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汝欲何往》  作者:皮皮树  分类:[都市]  
  “远亲不如近邻。妹子也不是外人,有啥困难就和大姐说说。大姐也能替你分担分担。”韩竹放起手中的茶杯,叹口气接着说到:“人这一辈子就是受苦。要不怎么会是哭着来到世上,而不是笑着出生呢?我们每个人的前生可能做了太多的错事,所以这辈子让我们吃苦受罪。只有不断地忏悔,请求主的原谅,洗刷我们身上的罪,才能获得来世的幸福,到达天堂。你知道天堂吗?”韩竹又陷入自己的世界里,自问自答了。“天堂的世界是美好的,没有欺骗,没有谎言。父母无私慈爱,夫妻忠贞不渝,朋友相亲相爱,邻里相互关照。一切都是白色,一切都纯洁无瑕。”韩竹看着茶盏里袅袅升起的热气,无比惆怅地说:“而现在我们生存的这个世界呢?只有被贪婪的欲望不断填充的空虚寂寞的灵魂,以及那无休无止的虚伪做作尔虞我诈。到处游走的都是带着面具行走的没有思想的灵魂。你说,人一死,就只占巴掌大那么一块地,有什么可争可抢的呢?这样的人生又有什么意义呢?主说,是你的就是你的,是我的就是我的。不是你的终究是要还回去的。”
  白娥似懂非懂。她的人生就是那么一亩三分地。韩竹所说的人生、灵魂、面具等高深的问题对她来说有点太深奥了,简直有点像“对牛弹琴”。她不懂,也不想懂。在白娥看来,与其谈论灵魂,不如想办法去想如何守住自己的家,守住自己的男人。白娥觉得,韩竹种得田里,那长得是百合、玫瑰。紫罗兰等高雅的观赏性强的植物,而她的地里,那种得都是些豆角、萝卜、白菜等可实用的可入口的小菜。她们俩都有自己个的责任田,农闲的时候,她可以坐在田垄上歇脚的时候,远远地看看韩竹地里的美丽植物,犯不着没事偷摸着去搂一耙子,把自己也弄的神经兮兮的。
  这档口,韩竹在说韩竹的,白娥在想白娥的。两个女人各有个的心事,各有各的苦恼。
  “妹子,你信主吗?”韩竹突然停下来问白娥。
  白娥被韩竹的突如其来的问话弄了个措手不及,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有句话我不知道该说不该说。”
  “姐,你有啥就说啥。”
  “我怕说出来惹你不高兴。”
  “没事。你说吧。”
  “那我可就真说了啊。”
  “嗯。你说吧。”
  “我看你前阵子请‘阴阳’来家里做法事,有效果吗?”
  白娥摇头。
  “我和你说,那些都是迷信。我看你是个好人,长得也面善,如果信主的话,那就是好上加好了。主会把你从苦难中解救出来的。这个可比你念阿弥陀佛省事多了,既不用烧香、磕头,也不用上坟。”韩竹眼瞅着白娥,观察着白娥。过了一会,她又接着说:“你应该信主。主会指点你的。你现如今的痛苦,主是知道的。只要你信主,他就会帮你。”
  白娥没作声。
  “你要是有这心思,改天我带你去教堂看看。”韩竹停下来,等着白娥回答。
  ◇◇◇◇
  J市的基督教堂坐落在城市北面,与市二院毗邻。从左边的小巷子中拐进去,一眼就能看到它。在白娥的印象里,所有的教堂都应该是高大雄伟,富丽堂皇的。而面前的这座教堂外表呈灰色,十分朴素、简单。走进教堂里,一排排的座椅整齐排列,讲坛上有一张桌子,桌子后面的墙壁上,没有悬挂玛丽亚和其他圣徒的像,只有一个大大的十字架安放在中间。
  白娥去的那天,恰逢有上海的牧师来讲道。教堂里虽然人山人海,摩肩接踵。但每一个进入教堂里的人却都是那么的谦恭有礼,颜色平和。白娥感到很奇怪。尤其是当牧师开始布道的时候,教堂里顿时变得鸦雀无声。信众们一个个抬首仰脖,态度虔诚。白娥从来没有接触过这样的人,一时之间,她就被信徒们的虔诚深深地吸引了。而最令白娥印象深刻的还是信徒们齐唱圣歌时,风琴烘托着人们,朝向天顶,整个教堂仿佛就要冉冉升起,超拔而去!所有的人表情肃穆,聆听圣音:主,全能的主,求你降福人间,愿所有的人都享有健康、保持贞洁、克服罪恶,愿此福常存人间,现在,直到永远。
  “阿门。”
  人们得救了,胸前划着十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