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人事总监----揭秘职场的潜规则  作者:杨众长  分类:[职场]  
  “老板,看你这么高大,这点力都受不住啊!”小姐嗔怪着说。
  
  “痛则不通,通则不痛。小姐,别听他的,使劲给他通。”罗伯特在一旁怂恿。
  
  “那他这么大的块头,还不把我杀啦。”黑洞洞的,小姐的手在人皮上拍出清脆的声音。
  
  搁以前,两人这么捧哏逗哏的,还不把小姐笑得前仰后合,而今天,威廉的情绪一会儿高涨,一会儿低回,逗乐子的热情不比以前。
  
  “不过王涛这人倒是很有抱负,泛亚这个企业也是真做事的。”威廉看来想把一肚子的感慨都倒出来。
  
  “那怎么看一个民企是否值得去打工呢?”罗伯特问。
  
  “我觉得有三点很重要。第一,看这个企业的家族成分重还是不重。如果除了老板以外,他的亲戚朋友、三姑六婆的都在里面把持重要位置,这滩水最好别趟。第二,如果老板只靠个人的命令管理企业,对现代企业的基本理念,比如人力资源管理、财务预算、内部控制、流程管理等没兴趣,或仅仅做摆设的话,也别去凑热闹。一个很简单的标志就是,这个老板上没上过商学院的课程或者听过一些管理培训。我倒不是说,去过商学院念什么MBA,EMBA就一定能管好企业,关键是,这个举动让人觉得这个老板有了解企业管理的愿望,除了土法炼钢以外,他有兴趣了解正规的方法。而且,在商学院的环境里面,他会受到同为企业家的其他同学的影响,你可别小看了这些影响,这帮企业家都很自信,甚至自负的,你下面的人再怎么说,都不及外面的人一句话。第三,他是不是愿意使用职业经理人来帮他,而不是事必躬亲,认为下面的人都是傻子,企业离了他就不能转了。”
  
  “非常精辟!非常精辟!你这大半年没白混。”罗伯特赞道。
  
  “还真是这样。要说收获,这是最大的收获。我刚才说了不同企业打法不同,其实是殊途同归。别看我现在内心抓狂,但不会去当逃兵,我学习新打法的热情很高涨的。我们要学习中国乒乓球队啊,你让打小球,我就练小球,你让改大球,我就练大球,你要让用黄色的球,我就打黄色的球,你让打白色的球,我就打白色的球。不管怎么改,最终我都能赢你!”
  
  威廉的内心还能保持冲动和激情,这是职业经理人的命门,无它,万事皆休!
  
  泡完澡,刚走到门外,罗伯特的手机响了,一看,竟是拉辛打过来的。
  

  “嗨!拉辛,有什么好事儿找我?”罗伯特还从没在晚上接到过拉辛的电话。
  
  “我在上海,你现在有空吗?我们一起喝酒去?”拉辛的英文在印度人里面算好的,即使手机信号不好,他的话也能听懂。
  
  “好啊!你在哪里?”接下来两人约好去新天地碰头。
  
  这边厢,罗伯特握着威廉的手,“伞兵你保重啊。说句矫情的话,坚持就是胜利,这话我最近越想越觉得精辟--大白话里面蕴藏着无限的真理。其实很多时候,胜利就在于比对手多坚持一分钟,挺过去就挺过去了。”
  
  “放心!我挺得住的,你也挺住!”威廉一挥手,旁边齐刷刷来了好几辆出租车。
  
  
  快十一点了,新天地门口还是人潮如织,土洋杂处。基本上,要找个坐下来喝酒的地方都不容易。隆冬之夜风啸啸,但丝毫动摇不了夜生活的乐趣。
  
  “宝莱娜”门口刚好走了一挂人,威廉和拉辛赶紧过去填补。暖气灯“呼呼”的冒着暖气,一点没有瑟瑟清寒的感觉。
  
  点好酒,拉辛的眼睛却死死地盯着一个正傍着老外的中国女人。
  
  “Quite a figure(多曼妙的身材啊)! ”他低低的叫了一声。
  
  罗伯特顺着他的眼光看过去,一个屁股滚圆的中国女人,修长的小腿完全不顾春寒,直挺挺地就在离拉辛不远的地方挑衅着他的眼睛。
  

  “身材是不错,好眼光!”罗伯特拍了拍拉辛。
  
  “光有好眼光不行啊,得有好运气。”
  
  你的运气不够好吗?能到中国外派简直就是到了天堂。罗伯特暗想。
  
  “你说,怎么才能找到这样的女人呢?”拉辛的脸凑了过来。
  
  “我不知道。经常到酒吧去泡应该可以吧?有中国女人专门找老外的。”
  
  “看看我的肤色,我只是个印度人。她们都喜欢找西方人,美国的、法国的。”拉辛好像有些沮丧;这倒出乎罗伯特的意料。
  
  “你要找什么样的女人?我的意思是说,你希望发展什么样的关系?”罗伯特清楚地记得,拉辛是拖家带口来到中国的。
  
  “我不是说那种for money(为了钱) 的关系,我不喜欢。我喜欢的是一种长期的关系。你知道我在中国的任期是三年,如果有这样的女人,会让我在这里的时光变得非常有趣。”拉辛咕咕地灌了一口啤酒。
  
  “就不怕被你老婆发现剁了你?我们以前有个美国同事就跟一个中国女人缠上了,后来,消息传到他老婆那里去了,结果他老婆跑去跟他老板讲,死活要让他回去。”罗伯特对拉辛眨了眨眼睛。
  
  “后来呢?”拉辛的眼睛瞪得很大。
  
  “后来?公司提前让他回去了,听说回去后还是跟老婆离了,自己又跑到中国来,结果怎么样我就不知道了。”
  
  外派的老外千里迢迢来到中国,不管是单身还是家人一起来的,异国情缘总是一种挥不去的诱惑。
  
  聊了一阵子女人,拉辛一脸神秘地对罗伯特说,“我来上海是调查一个事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