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人事总监----揭秘职场的潜规则  作者:杨众长  分类:[职场]  
  在送刘凯离开的时候,罗伯特突然想起了什么,又叮嘱了一句:“在一个组织里,通常都会把人分成谁是谁的人,派系色彩在哪里都有。但我个人觉得,一个人身上的色彩还是越少越好。除非你能肯定自己跟的人永远不出问题,或者出了问题,你也有出路,否则,还是尽量按组织原则办事比较可靠一点。‘组织原则’听上去好像很国企的感觉,但任何一个企业都有自己的原则,而且,这个世界上还有通用的‘组织原则’,比如小心处理越级汇报、比如不乱讲老板的坏话,等等。按照这些原则做事,至少没有大错。”
  
  接下来的几个月里,刘凯差不多就是按照罗伯特的建议在做事,而且效果显著。不仅赢得了袁克敏的信任,也让特伦斯感到满意。
  
  现在,面对上升势头的刘凯,断没有舍弃的理由!
  
  “需要我去先跟威廉谈谈吗?”就在正式公布新的渠道销售总监人选的前一天,罗伯特向袁克敏请缨。
  
  “我不是告诉过你幕后运筹吗?”袁克敏瞪了罗伯特一眼。
  
  罗伯特顿悟,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
  
  很快,斯泰尔斯中国区决定,由刘凯出任新的渠道销售总监。公开的通知中,任命威廉为副总监。而私下的协议是,威廉在六个月内辞职,期间,他可以去寻找新的工作。此外,必须全力配合、协助两个团队整合的顺利进行。作为回报,斯泰尔斯给予威廉一笔优厚的离职金。
  这边的尘埃刚刚落地,堪萨斯蝴蝶煽起的风就刮到了中国。
  
  
  威卡进入斯泰尔斯董事会后,开出的第一个药方就是将斯泰尔斯现有的业务分拆,然后以事业部制来调整公司的组织架构。其理由是,公司不同产品的客户群并不相同,需要不同的战略,像现在这样混合在一起,对资源分配、市场细分都没有好处。同时,按事业部来划分,能让公司的资源更加专注在强势领域。
  
  根据威卡的建议,斯泰尔斯将按其产品分成三部分,即:洗涤及家庭护理用品事业部、个人护理用品事业部和保健品事业部。
  
  经过激烈的辩论,以肖恩•霍克为首的现任管理团队接受了这个建议。霍克以退为进,既然你威卡说我现在的战略有问题,那好,我接受你的建议。如果你的建议最终行得通,OK,对公司没有损失;如果行不通,到那时就不再是你质问我,而是我质问你了。
  
  消息一传到世界各地,几家欢喜几家愁。
  
  喜的是特伦斯,愁的是袁克敏。
  
  道理很简单,特伦斯可以顺利成章地进一步分袁克敏的权。三个事业部意味着三套班子,你袁克敏只有一个屁股,这样一来,袁克敏的管辖范围将大大缩小。更重要的是,特伦斯以前吃过不知渠道销售水深水浅的亏,现在总算有机会大摇大摆地派驻自己的人进入,而不用再担心袁克敏耍花招了。他的直接汇报下属也由一个变成三个,虽然业务还是那些业务,但他自己的管辖范围就人为地“变大”了,级别也上去了,待遇当然也就上去了,一举几得,难道不该欢喜?
  
  顺势而为胜过千方百计,对特伦斯来说,这简直就是天上掉下的馅饼。
  
  袁克敏也从白乐年等人那里得到了消息。即使用脚趾头想,他也知道这对自己来说是个坏消息,天大的坏消息,他也完全可以预料这对自己意味着什么。
  
  而白乐年对这个消息的解读让他更加郁闷。
  

  “我真搞不懂这样的划分有什么价值。一拆为三,你说是增加了成本还是降低了成本?我敢肯定,我们的人员会成倍的增加!人工成本会飞涨!”袁克敏愤愤然。
  
  “袁,你才只看到这个坏消息的第一部分。你以为这个asset stripper(资产的盘剥者)不知道这样做会增加成本吗?他就是个成本杀手。他的拆分计划不是为拆分而拆分,分出来是为将来卖掉不赚钱或毛利低的事业部做准备。你仔细看看通知的最后一段,‘按事业部来划分,能让公司的资源更加专注在强势领域’。什么是公司的强势领域?当然是洗涤及家庭护理用品和个人护理用品,而保健品就不见得了。通知里面对于不强势的领域怎么办没有提,但傻瓜都知道是什么结局。”白乐年点拨着他。
  
  “也就是说分拆只是他计划的第一步?”袁克敏恍然大悟。
  
  “对!我敢百分百地确信,他下面还有更多的招数使出来,这都是他的惯技!”白乐年肯定地说。
  
  “那你有什么建议给到我?”袁克敏不无担忧。
  
  “我的建议是,你先争取在那两个赚钱的事业部的位子。最差的结局就是被弄到保健品事业部去,那你真需要吃保健品了。”白乐年揶揄着说。
  
  袁克敏从头凉到了脚!
  
  他太熟悉特伦斯了,这个天上掉下来的机会他要是不用才怪。而且,他一定会先任命两个事业部总经理去洗涤及家庭护理用品和个人护理用品,然后让我去蹲那个臭气熏天的马桶!
  
  他想起了曾国藩的《挺经》。挺!怎么个挺法?
  
  “我们美国人也不总是讲一往直前的。你知道Better bend than break吗?用你们中国人的话说,就是大丈夫能屈能伸。”
  
  “从他特伦斯到中国以后,我的背就没有直过!”袁克敏没有好气地说。
  
  “If you can’t beat them, join them! 如果你打不过他们的话,就加入到他们一伙喽。”老头在电话那边咯咯地笑了起来。
  
  “加入他们一伙?我跟他没有chemistry(化学反应)。”
  
  口头上,袁克敏还是嘴硬。但他炒了多年的股票,深知对抗趋势是徒劳无益的。商人的直觉告诉他,即使败局无法挽回,但输得不那么难看的方案总还是有的。
  
  职场生活,现实主义永远比理想主义活得自在。理想主义可能看不惯许多事情,于是拍了屁股就走人,此处不留人,自有留人处。但是,你能打赌你的下一处就一定是理想的吗?
  
  袁克敏早就过了那个冲动期,多年的历练他也练就了金刚身了。只是江湖险恶,金刚有时也会遭暗算。
  
  “不到万不得已,你千万别轻易退出!”白乐年在那边继续开导他,“我在斯泰尔斯呆了快30年了,可以说,我这辈子都交给这家公司了。我告诉你,我上头的老板换过至少15个,其中有1/3都跟我的性格不和,其中还有两个处心积虑地想把我干掉。最后,在他们还没来得及动手前,自己先被干掉了。另外还有一个人把我贬到很偏远的地区去做销售代表。那时,我刚有了第一个小孩,我非常希望能留在我的家人身边,但没办法,我只有去,一呆就是三年。我们改变不了其他人,但我们可以改变自己,要做一个移动靶,moving target,别把很多事情想得那么绝对。只有一个情况下你是输定了,那就是你退出比赛,否则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