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人事总监----揭秘职场的潜规则  作者:杨众长  分类:[职场]  
  盘算来盘算去,罗伯特手上牌并不多。
  
  “是跟威廉去泛亚吧?”罗伯特单刀直入,他知道,对迈克这样的人,如果你老绕来绕去,不如直接点破。
  
  “这也不是什么秘密了。”迈克没有正面回答。
  
  “我不是说民营企业就不好,其实从某种角度上说,比外企的空间更大,会提供一个舞台让人去发展。”罗伯特知道无法“扬”己,只好“抑”人了,“但是,据我向在民企做事的朋友了解,民营企业最大的变数在于不稳定,老板的想法随时变来变去的,一日三变都有可能。我相信你做事肯定没问题,但是否能适应民企的风格,怕是要多想想。跳出外企这个圈子,再跳回来就不那么容易了。”
  
  “其实,说句可能有点虚伪的话,我对公司还是有很深的感情的。我刚进来的时候,就是一个小sales,是在公司一步步走到现在这个位置上的。做了这么久,主要还是想换个环境。你也知道,现在公司这个情况,未来有什么走向我们也说不清楚。当然,这也不是我们要去操心的事情。”
  
  话虽在理,但是,哪个企业现在又没有变化啊?组织架构随时会调整,业务会调整,自己的老板说不定也经常会换,如果一遇到变化就跳槽,是不是适应能力也太差了点?
  
  “对现在的企业来说,变就是永恒的不变,有句话不是说,魔鬼还是熟悉的好对付嘛”罗伯特打趣地说。
  
  “这个我同意。我不是说有变化我们就回避,而是觉得在斯泰尔斯继续做下去,我完全能预测到自己的未来,跟现在比,也不会有太大的变化,所以是想挑战下自己,在各方面的条件都还允许的情况下。”迈克还是挂着笑容。恬淡,甚至有些过于恬淡了。
  
  罗伯特心头一紧,通常,欲走还留的人,会抱怨两句,一个人还有气想出的时候,他其实未见得真想走;一团和气的人,倒是可能下了决心,因此,想留个最后的“美好的印象”。罗伯特经常遇到一些以前在公司飞扬跋扈的人,一旦决定要走了,居然像变了一个人一样,见谁都平易近人,倒让人觉得是不是自己过去错怪了人家。
  
  “我跟威廉同事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大家平常关系也不错。其实,我对他过去还是很担忧的。因为威廉和你都是常年在外企工作的,企业文化,做事风格什么的,都很外企化了,真的过到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是不是还能像现在这样做事,谁都难说啊。再说了,威廉刚过去,自己还没站稳吧,你们跟过去就不怕有风险啊。”罗伯特尽量把那边不利的因素摊开。
  
  “嗯,你说的都有道理。但风险不是哪儿都有嘛,留在斯泰尔斯不也有风险?谁说得清呢?嘿嘿。”有的人说“是”的时候,他的意思就是“是”,说“不”也是一样;而有的人说“是”的时候,他的意思其实是“不”,反过来也一样;还有的人,永远不置可否。而迈克是个有主意的人,一旦下了决心,很难回头。
  
  罗伯特也没死心,想再争取一下:“我尊重你的决定,只是觉得比较可惜,公司还是希望你能留下来。在这边,人也熟,客户关系也熟,换了公司,卖不同的产品,原先的经销商是不是还一如既往地支持就难说了。而且,你们过去算是空降兵吧,真的要混到现在这边做事的环境,可能还是要一段艰难的时间吧?”
  
  “谢谢你的关心,”迈克笑容渐渐散去,眼睛挪到了窗外,半晌才收回来,“就像我在辞职信中也承认的那样,这是个艰难的决定。但是,事在人为,我还是想赌一把。”看得出来,罗伯特的话在迈克的心中还是搅动了些涟漪,换其他人,说不定已经动摇了,但迈克没有。
  
  真不知道威廉给他下了什么药,罗伯特默默地想。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还说什么呢?
  
  

  就在挽留迈克不成之后,罗伯特虽然也成功说服了宁波和杭州两个分公司经理留下,但他不再把心思花在已经提出离职的人身上,而是把重点放到那些摇摆不定的人身上。
  
   罗伯特把他们这个级别所在的工资范围给他们看,说,“如果你能留下来,我有把握让你的工资提升到这儿。”然后把手指着这个范围的高位。本来,罗伯特是不想用钱来开路的,后来转念一想,如果损失不可避免,那我也给你泛亚加点成本。同时,也给这些关键人物一个印象,至少让他们知道自己在公司的价值,给威廉的挖掘工作加点难度:你们不是出得起钱吗?我就让你多花点,我就不相信你不算人力成本的帐!
  
   跟原先老板相处得不错,然后跟着他走,这本不奇怪,但一个职业经理人是不是该这样想想:我只是他的下属,不是他的家奴,能跟他一辈子吗?
  
   罗伯特最近比较烦。
  
   威廉拉走了几个人倒也罢了,又有两三个分公司经理被猎头射中,应声“倒地”,去了其他公司。
  
   他做了个梦,梦到自己在玩老鹰抓小鸡,自己就是一只老母鸡,身后是一串小鸡,老鹰虎视眈眈,自己左支右绌地阻挡着老鹰的魔爪,没想到的是,居然有小鸡主动向老鹰投怀送抱,气得自己胃疼。
  
   按下了葫芦浮起了瓢。罗伯特最讨厌就是做被动的事情,被动的人事安排,被动的继任计划,被动地找人……虽然他早就做了部署,但接二连三的走人,委实也不是个好事。前些天去参加一个HR的同仁聚会,一家大公司的人事总监应邀做了个“留住高管的五个金‘手铐’”的发言,罗伯特听来还蛮感兴趣,下来交换名片的时候,双方都感慨地说,我们都像是在伊拉克的美国大兵,知道有人放冷枪,但就是不知道从哪里放过来。
  
   但绝对不能让自己的下属发觉哪怕是一丁点自己的焦虑,罗伯特深知,如果那样的话,他们再一慌,给其他员工将是什么感受?我就不信,斯泰尔斯这么大的庙,一丁点人事变动就踏了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