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人事总监----揭秘职场的潜规则  作者:杨众长  分类:[职场]  
  在堪萨斯首府托皮卡的一家高级酒店里,一位满头银发,前额高耸的老人正在独自享受他的早餐:一碗麦片粥,一盘蔬菜沙拉和一点茄汁焗豆。他发白的眉毛,老式的眼镜让他看上去像堪萨斯大学的教授。而时常细眯的眼睛,突出的眉骨,宽大的鼻子,以及上扬的脸庞和坚定的下巴,却抖出一股咄咄逼人的气势,他耳孔里探出的毛更表明极其旺盛生命力。这个饮食上素食主义的老头,却有着一切肉食动物的凶猛和贪婪,他就是全球最大的私募投资公司3W公司的老板威卡,一个让不少大公司CEO做梦都要诅咒、而又随时提心吊胆的名字。
  
  威卡从上世纪八十年代起就创立了自己的私募基金。那时候,即使在华尔街,“杠杆收购”、“公司阻击者”、“垃圾债券”这些名词都还刚刚风生水起。仅仅二十多年的时间内,由这些“门口的野蛮人”操办的公司饕餮盛宴就促成了全球最大的公司收购战,诸如KKR对RJR纳贝斯科公司的收购、伊坎对辉门公司的收购等。他们像鹰一样搜寻着猎物,一旦发现,就像狗一样咬着不放。收购成功后,他们就像玩“乐高”玩具一样,对这些公司进行重新拼装,然后Turn around(整合),最后卖掉并大喝一声:“下一个!”。在这个过程中,他们的资产少则十几倍,多则几十、上百倍的往上翻,用他们的话来说,“我们为股东创造了更多的价值,理应拥有更多的财富。”
  
  对这些公司阻击者来说,很难用一个标准来看待他们的活动。是的,他们入驻后,公司会裁人,甚至有些部门会被卖掉。但是,成为他们目标的那些公司、那些“有缝的蛋”,确实存在业绩低下、管理不善、前景暗淡的事实,不可否认,一些公司被Turn around,也就是扭过来、转过去之后,业绩改善了、股价上升了、股东价值增加了。因此,股东和一些主流的财经媒体对私募基金的看法就不像目标公司的管理层那么歇斯底里,就连美国的SEC都不轻易褒贬公司狙击手们的活动。
  
  威卡一边吃,一边翻着最新的《华尔街日报》,今天的头版标题让他舒心:“威卡剑指斯泰尔斯”。文章说,在过去的5年里,日化行业的翘楚斯泰尔斯的经营业绩每况愈下,让人失望。公司的管理层虽然一再宣称他们已经找到打开未来发展的金钥匙,但是,最新一季的业绩再次低于华尔街的预期,高盛等公司的分析员断然将其归入“卖出”行列,标准普尔公司也调低斯泰尔斯的信用评级。在此情况下,公司股价重挫8个百分点。腐肉的气息势必会招来秃鹫的关注。在对全球最大的小食品公司进行改组的战役未果之后,公司狙击手威卡先生发现了斯泰尔斯这个宝贝。上周末,威卡公司宣布,他们已经持有斯泰尔斯公司5%的股份,携手斯泰尔斯家族的信托基金及其它几家手持斯泰尔斯股份的机构投资者,将一起在本周召开的斯泰尔斯股东大会上对现任管理层发难。威卡先生的最低目标是改组目前的董事会,进而罢免公司的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肖恩•霍克。不排除在威卡先生的最低目标达成后,他还有进一步的重组计划,我们都知道,擅长在帽子里面变出鸽子的威卡先生,通常都会有一连串的举动,就让我们期待这位77岁的老人,看他这次从帽子里面变出几只鸽子来。
  
  老人满意地合上了报纸,站起身来,坚定地朝前走去。他知道,今天来的人可不都是来看他变鸽子的,总有人希望他出丑,并当场揭穿他的戏法。
  
  我怕过这些人吗?挡道的人总是有的,因为你踩了人家的脚,甚至夺走了他们的饭碗。可是,那些像小鸡一样哀鸣的管理层,有几个还被记住呢?只有我威卡会被记住,这才是重要的。
  

  斯泰尔斯的股东会就在威卡下榻的酒店进行。早早地,门口就交织了两批人群,一群举着横幅高喊:“贪婪的肉食者滚出去!”、“我们不要3W”,并且把3W的缩写改成了,“Will lay off(将裁人), will close up(将关闭工厂), will take your bread(将夺走你的面包)”。而另一群人则高举着“无能的管理层下台”、“我们需要变革”的标语。
  
  小城托皮卡还很难得有这么热闹的景象,世界主要的财经媒体都云集于此,让人疑惑:是不是达沃斯论坛改这里举行了?人们的神经兴奋地跳动着:威卡这次能得手吗?
  
  
  年度股东大会九点正式开始。除了正常的议程以外,在威卡的强烈要求下,本次股东大会增加了两项议程,一是投票赞成还是反对现任董事长的工作,二是增加两名由威卡提出的董事。面对威卡咄咄逼人的气势,斯泰尔斯董事会在股东会之前进行了紧急磋商,提出一项对策,由肖恩•霍克辞去董事长,但继续担任首席执行官,而由霍克信任的拉瑞,一所著名大学的退休校长担任董事长,这样,霍克可以继续保持对董事会的控制。而对于威卡提出的新增董事,则坚决抵制。
  
  会议在霍克做的年度报告中开始,他对公司的平庸表现做了解释,“我和大家一样,对过去一年公司的整体表现感到遗憾。”他的声音有些沙哑,连续几晚上的会议让他看上去有些疲倦,但这位前海军陆战队队员有着旺盛的精力和斗志,尤其是今天要面对的是一个重量级的狙击手,他不敢有丝毫的怠慢。
  
  “但正如同巴菲特在评价他的投资组合时所引用的一段歌词所说,我不跟丑女人睡觉,但有时候我早上醒来,旁边总有那么个把丑的。”
  
  美国人总有那种自嘲的本事,让人在笑声中扭转他人对自己的攻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