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汝欲何往》  作者:皮皮树  分类:[都市]  
  她从村东头问到村西头,从村南头问到了村北头,终于在一个远离村子的小山坡上打听到了郑福顺所说的当年买走晓彤的那个人的房子。房子虽然有些陈旧,但外观看起来却很是宏伟,可以想见当年主人的富足。白娥舒口气,心里想着,若是晓彤生活在这家,应该不会受太多的苦。白娥有点激动,心“怦怦”直跳。她叩响房门,应声出来的是一个面色黝黑、瘦高的男人。他操着一口当地方言问道:“你找谁?”白娥虽然听不懂他在问什么,但也能猜出几分意思来。于是,白娥赶紧回答到:“您好。请问您是孙阿土吗?”对面的男人显得很疑惑,歪着脑袋想了一会,说:“是啊,我是。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男人用蹩脚的普通话问。白娥赶忙说明了来意,男人听到之后又是一阵沉默,许久才说,“他不在了。”
  “不在了?”白娥瞪大了眼睛,咽了口唾沫,不敢相信这个男人说的话是真的。
  “难道死了?怎么死的?”
  黑瘦的男人苦笑了一句说:“没有。他跑了。不在我这了。”
  “大哥,不会吧。晓彤真的不在您这里了吗?你要多少钱,我都给,只要你让我见见这个孩子。我求求你了,行吗?”白娥苦苦哀求着。她不相信晓彤会从这里跑出去。来的路上,她已经看到了这里是有多偏僻,而且道路都不怎么畅通。一个五六岁的孩子怎么可能会独自一个人跑出去呢?绝对不可能。眼前的这个男人肯定是在骗她。今天她无论如何都要见到晓彤,无论如何都要把晓彤带走。然而黑瘦的男人不耐烦地说:“好多年前就跑了。在我这里呆了不到半年。我不骗你的。当初买这个孩子的时候,我就觉得他年龄有点大,买回来不划算。结果还真是,那仔很聪明的。会写自己的名字,也知道他爸爸的名字。从我这里跑了好几次,都被我找了回来。可最后一次他跑了之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他。我也找了好长时间,但就是没找到。一开始,我以为这孩子是被狼吃了。后来,村里一个人到镇子上办事,遇到一个卖艺的人,看到他领着一个仔,很像我买回来的孩子。我就连夜到镇子上去找,结果没找到。你要还是不相信,那我也就没办法了。我花了八千多买回来的孩子,弄丢了,你说我能不心疼吗?有什么好骗你的。”男人说完,转身进了屋。白娥像是被人兜头泼了一盆凉水,从头凉到了尾。但她还是不信,紧跟着男人进了屋。
  屋里有两个年岁差不多大的女孩。一个二十岁左右的模样,翘着腿在看电视;另一个十六七岁的样子,正蹲在地上择菜。白娥脚还没落地,那个男人就气势汹汹地冲着她嚷嚷道:“我都跟你说了,早跑了,你怎么就是不信呢?想起这事来,我还憋着一肚子火呢。出去,出去。没工夫和你闲扯。”男人说完,就上来将白娥推搡出了屋外。白娥站在房门前,想起晓彤生死未卜,不由得一阵心酸,眼泪夺眶而出,步履蹒跚地朝村外走去。
  一群黑山羊从白娥身后憨头憨脑地冲了出来,赶羊的老汉大声吆喝着。群羊将白娥包裹在羊群中,白娥站也不是走也不是。正当她不知所措之际,一个梳着马尾的女孩气喘吁吁地从从后面跑了过来。她熟练地赶开羊群,走到白娥近旁,将她拉出了羊群。这时,白娥才发现女孩是刚才在中年男人屋里见过的蹲在地上择菜的女孩。女孩有着一双明亮的大眼睛,笑起来的时候,嘴边还有两个浅浅的小酒窝。
  “阿姨,你别害怕。没事的。”女孩安慰着白娥,并扶着白娥将她送到村子外面一条铺设着碎石子的小路上。在一个拐弯处,女孩突然问白娥:“阿姨,你是晓彤的什么人?”面对女孩突然发问,白娥竟然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说。她想了想,撒了句谎:“我是他妈妈。”
  “妈妈?可是晓彤说,他妈妈已经死了啊。”女孩用怀疑的目光打量着白娥。
  “你知道晓彤在哪?”白娥听到女孩这么说,激动的一把拉住了女孩的双手,“孩子,你告诉我,阿姨求你告诉我,晓彤是不是就在你家里,是不是还在你家里,你告诉阿姨,告诉阿姨,阿姨求求你了。”
  “阿姨,您别激动。晓彤真的已经不在我们家了。”听到女孩也这么说,白娥刚才被点燃的希望又黯淡下去。她松开女孩的手,颓然地垂下两臂。女孩仔细地观察着白娥的一举一动,试探性地继续问道:“阿姨,您到底是谁?”白娥没有回答,女孩也没有再问,只是静静地站在白娥的身边等待着白娥开口。
  南方的太阳潮湿而闷热,汗水从白娥的额头上淌下来,与她眼中流出的自责的泪水混合在一起,一同坠入泥泞潮湿的土壤之中。女孩有些不知所措了,她急忙安慰白娥:“阿姨,您别哭。因为我送晓彤走的时候,他告诉我他妈妈已经去世了,所以我才问的。”
  “是你送晓彤走的?”白娥激动地站起来,紧张地追问:“那你告诉阿姨,晓彤现在在哪?好吗?”
  “好的,阿姨。”女孩说,“晓彤刚到我家里的时候,一直哭。后来我就问他是怎么回事。他说那些人说是带他来找姐姐的,结果姐姐没找到,却把他丢在了这里。当时我问他他家住哪?可是他那时候还小,才五六岁,也说不清楚自己的家在哪。”
  “那后来呢?”