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人事总监----揭秘职场的潜规则  作者:杨众长  分类:[职场]  
  “我跟他说了,我的打算是做到这个月二十号,也没什么其他要交接的了,武汉的款也收回来了。我的事情大家现在都知道了,我再天天呆在公司,脸都没处搁。他同意了。我正好陪老婆去趟香港,她嚷嚷着要去买打折货。这几年年底都忙,要么是冲量,要么是去收款,哪年年底有个轻松啊。呃,今年倒好了,我也解脱了。想来大公司就那么回事,有我不多,没我照样转,忙死忙活这个下场!奶奶的,就是他妈的心不甘,天天吃鱼,最后还被鱼刺戳死了。”
  
  “我本来也打算去的,前两年就答应了老婆,今年还是没能成行,头都被骂扁了。”罗伯特接住了旅游的话题,而故意没有去碰肖兵的痛处。但他显然也没有把旅游的话题深入下去,又回到离职的问题上,“这是一份协商解除合同的协议,你看看吧,如果没有不同意见,我就打印出来双方签字。”
  
  罗伯特把电脑推到肖兵旁边,肖兵盯着电脑仔细地看着,仿佛短短的几句话蕴含了多少玄机一样。“经您提出,公司与您协商一致,就您的劳动合同提前解除达成如下协议……”。
  
  “经我提出,呵呵,哎,反正再做下去也没什么意思。我事先也了解了有关的法规,也就这个样子,多也没多什么。”
  
  “其实也不算少了,一来补偿金只有超过去年市平均工资三倍才缴税,因此你实际到手的钱几乎不用缴税。再说了,你的合同期也只有四个月就到期了,拖到那个时候,还拿不到什么钱呢。”罗伯特说这些话的时候,语气很轻,但也把协商解除合同与合同终止的区别不经意地带了出来。听到“合同到期……还拿不到什么钱呢”,肖兵眼里的一股光突然暗了下来,嘴巴动了动,却没有话说出来。
  
  “那我就打印出来咯,你签个字,一式两份,你留一份,公司留一份。”
  
  接过协商解除合同书,肖兵不再说什么,接过罗伯特递过来的笔,刷刷的就把字签了,罗伯特也拿起早准备好的公章,在协议上面盖了下去。
  
  “威廉说了,就这几天一起吃个饭。”罗伯特还是带着淡淡的微笑,一边吹着协议上红章的印痕,一边对肖兵说。
  
  “好啊,到时候少不了跟你多喝几杯。”肖兵好像如释重负,脸上又恢复了一贯的笑容。
  
  肖兵算是涅磐了,而有人还要继续炼狱。
  
  

  上海的天空,总的来说还是晴天多。然而即使在晴天的早晨,如果你碰巧开车在沪闵路上的时候,什么样的好天气都支不开你沮丧的心情。当车驶过南站往漕宝路拐过去,由于是从高处往下俯冲,这时候,你可以看到前面黑压压的车突然间统一踩了刹车,刹车灯顿时都亮了,霎时间,是一片红色的灯光海洋。
  
  罗伯特始终认为,造成现在的交通阻塞的主要原因在于车辆的随便变道。沪闵高架就是个典型。沪闵转内环的车道非常逼仄,车辆行驶缓慢,于是就有车先往其他道上开,等到快接近两条高架交叉的地方时,这些车又拼命地从其他车道往转内环的车道上挤,造成了正常行驶的道路的拥挤。因为它一时半会儿有不一定挤得进来,所以经常时头进来了,屁股还在原来的道上,结果把原来的道路也阻塞了。如果在两条道路交叉前的某个地方用什么东西在其间形成一个物理阻隔,是否效果会好一些。罗伯特每当遇到这些阻塞时,除了顺便把早餐吃掉外,就开始替市政当局想主意了。而他也真的付诸过实施。有一次,他还给市长信箱发了电子邮件,提出若干建议,顺带抱怨了几句高峰时间从沪闵到公司上班所花的时间都可以跑到杭州了。后来,市长信箱居然回信了,还很及时,当然不是市长回的。信上感谢了罗伯特的若干建议,然后说他的建议已经被送到交管局、城建局等单位研究云云。
  
  是不是中国的许多问题就是因为国人太聪明、太喜欢取巧造成的呢?罗伯特想起他在美国和法国看到的景象,经常某一个车道排了长长的队,却没有一辆车从里面变道出来,驶向旁边一条几乎没有车在行驶的道上。老外是够“傻”的,而这似乎才是文明的基石。国人出国以后,几乎立刻,那些国内的惯技和顽疾就消失了。看来,南橘北枳可能是土壤的问题。
  
  中国人到国外以后,很快能适应,看来规则不是问题;反过来也一样,老外到了中国,不照样买盗版、买赝品吗?襄阳路没拆的时候,那些衣冠楚楚、大包小包的,没少了老外。
  
  斯泰尔斯到在中国做生意,也一样带有许多中国的特色,尤其是它在中国已经度过15个年头的时候。
  
  肖兵走后,另外有三个客户经理也辞职了。一个公司某一级别的管理者离职,通常会产生连锁反应,再走几个的,严重的,走一个团队的都有。肖兵的衣服尾巴上只带了三个人,这多少让罗伯特和威廉松了口气。
  
  威廉休假旅游去了,罗伯特却没有这么好的待遇。就在肖兵走后的第二个星期,武汉分公司一个会计助理辞职后,写了封信给中国区管理层,反映了武汉分公司经理樊萌套用市场营销费,私设小金库的事情。此时的威廉正在休假,无法赶回来处理此事,罗伯特便直接进了袁克敏的办公室。
  
  大多数的时候,袁克敏在办公室的时间并不多,要找他,得提前约。而罗伯特通常是定期到他秘书安那里了解袁克敏的时间表,因此,几乎每次都能找到袁克敏。任何一个岗位其实都有一定的权力,比如说秘书就有安排老板时间表的权力,看起来时间表没什么不得了,其实中间蕴藏了很多的玄机,它决定了谁可以优先见到老板,谁的报告可以被及时看到,谁可以在老板心情好的时候汇报工作以及避开老板心情不好的时候……为此,罗伯特没有少在安身上花工夫。从管理上说,安归属人事行政部,也就是说归罗伯特管,而实际上,安的工作都是直接由袁克敏下达,因此,罗伯特对安没有实质的管理权,即使有,罗伯特也不会轻易去行使。
  
  没事的时候,罗伯特会到安那里闲聊几句,时不时送些老婆公司员工价买来的高档化妆品。每次都显得不经意,只是说东西比外面的便宜很多,花不了什么钱的,小意思而已;安呢,也是淡淡地收下,两个人,一个不卑,一个不亢,罗伯特从来不显露自己的秘密通道,安也从来不为人事总监的特惠而咋咋呼呼。
  
  “今天的天气阴哦!”安见到罗伯特匆匆过来,小声地说道。
  
  “是吗?”罗伯特皱了皱眉。
  
  “早上一来就在骂人,不知道是骂谁,反正声音很高的。还跑出来两次要某个人的名片,死活说给了我,让我给输入名片管理器的。其实,我根本就没有见到过那张名片。”安的神情有些沮丧。
  
  “但我今天有很重要的事情汇报,你看怎么办?”罗伯特也有些吃不准;通常,袁克敏是不大发火的,即使发,也从来没有发到过罗伯特身上。罗伯特汇报工作每次都尽量简短,要指示的时候,也事先准备好腹案。一年多来的表现,让袁克敏对从外面空降这个人事总监非常满意。
  
  “这样吧。你这时候先别进去,老板不是个一发火就一天都收拾不了的人。我看情况先跟他说一声,就说你找过他,看他怎么说。”安除了能帮罗伯特安排见老板的时间,经常还能为罗伯特出些主意。
  
  “那好,气头上,是会挨误伤的,呵呵。”罗伯特苦笑了一下。
  
  斯泰尔斯公司每年都要搞很多的市场推广活动,其中就包括对经销商的促销活动,方案虽然年年都变,但花招就那么些,不外乎买多少送多少、抽奖、现金返点等等。只要年初方案得到审批通过,需要用的时候,直接申请费用就可以了。由于一些奖励的价值并不高,公司允许在申请经费的时候,可以预支现金,事后用发票报销就可以了。而武汉分公司搞的花招是,先把现金套出来,比如两万,在活动结束后,交两万的发票回去,实际上的活动费用可能只用了一万五千。但日积月累下来,就成了笔不小的数字。分公司会计主管小于是此事的直接操作者,她在樊萌的授意下,将这笔钱开了个户存入了银行。
  
  小于仗着是樊萌的亲信,平常对下属比较苛刻,不怎么待见会计助理小韩,两人的矛盾日益加深。一个偶然的机会让小韩发现了这个账户,于是她感到报复的机会来了,正好,她又找到一个新公司,就更加没有顾忌了,一封信就寄到了公司总部。
  
  回到办公室,罗伯特继续掂量着这个事情的轻重,考虑如何向袁克敏提方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