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人事总监----揭秘职场的潜规则  作者:杨众长  分类:[职场]  
  联想到中国区最近的一系列收紧政策,罗伯特大概可以猜得出来公司还会出现重组和重大人事变化。但在当前的商业社会里,常变常新的情况并不新鲜,如果听到风就是雨,一有变化就拔腿跑,是不是也太过于明哲保身了?就算你跑了这次,你就能肯定其他地方的天空不下雨?
  
  向大中华区求教?戴安娜似乎也没更多的消息。
  
  罗伯特从来没有自命为公司的守护者,他只是在尽到自己的责任。而在现在的情形下,他自己都茫然于如何向员工解释那些涉及到他们切身利益的变化。最近不断有分公司的同事、各部门的同事来向他打听公司到底怎么了,罗伯特都只能告诉他们公司的经营正常,有重大消息可以查看总部的网站。
  
  他感觉自己像一个言不由衷的政府发言人。
  
  他觉得有必要让钱伯斯,甚至特伦斯代表公司高层与员工进行沟通,否则人心散了,要鼓起来就不容易了。
  
  他也想到过离开。但自己走了以后,谁能够接自己的班?自己手下这帮精兵强将怎么办?外面空降一个人过来?罗伯特实在不想看到自己建立起来的系统被其他人改得面目全非。
  
  里面的人是否已经准备好接班?海伦在保健品事业部已经可以独当一面了,而自己所在的事业部,还有谁可以接?
  
  凯利是唯一有资格的人,但罗伯特又不放心。凯利性情刚烈,有冲劲,有担当,专业能力强;但做事比较冲动、有时候太嫉恶如仇,非黑即白,容易跟人“崩”起来。而且,她很固执,按罗伯特的话说,是一味拼杀而不知妥协。
  
  这半年来,凯利已经调整了很多,但离罗伯特的期望值还有一点距离。于是,两人在聊过人力资源管理的价值后,把话题引到了如何做好一个人事高管上来。
  
  “我听过一个讲座,心理学方面的,说人在发育的时候,主导感情的神经是先行发育的,然后才是主导理性的神经。所以,人在遇到事情的时候,感情用事是天生的、自然的、第一的反应。而所谓的成熟,就是能用第二反应去控制第一反应。如果你认同这个标准的话,你如何看待你现在的心理成熟度。”罗伯特笑着对凯利说。
  
  “唔。我觉得我还达不到。不过,你提醒过我以后,我已经能意识到这个问题了。所以,现在每当可能发生冲突的时候,我都会尽量地控制自己,而不是像以前一样,任由自己的情绪发出来。”凯利撅着嘴说。
  
  “呵呵,看你这个样子,就像犯了错误的小学生。其实,我非常appreciate(欣赏)你的直率。只是因为我们选择的这份工作,需要我们比其他工作更多地要克制自己的情绪。在我看来,做财务的人眼中,应该只有白与黑,事情只可能这样,不可能那样;但是,做人事的,如果也仅有白与黑,就不够了。虽然我认识的不少HR仍然是黑白高手,但我个人更倾向一种弹性的风格。”
  
  “但是老板,我还是想不明白,白就是白,黑就是黑,怎么可能颠倒黑白呢?”凯利不解,刚好一口咖啡喝急了,她呛了一下,剧烈的咳嗽起来;罗伯特一时不知该怎么办,只有递过去一张纸巾。
  
  好一阵子凯利才缓过劲来,红着脸连说不好意思。
  
  “我的意思不是说黑白不分。你还记得威廉吧?当时他在斯泰尔斯的时候,我一直支持他。虽然我并不认同他带团队的一些做法,但这不影响我们的良好关系。包括他对肖兵的姑息,我多次提醒过他,但我总不能绕过他去处置肖兵吧?就像我们刚才说过,我们的价值在于通过他人来实现,而不是我们包办一切。那时候,你说威廉、肖兵在我眼里是白还是黑呢?后来,当威廉再次回到斯泰尔斯,与刘凯PK渠道销售总监的时候,我没有站在威廉一边,而是向管理层力荐刘凯。威廉还是那个威廉,甚至出去兜过一圈回来后的威廉的境界其实提高了,但为什么后来我不再支持他?道理很简单,我认为公司有了更好的选择。所以,我们做人事的,一定要考虑种种可能性,然后因势利导。”
  
  凯利默默地点着头。
  
  “其实,你的专业能力已经很不错了,只是需要一些在诗外的功夫。”
  
  “我也有这种感受,比起专业能力的提升,眼光和格局的修炼才最难。”
  
  “不急。我倒是认为,对一件事情有没有意识才最重要,有了意识,其他的只是技术性问题;没有意识,就像我们常说的,没有sense(意识),那才可怕。我一直很欣赏你做事认真,能咬住不放,这点比我强,我有时候大而化之的。”
  
  凯利的脸有些红。
  
  “做事情,我们一定要professional,对自己的专业,我们一定要不断钻研,做出来的活要经得起挑剔。另外,我们必须熟悉一切明的、暗的组织规则,不仅要了解,而且要谙熟于心,运用自如。这不是培训可以解决的,而是经过多年的经验磨砺而成。但做人,我个人认为不要太professional,那样也太无趣了。我第一份工作的老板是个女的,做事情一板一眼,很认真,眼睛不揉沙子,对人也严厉,只要谁错了,她是毫不留情,按她的做事标准是零失误。但是,真要做到零失误也很难,是人都很难避免犯错,这是常识,但她就是不通融。所以那时我们都很苦呐。这样对待工作还说得过去,但做人也如此就太过了。我们以前还一起出去吃饭,她经常是从坐到饭桌上就开始评论餐厅的服务,只要上菜上慢了,她就开骂,然后把服务员和餐厅经理叫过来训斥,对菜品也是品头论足,一会儿说这个咸了,那个淡了,反正一顿饭吃下来,都是她的骂骂咧咧。当然,有些服务员也该骂,但是我们是去吃饭呀,菜上慢了就慢了呗,咸了淡了就那样呗,何必让这些事情来影响我们的心情呢?她把自己搞得不愉快,也把我们搞得神经兮兮,后来,她再找我们吃饭,大家就以各种理由推掉了。”
  
  午后,随着食物消化的进行,罗伯特突然感到一股疲惫;沙发上坐着又这么舒服,不禁闭上了眼睛。凯利没有打搅他,兀自陷入了沉思。
  
  就像某个开关被触动了,罗伯特猛的惊醒过来,耳朵里面传来阵阵嗡鸣,绕着圈的在头这边那边来回响着。心跳也突然加快了,分明能听到怦怦的跳动,一阵揪心的感觉从脚底袭来,然后停留在胃里,变成了一丝绞痛。
  
  最近的压力是否太大了?
  
  “走吧,回去上班。”罗伯特嘟哝着说,声音低得连自己都听不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