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人事总监----揭秘职场的潜规则  作者:杨众长  分类:[职场]  
  “是这样的,签字是个法定的程序。即使你现在不签,以送达的方式寄到你的住址,这个程序也生效的。”罗伯特轻轻地提醒着。
  
  门外,杰瑞等人也围了过来,他们听到了里面高昂的声音,怕出事。
  
  有那么一两分钟,时间好像静止了。丹尼尔的额头泌出了汗,鼻孔粗粗地出着气,脸色惨白得惊人。
  
  突然,他扯过那两张纸,抓起笔筒中的笔,在摘掉笔帽的时候,用力过猛,竟然让笔从手中飞了出去。罗伯特赶紧递过去另外一支开启好的笔,丹尼尔抄起就在纸上重重地写下了自己的名字,走笔处,力透纸背,纸上出现几道划出的痕迹。
  
  然后,他猛地拉开抽屉,胡乱拽出一些个人的物品,四下环顾,也没什么个人的东西;一个人,曾经在这间屋子发号施令,走的时候,竟然也就茶杯一只,像框一帧……
  
  “记住,”走到门口的时候,丹尼尔像是运了很久的气似的,“我会回来的,一定会回来的!到时候看谁脸上难看!”
  
  突然,他发现自己的脖子上还挂着公司的胸卡,一把拉下来,扬手一扔。
  
  罗伯特跟随着他出去,同时给杰瑞他们使了个眼色,后者走进了办公室,接手下面的工作。
  
  罗伯特怕丹尼尔冲到袁克敏的办公室去,尾随着他,而丹尼尔径直走到门口,才发现没有胸卡不能出去,于是罗伯特冲了前去,替他开了门,丹尼尔眼冲前方,大步地走了出去。
  
  在杰瑞他们进行公证的时候,罗伯特又来到袁克敏的房间。
  
  “袁总,搞定了,他走了。”罗伯特轻声地说,同时把丹尼尔签过字的文书递了过去。
  
  “他怎么说?”
  
  “发了一通火,说一定还会回来的。”罗伯特苦笑。
  
  “回来?他以为这里是窑子啊?想来就来?”袁克敏哼哼着,“我先写个通知出去,一会儿杰瑞他们进行完了再来叫我。”
  
  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罗伯特掏出了烟,第一次在自己的房间抽起烟来。
  
  大假的心情正在被摧毁。但转念一想,这就是生活,这就是人堆里必然发生的事情。该吃吃,该喝喝,17楼下面的人显得渺小,或许,丹尼尔已经扎在了其中。路上的警察,正在指挥着车辆改道,每一个紧闭的窗口里面,也许在上演着刚才的一幕,剧本不同,剧情不同,但主旨又相差多远?
  
  二十分钟后,袁克敏的邮件出来了,致公司所有同事,并抄送大中华区,甚至总部相关领导。措辞之严厉,直上纲到公司的价值观。
  

  香港的星光大道位于尖东的海滨长廊上,那上面留下了上百年来香港影坛风云人物的手印。罗伯特把自己的手扣在成龙的手印上,发现竟然比成龙的手还大。不会吧?他又到其他几个明星的手印上去比了下,咦?怎么都偏小?远处,儿子正蹦蹦跳跳地在那些手印上面跑来跑去,每当发现一个他知道和喜欢的明星,就欢呼一次。
  
  对于在星光大道上盖手印,罗伯特一直想不通,为什么一定要留手印呢?盖手印给人的联想不好,不如踩个脚印,留下足迹。不过,或许脚没有手好看吧?
  
  对面林立的高楼,璀璨的霓虹,让他想起上海和自己家乡重庆,都是一条江穿过一个城市的两岸,尤其是重庆,最近十多年以来,竟也初显了香港的风致。罗伯特还是喜欢大城市的繁华,在人堆里,自己更觉得踏实。就像在上海定居多年了,自己还是喜欢浦西,即使浦东的空气更清爽、马路更开阔。这些年,南来北往,国内的大城市他差不多都去过了,还是最喜欢曾经闯荡过的北京、上海、深圳和重庆。
  
  难得有时间出来走走,固然黄金周,到处人满为患,但哪都一样,也就释然了。人也是风景,世间变幻最大、最难测全貌的风景,正因为难测,才更有研读的味道。月只有阴晴圆缺,而人的多样性,月亮应该自愧弗如。
  
  事情要是放在心上,它就永远在心上,把人压得紧紧的。既然放不下,那就还让它搁着。这些年来,平地起风波的事情看多了,罗伯特得出个体会,那就是,事情是少不了的,也做不完,麻烦也是少不了的,也解决不完。如果你想尽快先把事情处理完,然后才去放松自己的话,你就会发现,事情和麻烦会源源不断地来,你的心态会越来越糟糕。因此,合适的方法是与麻烦共存,不要因为麻烦来了,或怕麻烦,就试图尽快让它过去。
  
  想到这里,他召唤着儿子,“你找到刘德华的手印了吗?”
  
  
  回到公司后的第一天,罗伯特特意先在办公室外面跟几个同事聊聊天,说说各自黄金周的趣事。几个下属都看到了袁克敏发的邮件,一脸的错愕,丽丽特意问了句,“老板,发生了什么事情啊,怎么这么突然?”
  
  “袁总的邮件不是都写得清清楚楚了吗?”罗伯特笑而不答。
  
  “但也太突然了吧?节前他还在跟我们谈招人的事儿呢。”
  
  “招人的事,你先跟刘凯谈吧。”
  
  “怕又有的我们忙了。”一直没有啃声的杰西卡嘟哝了一句。
  
  刚走进办公室,电话就响了,那边,是戴安娜的声音:“罗伯特,出这么大的事情,怎么都没有let me know(让我知道)!”
  
  “戴安娜,你看看袁总发邮件的时间了吗?我也是很迟才知道这个决定的。而且,我看到袁总的邮件是抄送你的。关于事情的背景,我也不比你知道得更多。”罗伯特特意强调了袁克敏发邮件的时间。其实,他心里很清楚,9月30号那天,整个大中华区几乎都走空了,哪里还有人注意袁克敏在那个时间发如此重大的邮件。
  
  他不禁感慨袁克敏所选的时机。
  
  但是,仗打完了,真正的大戏还在后面。在总结越战教训的时候,一位政治家向美国政府建言,如果没有想好如何退出,就不要轻易进入。那,袁克敏是否想好了如何退出吗?
  
  戴安娜那边也沉默着,大家似乎还在消化这个消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