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汝欲何往》  作者:皮皮树  分类:[都市]  
  门口站着的是一位四十左右的女人。身着一套深蓝色的套裙,简单而不失格调。浓密的头发优雅地盘在脑后,一只墨玉色的簪子斜倚在她的乌发之上。她的脖子非常好看,像是跳芭蕾舞的演员,白皙、细长,分外地优雅。而当一串散发着淡粉色光芒的珍珠项链恰如其分地出现在她的脖颈之间,烘云托月般地衬托出了她的端庄与平和。只是 ,她的脸型有点瘦削,由于内眦间距有点窄,她的五官呈现出了收拢的状态,立体感十分强烈,是医学上所说的典型的“近心眼”。这双眼睛,令她看起来显得有些严肃紧张,过度忧郁。
  白娥有点晃神,还没等她开口,中年女人已经说到:“你好,我是你对门,来取快递的。”
  “哦——我给您去拿。要不,您先进来坐会。”白娥一边说,一边邀请客人进屋。
  “不用了。不用了。您拿给我,我就回去了。”
  “您进来坐坐吧。你看我都搬来这么长时间了,也没来你家转转,真不好意思。”
  “没事,没事,我看你们夫妻俩也挺忙的,就没敢来打扰。刚才敲了半天门,还以为你不在呢。”
  白娥不好意思地笑笑,说:“刚才发癔症,没听见。不好意思。您快坐,我给您沏杯茶。”
  “别麻烦了,我拿上快件就回去了。不打扰你了。”中年女人很有礼貌地说。
  “您太客气了,家里就我一个人,没打扰。您先坐一下,喝口茶再走。不麻烦的。”
  “真不好意思。”中年女人无法拒绝白娥的盛情,只好进了门。
  “您太客气了。”白娥一边说,一边将茶水放在中年女人的面前。
  “我看您刚才满头大汗的,是不是生病了?”中年女人关切地问。
  “没,没有。家里有点闷热。”白娥有些局促不安。虽说来城里住了这么就,可平时她并不怎么出门,也不怎么和人打交道,所以这是她第一次和城里的人打交道。而且,刚才一打开门,看到中年女人从容而优雅的气质,她不由得感到些许的卑怯。她不知道要开口说些什么,怕万一自己不会说话说出不该说的话让人家笑话。因此,就只好带着一脸尴尬的笑看着身旁的中年女人。好在城里人见多识广,中年女人又是个很健谈的人,不一会两个人就熟络起来。
  中年女人姓韩,名竹,是一家国有企业的高级工程师。丈夫顾文远与她是同学,同时也是她所在企业的副董事长,在单位也是个能呼风唤雨不可小觑的人物。别看顾文远现在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人物,想当初也是从山旮旯里出来的。要不是因为韩竹的父亲是这家企业的书记,他顾文远就是十项全能也别想坐到现在这个位置。靠着老丈人的关系,顾文远一步步混到如今的位置,但仍然不感到满足。两年多前,一把手届满,把他叫到办公室来语重心长地叮嘱他赶紧到省城活动活动,准备接班。顾文远踌躇满腹,带了一百万到省城活动。之后,就一副志在必得的模样。然而,令他没有想到得是,最后一把手从省城“空降”而来,弄了他个措手不及。事没办成,钱也打了水漂,顾文远最终“竹篮子打水一场空”。因为这件事,顾文远性情大变,在单位不听领导指挥,时常摆臭脸,撂挑子;回到家对韩竹也横挑鼻子竖挑眼,指责韩竹的父亲在这件事情上没有尽心。韩竹一肚子委屈,也不能把这话告诉父亲。于是就这么一直隐忍着,直到孩子离家去上大学。夫妻俩人也由最初的冷战,转为“激战”,一见面就吵,好像不吵架生活就没个滋味一样。后来,俩人都吵累了,就互相不理睬,各过各的。再后来,韩竹听人说顾文远外面有了人,对方是个还没结婚的二十几岁的大姑娘。甚至还有鼻子有眼地告诉韩竹说,顾文远在博园路给那女人买了一个门面房,经营着一家茶楼。最初听到这些消息的时候,韩竹非常生气,觉得顾文远明目张胆地这么做,简直就是在往她和她父亲面子上抹黑。她想和他好好谈谈。结果,顾文远矢口否认。韩竹不想把事情弄大,一是为了孩子,二是怕父母知道后生气,三是她也不想因为这件事毁了顾文远的仕途。还有,她依旧爱着顾文远。虽然她知道她的爱有点愚蠢,可是她还是爱。能有什么办法呢?不是说爱情是女人的全部吗?顾文远就是她的全部。虽然这全部已经被顾文远践踏在脚下,是那么的不值一文。可是,她真有那么爱他吗?有时候,韩竹也这么扪心自问。可是,你知道。生活中有些事是不能仔细琢磨的,你越是琢磨,就越觉得冰冷,冷的你即使在三伏天也如身处冰天雪地。其实,在韩竹的意识深处,顾文远已经死了。已经死了的顾文远,韩竹也不愿意放手的原因,就是韩竹想做一根鱼刺,永远地卡在顾文远的喉咙里,让他畅快不了,更释怀不了。因为这个原因,韩竹选择了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