施的是‘零库存管理’,说是零库存,其实并不是库里面一点存货都没有,而是库存当量一致维持在一个非常低的水平上。这种管理要求公司的预测水平非常高,否则就会出现断货,造成客户投诉。偏偏公司一大,中间环节一多,预测就经常不准,有时候来了三桌的客人,只有一桌的饭菜;另一些时候,只来了一桌的客人,却备了三桌的饭,结果是总部的销售部门、物流部门和我们工厂这边经常打来打去,各有各的理,谁也压服不了谁。”
  
  “Son of a bitch(狗娘养的)!”拉辛听到这里,肚子里骂了一句。他一贯认为,矛盾哪里都有,只要能控制和平衡住,就没什么问题。但把这些矛盾暴露出来,会给人感觉作为领导,你没有控制好局面,让上司质疑你的管理能力。
  
  “这个问题现在已经得到了很大的改善,我们已经跟销售和物流部门开了协调会,约定好每个月审核两次预测和库存当量,从最近来看,库存偏差的问题已经得到了控制。”拉辛立马就把斯蒂文的观点给拍了回去。
  
  而斯蒂文好像故意找茬似的,接下去又捡了几个在拉辛看来完全不值一提的事情向特伦斯汇报,而且还一个劲儿地往自己脸上贴金,大有这个厂离了他就不能转动的样子。
  
  本来两个小时的汇报时间,斯蒂文的独角戏就唱了一个半钟头,他的策略不外乎就是:自己分管的领域,都是好的;即使有问题,也是受其他领域的牵连。拉辛和邢海波都窝了一肚子火,拉辛还可以时不时插话、打断,而邢海波几乎是铁青个脸。
  
  好容易捱完了,特伦斯又在拉辛、斯蒂文等人的陪同下,到各车间走了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