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汝欲何往》  作者:皮皮树  分类:[都市]  
  愤怒,除了愤怒还是愤怒。已经没有什么语言能形容单秋林此时此刻的心情了。他怎么就没有想到晓彤的失踪与这个人有关呢?他怎么就忘记了那个人就是个无赖、地痞、流氓呢?他夺走了那个人的老婆,那个人能不报复他吗?那个人不能对他咋样,于是就把毒手伸向了自己的孩子,他怎么当时就没能察觉出来?他怎么就这么笨,简直就是个蠢货、笨蛋!那么,现在看来,晓彤的丢失也是因为他这个做父亲的造成的了,加上静娴的死,女儿的出走,都是他的错了。是他一手导演了这出家庭的惨剧。是他,都是因为他。他不可饶恕,无法被原谅。单秋林瘫倒在沙发上,眼泪夺眶而出,整张脸因为痛苦而扭曲变形。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痛楚,还有悔恨,以及无法克制的不知到何处去发泄的怒火。他转向白娥,眼神中带着那种想要杀人的寒光,猛地站起来,像一头被逼入绝境的野兽,面目狰狞地厉声质问:“是不是你和他一起做的好事?你说,这件事你是不是也又有份?”单秋林伸出双手,猛地掐住了白娥的脖子。白娥被单秋林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傻了,惊慌失措的说到:“不,我没有。我没有。”
  “你没有?那你是怎么知道的?你到现在还不承认是你们俩一起合伙干的吗?”
  “我也是才知道。真的,你相信我。我真的不知道。”白娥有些喘不过起来,“我也是——也是从大龙那看出些端倪,然后——才去找——狗剩问的,我真的——不——知道,你要——相信我。”
  门开了。刚下晚自习的李大龙一进门就看到了继父正卡着母亲的脖子。这惊人的一幕,令他不寒而栗。不由分说,他冲了过去,想要掰开单秋林的手,却被单秋林用力一甩,重重地跌坐在地上。他从地上爬起来,再次冲向单秋林,狠狠地咬在单秋林的手臂上。
  疼痛。钻心的疼痛。疼痛使单秋林从狂怒中清醒过来,他松开卡着白娥脖子的手,双眼通红地吼:“大龙也知道?”
  大龙打了个哆嗦,一股凉气冒上了嗓子眼。“那这么说,你们一家人早就知道了。是吗?”白娥没有回答。单秋林再次质问:“我问你们话呢,是不是?”
  白娥母子都没有回答,只是木然地站在那里,看着咆哮着的单秋林。
  “我问你们话呢。你们聋了?哑巴了?你们倒是说话啊。我儿子现在在哪?他现在在哪?”
  白娥眼里含着眼泪,哽咽着说:“买他的那家人说,是被一个山西人带走了,可是带到山西哪里去了,她也不知道。对不起,秋林。真的对不起,秋林。”说着,白娥“扑通”一下,跪在单秋林面前。“我是个有罪的人啊。要不是当初我逼你离婚,静娴也不会死,晓彤也不会丢,也不会到现在青儿都不认你。这都是我的错,我会用一辈子来赎罪,请求你的原谅的。”
  “他怎么可以这样,怎么能那么做。晓彤才五六岁啊,他还是个孩子啊,他怎么就能下得去手?怎么就能下得去手啊。晓彤,我可怜的孩子,都是爸的错,是爸害了你啊。”
  一道闪电划过喧闹的夜空。大雨滂沱。电光火石之间,沙发上显露出一张扭曲变形的脸,上面布满泪水,写满了痛苦与悔恨。
  墙上的时钟滴答滴答地响着,板着经年累月都不变的脸孔冷酷无情都走着日复一日的老路。屋子里,死一般的寂静。单秋林从沙发上站起来,看都没看跪在地上的白娥母子,转身就要出门。
  “叔,外面下雨呢?”大龙怯怯地喊了一句。
  单秋林没回头,依旧朝门外走去。“砰”地一声,铁门重重关上。跪在地上的白娥被这突如其来的巨大声响吓得浑身一震,身子一软,一屁股瘫坐在地上。泪水无声地落下,在光洁的大理石地板上破碎。李大龙走过去,扶起母亲,搀着她回到卧室。他站在母亲的身边,呆呆的,良久没有说话。
  夜,在风雨中,飘摇,动荡不安。
  “妈——你喝水吗?”
  白娥摇摇头,叹口气,“你回屋睡吧。”
  大龙站着没动。白娥又说,“时候不早了,你去睡吧。妈没事。”
  “那我去睡觉了啊,你有事叫我。”
  白娥点点头。
  大龙走进卧室,一头栽倒在床上。他将头埋进被子里,眼泪夺眶而出。一直以来他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母亲最终还是将父亲拐走晓彤的事情告诉了单叔叔。现在,单叔叔走了。因为讨厌母亲,还有他。知道了真相的单叔叔,明天会回来吗?如果单叔叔不回来,他和母亲接下来的日子又该怎么办?他们是不是又要回到那个破烂不堪的院子里,重新去过清贫拮据被人看不起的生活?李大龙不敢想,也害怕去想。然而,潜伏在内心最深处的那个秘密却如浮尸般冒了出来。如果单叔叔再也不回来,那么他是不是也就再也看不到单叔叔了?再也感受不到那双有力的大手的抚摸,那宽阔结实的胸膛的温度了?他想起了那个夜晚单叔叔把他当作晓彤吻在他脸上的甜蜜,想起来那个夜晚他与单叔叔肌肤相亲时的迷乱……一想起这些,李大龙的心里就更加难过。这么多年来,他早已把单秋林看作了自己的父亲,甚至是比父亲更加重要更加亲昵的关系,就像是“恋人”。他是这么想的,并且相信总有一天自己会真的成为单叔叔的“爱人”。可是,现如今这种关系却因为母亲愚蠢的行为遭到了破坏。一想到母亲,他心里就恨。他恨母亲,并且心里忿忿不平。“这个女人,她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要逼我离开单叔叔?为什么?为什么?难道她就看不得我好过,非要把幸福从我身边夺走才心甘吗?为什么?她是我的母亲,可为什么不像别人的母亲一样为了孩子可以牺牲一切。她真自私!真自私。”李大龙突然将满腹的仇恨转向了自己的母亲,“我恨你——我恨你——你该去死!”拳头狠狠地砸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