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诱惑与躁动  作者:萧雨06212  分类:[纯文学]  
  不瞒你说,刚才我正在同剑客喝酒,看到你这个贴子,我便溜到碰碰那去了。我以前从没看过这部作品,因为题材不同,个人写个人的,好朋友相互交流,当然拜读的机会就多,我与碰碰交往的少,所以便没有读过。刚此读了几章,确实觉得有功夫,可以用力透纸背来形容它的功力,短短的几句对话,人物便呼之欲出。很佩服的,真的牛逼不是吹的。但我觉得每个人写的题材不同,体裁也有差异,切不可邯郸学步,要学人家之长,补自己之短,便可以了。说实在的,有些东西是学不来的,我们有些东西别人也是学不来的。这不是骄傲,
  每个写手都有自己的个性在其中,否则便不是你了。

  
  
  第三十三章 真情似火燃春意 爱恋如水润心田
  
  当我一下子出现在文惠面前时,文惠已掩饰不住内心的激动眼睛一眨不眨痴痴地望着我,似乎惊异我居然还能活着回到她的身边。
  
  “妻孥怪我在,惊定还拭泪”,杜甫这句诗恰如其分地描写出此时的情景。仿如离乱世间人历尽九死幸存而还,看到文惠便恍惚如同隔世相见,心底不禁生出无限伤感。悲喜之情只在我俩眼里眸中尽情交汇,彼此那急促的呼吸激烈的心跳,那种激动那种渴望那种心碎般的爱不需要任何语言来表述。
  
  文惠眼里闪着晶莹的泪花,那百感交集的目光把我的心都融化了,似乎一月来所经受的磨难痛苦已荡然无存。幸福之感溢满心头,此时的文惠仿佛就是我的爱妻,那种回家的感觉真好!
  
  文惠已知道我今天要回来,正在忙着烙饼,这样的伙食可是不多见的,轮值炊事员的文惠这也是利用职权近水楼台了,这一切都是为我久别的归来!
  
  远别胜似新婚,况且我们这火一般的热恋呢!文惠俨然是一位家庭主妇,正忙着为久别归来的良人烧菜做饭,默默表达着内心的喜悦和期盼。这已然超出恋人的感觉,宛如情深意长的妻子,我怎能体会不出来呢?
  
  看着文惠那忙碌的身影,看着文惠那喜悦的笑容,一股热浪打上心头,我不禁眼睛湿润了。心里默默地发誓,文惠!我一辈子都对你好,决不辜负你的一片深情。
  
  文惠忙碌着不时抬起头看着我,她脸色绯红眸子里闪现着激动羞涩的波光,心里涌荡着无比甜蜜的波澜!这幸福的一幕从此便永远定格在我的脑海里,时常浮现在我眼前,成为珍藏在心底最美好的回忆。
  
  一月来漫长的期盼,期盼着今日的重逢;一月来无尽的思念,思念时只有在梦里相会;一月来难耐的等待,等待着爱的交流心的拥抱。
  
  “我徂东山,慆慆不归。我来自东,零雨其濛。我东曰归,我心西悲。”今天历经磨难的我,终于又回到了你的身旁。
  
  文惠!你是我心中美丽多情的天使,你是我心里纯情似水的伊人,你是我精神的寄托心灵的归宿!假若那爱情的烈火将我烧成灰烬,每片灰烬上依然写着——爱你!
  
  文惠的眼角眉梢都挂着喜悦和爱意,她轻轻的哼着歌儿,那矜持的文惠此时却像个孩子。
  
  “围定亲人哎咳哎咳呦……炕上坐哎咳哎咳呦……知心的话儿飞出心窝窝……咿儿呀儿来吧呦……”
  
  歌由情出曲为心生,她那股高兴劲儿使我感到被心上人所爱那无已言表的幸福。
  
  同文惠一同轮值炊事员的兰燕似乎已看出了端倪,在一旁偷笑而不语。文惠那双美丽的眼睛时而痴痴地看着我,良久良久都不愿把目光移去。我知道她心里想要说什么,此情此景任何美丽的语言都难以尽述我们一往情深的爱恋。
  
  
  青年点里弥漫着烙饼的香味,给人以过节的感觉。文惠里里外外忙碌着,一个月来没见面觉得文惠似乎清瘦了些,虽然她依然还是那样美丽动人,我心里不禁涌出怜爱之情。
  
  “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的人憔悴”文惠是为情消损为爱憔悴,终是那么多的牵挂,那么深的情思,忧肠百种心有千结情系魂牵,怎得不如此?情愁便是这等的消损人,莫怪人云红颜亦老,想到此不禁好生感慨。
  
  我便又想起了在温乡修坝时,那个离奇伤感的梦,文惠满眼泪水凄楚地站在我床前。“文惠你咋这般模样?”我不由心里一惊焦急地问。
  
  文惠愣愣地看着我,突然一下扑过来紧紧抱住我。“他们说你死了……”文惠哽咽着说。“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文惠把我抱得更紧了,伤心地哽咽抽泣着像个孩子。
  
  “我……不会死的……”我心头一酸泪流满面,泪水顺着脸颊滚落在文惠的秀发上。
  
  “我哪里就会死了呢?他们跟你开玩笑的,你看我这不好好的。”我安慰着文惠。
  
  听到我的话文惠一语不发眼泪唰唰地滚落下来………我猛然惊醒,一骨碌爬起来揉揉眼睛原来是南柯一梦,心里如同打翻了五味瓶酸甜苦辣掺杂一处,想着方才梦中情景愈感悲楚凄凉,真不愿从梦里醒来,让冰冷严酷的现实夺走那番温存爱意。
  
  心里便憋屈的想痛哭一场,梦中的情景又勾起我对文惠的思念,整整几日郁郁寡欢心神不定。心里想,我要是累死了,就再也见不到文惠了!
  
  今天我终于回来了,文惠就在我的面前,我反到觉得恍若梦中,柔情似水情中的梦,如梦似幻梦中的情,心里百感交集不能自制。
  
  我暗暗在祈祷,祈祷我和文惠,祈祷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
  
  文惠宛若一朵含羞待放的花蕾楚楚动人,她迷离地望着我,似乎已被相见这美好的情境陶醉了。
  
  我多想对她诉说那无尽的思念,我多想对她表白那深深的爱意,可世界上有什么语言能述尽我心中的情意?
  
  初恋是那样真纯,文惠就象那冰山上的雪莲,我心中圣洁的女神。
  
  记得一位哲人曾说过:“当性爱达到一种崇拜的程度,那便是爱情”。
  
  可是当丘比特的神箭射中我的心灵,当文惠向我敞开那少女的情怀,我内心深处却有着一种难以言喻的困惑和痛苦,世界上还有什么比不能畅快淋漓地去爱自己心上人更痛苦呢?
  
  那是一个荒谬绝伦的时代,人们把爱情视为腐朽堕落低级龌龊而所不齿,仿佛男女相爱是一种极为淫秽污浊的丑行,是资产阶级腐朽没落的生活方式,大队曾明令禁止知青谈恋爱,就是担心我们被资产阶级思想所腐蚀误入歧途。
  
  在这种充满革命色彩和氛围的环境里,我内心似乎觉得与文惠那样纯洁无暇的女孩相爱便是亵渎和罪过,是玷污文惠清白的品行和名声,仿佛是见不得人的勾当,时常心怀忐忑而暗暗自责,私下扪心反省是否心里龌龊道德沦丧思想堕落?是否迷恋追求资产阶级生活方式?
  
  我刚十八九岁经受着这初恋惊心动魄的心灵震撼已经有些不知所措了,在加上处在这样的环境之中,我便更感到情悠悠意茫茫无所适从。我无法理解这真切而又荒谬的现实,年轻的我对这个现实既盲从又抵触,既相信又怀疑,无法解决内心与现实巨大的冲突,不知该怎样将爱情进行下去,内心陷入极度混乱痛苦之中。
  
  可我的内心深处依然奔涌着不可抑制的情感波澜,如波涛汹涌的大海,似熊熊燃烧的烈焰,那种对爱情热切的渴望,那种对恋人强烈的冲动,都充满着对现实的叛逆和反抗,似乎任何理论和思想都无法改变和抹煞人类这种亘古永恒的美好情感。
  
  我们的社会为什么视爱情如洪水猛兽呢?文惠内心也一定充满迷茫困惑,爱情使她心灵受到了巨大的震撼,也一定使她内心更加矛盾痛苦,这个纯洁似雪文静如水的女孩,爱情已经使她变得够大胆火辣了,可是她也无法越过雷池禁地直言其爱,我俩谁都不敢言破这层心照不宣的秘密向对方直抒胸臆,如同走进了爱情的迷宫,曲曲折折苦苦寻觅着爱的蹊径。
  
  文惠,你一定觉得我们爱的好辛苦!可这又是谁之错呢?
  
  我聪明的,你能告诉我吗?告诉我你心中的激情和渴望,告诉我你心中无限的难奈和感伤,告诉我这个扼杀爱情的现实多么令人憎恶和诅咒。
  
  我们的爱情已经成为纯粹伯拉图式的精神恋爱,成为带有浓重理想和悲剧色彩的情思苦恋,这爱情的悲剧不也是时代的悲剧吗?那种荒谬的革命理论和时代精神造成了多少人的痛苦和遗憾,令人不堪回首。
  
  
  知青们收工回来了,见了面大家彼此寒暄着,都说我瘦了也晒黑了。我便开玩笑说:“本来底色就重再一晒可不没个看了,还能认出模样来算是阿弥陀佛了。”大家就笑。
  
  同学们见文惠兰燕在忙着烙饼都不禁喜形于色笑逐颜开,这白面扬子饼可比我这个黑不溜秋的穷哥们受欢迎多了。“今天啥日子,这样犒劳大伙?”知青们打着哈哈笑着问文惠。
  
  “今个连过生日带过年,让你们这些饿鬼吃个够!”一旁的兰燕笑着抢过话题回答,文惠羞涩的脸微微泛起潮红。
  
  是啊,青年点好长时间都没改善生活了,能吃顿烙饼那可是好事,大家欢声笑语仿佛过年一般热闹。
  
  开饭了,今天竟然不限量随便吃,大家简直要喊万岁了。文惠含着笑偷偷地望着我,她似乎对这个自作主张的行为感到很满意,看到我狼吞虎咽般饕餮大吃,她的脸上露出一丝甜甜的笑意,我心里对文惠充满了感激之情。
  
  西门旌是何等精明狡黠之人,眼前的一切怎能瞒过他的眼睛,他似乎什么都明白了,眼珠儿滴溜溜诡秘地转动着,鬼晓得他在打着啥主意。
  
  我的心头掠过一丝阴曀,心情也不免黯淡起来,不知为何我仿佛有某种预感,感觉到西门旌会把文惠从我身边夺走,这种预感在我心里忽隐忽现,使我感到阵阵酸楚悲凉。
  
  文惠,你真有一天会舍我而去吗?你难道不念记我俩这段铭心刻骨的初恋吗?你会相信还有比我更爱你的人吗?我知道这想法至少目前来讲有些荒唐,但心里这块阴霾却总是挥之不去驱之不散,我不敢想象没有文惠那将是怎样凄苦难耐的日子。
  
  “县城里到处是秧歌高跷热闹极了!”村里老乡传扬着,说是新疆来了一个孤儿给俺们县送军马来了,这消息简直古怪离奇,大家心里充满好奇。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