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当代灵媒杂谈》——基于真实事件而改编,讲述当代灵媒的故事  作者:张小槿  分类:[鬼话]  
  这些画面,即便是见多了诡异场面的安槿,看了也不禁有些反胃,一个小女孩是如何把它们画出来的呢?正看着,安槿突然发现,后面几幅画里描绘的,不正是福利院里几年来发生的几起自杀事件么?
  “这……”安槿指着画面,看着陈冰榕,问,“这不是……”
  “是的。”陈冰榕捂着嘴,眼睛通红,说,“我一开始只是奇怪,紫蓝怎么会画这些东西,直到后来我到这里来找线索时,又看见这些画,才明白,原来那些自杀事件,紫蓝……紫蓝早就知道了!”
  安槿低下头,仔细看着桌上的几幅画,很快又有了新的发现,在后面几幅描绘自杀情景的画里,画面中都出现了一个指甲盖大小的东西。仔细看去就会发现,那正是墙上画的那只面部模糊的蓝色孔雀。
  第七十二章 蓝色孔雀

  安槿又起身,仔细观察墙上的那只蓝色孔雀。蓝是宝石蓝,孔雀浑身都萦绕着一种类似雾气的东西,给人一种阴冷的感觉。安槿看着这只孔雀,突然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却无论如何都想不起来。她试着把桌子上的画贴到墙上,一个完整的故事便被勾勒出来。
  一个小女孩,她很爱她的妈妈,然后爸爸杀死了妈妈,小女孩很伤心,她看见一只奇怪的蓝色孔雀。小女孩的父亲不知去向,小女孩把妈妈的项链戴在身上,然后和许多小朋友一起做游戏。后来,好几个人自杀。看到这里,安槿觉得不对劲,这些人为什么要自杀呢?
  她又把这些画连起来看了一遍,终于发现了问题:在许多小朋友和大人一起做游戏的画面里,后来死去的几个人,全都出现过。那是在最热闹的一幅画中,跳楼而死的厨师,正躲在一棵树后面,悄悄向外张望。溺水的小女孩,坐在一群孩子中,一脸厌恶地看着某个地方。敲开自己脑袋的孙长鸣,一边拉着两个小孩子跳舞,一边斜眼看着某处,而掐死自己的王汇民,则捏着一枚硬币,低头抬眼看向某处。几个人奇怪的目光最后汇聚到一个地方,一个女人身上,而这个女人,就是第一幅画里的妈妈。
  可是,秦紫蓝的母亲在秦紫蓝来到孤儿院之前已经死了,怎么会和孤儿院里的人有关系呢?安槿想不通,把画从新看了一遍,又发现了画中的玄机。在男人杀死女人的两幅画里,里面的女人是秦紫蓝的母亲,这点毋庸置疑。
  可是在那副拥抱的画里,和小女孩拥抱的女人,虽然头顶写着妈妈两个字,却好像和死去的女人不是同一个人。孩子对大人的印象应该是简单而固定的,可是死去的女人和拥抱孩子的女人,从穿着到发型,都完全没有一致的地方,这样的话,就只有一种解释。
  那并不是同一个女人。
  “这好像不是同一个人。”安槿把两幅画指给安灵和陈冰榕看,一面说出自己的看法。
  “的确不是。”陈冰榕同意她的说法。
  “这就奇怪了。”安灵想了想,指着男人杀死女人的画,说,“这一幅,一定是紫蓝看见我哥杀死我嫂子时的情景,里面的女人肯定是我嫂子。”又指着女人和小女孩拥抱的画,说,“可这一幅里,紫蓝为什么要在这个女人身边写上妈妈两个字呢?”
  “只有一种解释说得通。”安槿打量了一眼陈冰榕,对她说,“陈老师,这个身边写有妈妈两个字的女人,就是你。”

  陈冰榕瞪大了眼睛,一时不敢相信。可是等她按照安槿的意思再去看那幅画,就立刻发现安槿是正确的。因为画中作为背景的那座建筑上,两个人的背后,隐约可以看见一个“三”字,陈冰榕再观察了一眼那座建筑,几乎本能地意识到,那正是福利院的三号宿舍楼。再看抱住小女孩的女人,无论从长相、穿着还是发型来看,应该都是陈冰榕本人。
  “可,可是……”她发现了这一点,因而更觉得奇怪,“紫蓝为什么要在我身边写上妈妈两个字呢?”
  “很简单。”安灵已经有些感动,说,“因为在她心里,你就是她的妈妈。”
  刚听到这话,陈冰榕就捂住嘴哭了起来。在和秦紫蓝相处的两年多时间里,虽然她也一度怀疑这个小女孩不正常,但一直是尽自己最大努力去呵护她的。陈冰榕回想起秦紫蓝在世时看她的眼神,这才明显感觉到,那正是孩子看自己母亲的眼神啊。陈冰榕蹲在地上出声地哭着,安槿也湿润了眼睛。
  “傻孩子。”陈冰榕努力克制住情绪,擦干眼泪,抚摸着那幅拥抱的画,说着,“你这傻孩子,我也一直把你当自己的女儿来看待的。整个三号楼的孩子,都像我自己的孩子一样,你跟其他人没什么不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